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08  不确定的开始(1)

 

一路高涨的房价到了拐点了吗?

『一路高涨的房价是否走到了一个下跌的拐点?』2008年1月底,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记者柴静采访房地产界的三位明星企业家—王石、任志强和潘石屹,向他们提出了同样的一个问题。

在刚刚过去的2007年,各大城市房价又上演了一波脱缰暴涨的行情。全国土地开发 面积只增长了1%,而完成的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则达到2.5万亿元,增长30%。在大量资金的涌入下,房价一路上涨,深圳住宅价格同比上涨51%,北京为45%,津、渝、沪三地的同比涨幅也都超过了15%。在民怨沸腾之下,中央政府开始了严厉的宏观调控,到下半年,一些中心城市陷入有价无市的僵局,业界恐慌开始蔓延。

王石是『拐点论』的提出者,在他看来,现在的房价已经让他心惊肉跳,不再具有继续上涨的理性空间。任志强不同意王石的判断,这位地产界的『任大炮』认为,从长远看,持续上涨是趋势,至于是今天反弹还是明天反弹,则需要看宏观政策。他甚至认为房价涨得还不够快,1978年全国平均月工资28.6元,到现在增加了一百倍,2分钱一棵的大白菜,现在卖2元钱,也增加了一百倍,而房价只增加了16.6倍。

美国从上年开始的次贷危机,被认为是流动性过剩闯的祸。如果中国要从中吸取什么教训的话,就是应当警惕通货膨胀。在年初的全国两会上,温家宝总理明确表示:『我们在确定今年的经济政策时,第一个防止就是要防止经济科长由偏快转为过热。我们必须在经济发展和抵制通货膨胀之间找出一个平衡点』。这一决策思路投射到具体的经济政策上,便是放出两个大招。首先是勒紧货币投放的绳子,从1月25日至5月20日,央行连续四次上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其次,便是在产业经济层面抑制股市和楼市的投机泡沫。

在房地产市场上,很多大佬都认为顶点已达,无可作为,王石的『拐点论』便是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提出的。从4月开始,万科在杭州率先降价促销,继而在全国30多个城市推广,这引起了已购房者的愤怒,一些楼盘的预售处遭围堵,甚至被砸烂。在南京、上海等城市,政府派出调查组进驻万科查税、查账。到2008年9月,与2007年11月比较,万科的股份跌去88%,保利地产跌去75%,碧桂园跌去87%,中海发展跌去70%,可谓惨不忍睹。

外资『超国民待遇』的取消

从今年1月1日起,北京市公安局将不再给京字轿车上黑色牌照了。黑底白字白框的黑色车牌是一种特权的象征,凡是注册为中外合资的企业,都有资格以免税的方式进口一辆轿车,而在日常通行中,又可以享受种种非常待遇。在很长时间里,它是身份的代表,也是国家给予外资企业『超国民待遇』的标志。随着北京市的新规定,各地也相继取消了黑色牌照政策。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为反映公平竞争的市场呼声』,颁布了新的《企业所得税草案》,规定内、外资企业税率分别由现在的33%、15%统一为25%。路透社在一则消息中评论说,中国试图打破内外资税收不公平的规则,意味着这个最激进的外资引进国正逐步终结国际资本的『超国民待遇』。大规模的外资引进,一方面补充了国内资金的不足,引进了先进技术和管理,另一方面也造成某些领域被外资控制或垄断的景象。据统计,在22个领域里,外资已占据了70%以上的绝对控制;在医药领域,一些外资企业在定价方面不受政策性限价的限制,同样疗效的药品价格远远超出国内企业。据不完全统计,外资药平均价格相当于国产药的1311%。

《劳动合同法》全面施行

在这一年,另外一个引人瞩目的事件是《劳动合同法》的全面施行。根据新的法律,所有企业主雇用员工必须签署劳动合同,而一旦解雇,则必须给予员工补偿。这个法案被一些媒体视为『良心法案』。在此之前,签订劳动合同的农民工只有7.3%,六年后,这个数字达到了21.9%,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比例从4.1%降至2014年的0.8%,农民工工作保险参保率从3.5%提升到26.2%。

不过,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这项法案将导致中国制造最核心的优势---劳动力成本优势从此丧失殆尽。2月13日,经济学家张五常在博客中称:『政府立法例,左右合约,有意或无意间增加了劳资双方的敌对,从而增加交易费用,对经济整体的杀伤力可以大得惊人。』在东莞,他看到了两个令他担忧的景象,一些企业主正打算把工厂迁到劳工价格更低的东南亚国家,例如越南、印尼等。『在未来几年,工厂南迁是一个似乎很难阻挡的趋势了』。而同时,外贸订单突然发生了断崖式的下滑,在这一年,东莞外贸增速大幅下滑20.7个百分点,这是前所未有的景象。

『飞跃危机』事件

4月底,在浙江台洲地区,一位被称为『国宝』的缝纫机企业主提出了破产申请。邱继宝的飞跃集团创办于1986年,是全球最大的缝纫机专业厂商,曾被评为『中国制造业民营企业品牌竞争力50强』的第一名。2000年,朱熔基总理在杭州听取他的报告后,很赞赏地说:『你邱继宝是个「宝贝」,是「国宝」。』三年后,朱熔基更是亲赴台洲工厂考察,再次称赞飞跃是『世界名牌』。在过去的几年里,飞跃一直处在高速扩张的通道里,邱继宝在美国的迈阿密、洛杉矶以及欧洲等地成立了18家分公司。

2008年,受次贷危机影响,中国纺织业出口萎缩,飞跃的海外订单大幅减少,1月至4月的出口总额同比下降44%,同时,飞跃欠银行贷款约18亿元,陷入停贷逼债的绝境。飞跃所在的台洲市是最大的缝制设备制造和出口基地,生产了全国三分之一的缝纫机,当地有各种缝纫机、其他服装机械及零配件生产企业近200家,仅为飞跃供应零配件的企业就有几百家,飞跃之难顿时有蔓延之势。『飞跃危机』曝光后,围绕政府是否应该出手拯救,舆论界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有人认为应该遵循市场规律,让市场决定飞跃的生死。也有人认为『飞跃非救不可』,邱继宝的倒掉可能引发连锁效应,台州工业可能整体崩盘,同时失业潮可能诱发严重的社会并发症。

最终的结果是:邱继宝要求破产的申请被当地政府驳回。5月,浙江省经委牵头紧急召开『债权银行会议』,要求各家银行维持现状,不要切断飞跃的资金链,同时,台州市政府派员进驻飞跃,全面接管飞跃的账目。在整个2008年,飞跃事件仅仅是长三角外贸危机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