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0:超越日本(3)  

 

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

与愁云密布的『老欧洲』相比,中国的经济表现仍然是让人羡慕的。2010年,中国的GDP增长创下了10.6%的峰值,总量达到41.30万亿元。这意味着中国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56年,中日的经济总量几乎相同,可是,在后来的二十年间,一个陷入意识形态的争斗,一个全速发展经济,拉大了距离。自1978年以来中国改革开放,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对日本模式的追慕。自1968年以来,日本坚守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宝座长达42年之久。中国的经济总量在今年对日本的超越,如同去年汽车产销量对美国的超越,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历史性现象,在全球媒体界引起了很大的讨论。

(下图:《日本经济新闻》对中国GDP超越日本的报道)

『中国崛起,日本衰落』,这是《华尔街日报》的标题。在美国人看来,『这一消息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它标志着作为全球增长引擎的中国和日本分别开始崛起和衰落。对美国来说,日本在某些方面是经济对手,但同时在地缘政治和军事方面一直是同盟,中国却在各方面都是潜在的挑战者』。在这篇报道中,记者也描述了一个微妙的细节,北京的65岁退休公务员郑茂华对该报记者说:『可能有人对此感到激动,但我不是其中之一。这种GDP的成就无法反映这个社会国富民穷的实情。』

 

态度较为乐观的日本人也为数不少,毕竟在人均GDP的意义上,中国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而在大公司的技术竞争力上,日本仍然有显著的先发优势。有学者认为:『GDP犹如一本存折。存款的加减本身并无意义,问题的关键在于社会能否可持续发展,国民能否安居乐业。』

上海世博会

(右图:上海世博园内,一位建筑工人在灯火通明的中国馆前做“耶“的手势)

2010年5月1日,第41届世界博览会在上海举办,有20个国家元首到场,246个世博展馆,在6个月内,吸引了7308万人入园参观。上海曾经是远东最大的工商业城市,然而在很长的时间里却如一个没落的东方贵族,即便是改革开放的前十多年,仍然步履艰难,然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它迅速地恢复了自己的活力。到2010年,这里已是全国最大的金融中心和跨国公司总部聚集地,上海港的集装箱吨位数超过新加坡,跃居为世界第一大港。上海以占全国不到2%的人口、0.06%的土地,贡献了全国八分之一的财政收入。

在世博园的中国国家馆内,有一幅高科技版的《清明上河图》。这幅5.28米长、0.24米宽的北宋名画,被放大到长128米、高6.5米的立体转折造型银幕上,原作中587个人物也被增加到1068个,现代投影和电子动画技术让11世纪汴梁的繁华生活复原再现:摇橹声、喊船声、叫声声和驼铃声,把人们拉进了时光的千年隧道。

经济增长方式的争论

对日本的超越和世博会的举办,都为今年的中国经济涂抹上了一层玫瑰色的光彩。不过,关于经济增长方式的争论,却没有因此而消失,相反,它正变得越来越尖锐。对于中国经济在此次全球金融危机中的逆势表现,即便在国内的经济学界和产业界,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其中最尖锐的批评是,万亿资金都给了国有企业,而民营企业被边缘化。80岁的经济学家吴敬琏批评说,四万亿经济振兴方案,实际上打压了民营企业,不仅没有起到拉动民间投资的作用,还产生了挤出效应,产生了『国进民退』。他引用调查数据说,70%以上的技术创新都出自小企业,『如果我们热心于创新的话,一定要帮助小企业上来,给它们信心』。

在吴敬琏看来,从2008年年底到2009年的政策取向,实际上,是对2004年那次宏观调控政策的又一次固化。它最终呈现为三个特点:第一,『宏观调控以行政调控为主』成为政策主轴;第二,经济增长主要倚靠巨量投资,而不是着力于转变增长模式和产业升级;第三,国有企业,特别是大型中央企业得到偏执性的扶持,民营企业几乎颗粒无收。在2009年的四万亿投资中,到底有多少被分配给了国有企业部门,一直是一个谜。有人猜测是95%,有人说是八成。这大概是一个永远无法计算的数字,但是民企集团的边缘化则是一种显而易见的集体心理。

民企心态的转折之年

在本部企业史中,2010年是民企心态的转折之年。沮丧和不满渐渐发酵成整个阶层的不安全感,对实体产业的投资热情开始下降,身份和财富转移渐成活跃的暗流。自此之后,民企业者聚会,常常会不由自主地讨论两个私密话题:孩子去哪里留学?自己往哪里移民?根据胡润的富豪报告显示,财富阶层的大规模移民正是从2010年开始的,其中很多人以投资移民的方式投奔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中央政府也敏感地注意到了这一动态。5月1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内容共计36条,因为在此前的2005年也发布过几乎相同的36条鼓励和引导意见,于是后者被称为『新36条』。与五年前相比,『新36条』对非公有资本的开放力度更大,允许和鼓励民间资本以独资、合资、合作和参股等方式进入电力、电信、铁路、民航、石油、公路、水运、港口码头、机场、通用航空设施等领域。

但是,政府的善意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响应,相反,倒是引起了更大的不满和讨论。人们发现,五年前的『36条』几乎没有一条得到了确凿的落实,而『新36条』则更像是一根聊以安慰的棒棒糖。就在『新36条』颁布的一周后,在中央统战部礼堂举行了一场关于『新36条』的座谈会。在此次座谈会上散发出的不信任感更为集中。后来的事实证明,『新36条』果然如同五年前的那个文件一样,仍然是收效甚微。

两个伴生性现象

由于经济复苏得益于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从而带来了两个伴生性现象。其一是外汇储备的激增,以美元为计算单位的外汇储备从2008年年底的1.94万亿猛增到2010年年底的2.87万亿,两年间足足增加了将近一万亿美元。这一景象引起了西方世界极大的恐惧,他们认为中国正在发动一场货币战争。其二是房产和农副产品价格的暴涨,后者甚至创造出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新名词。

(下图:“蒜你狠“等让人啼笑皆非的新名词)

5月21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了一篇题为《大蒜之乡炒客络绎不绝,囤蒜商获利过亿元》的现场报道。就在4月中旬,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南店子大蒜交易市场的大蒜价格从每公斤3.9元一举冲高到6.4元。受炒作影响,北京八里桥批发市场大蒜价格从每公斤8元涨到12元,大型超市里的蒜价更是达到每公斤20元。惊呼于蒜价的暴涨,记者发明了一个新名词---『蒜你狠』。『蒜你狠』一点儿也不孤独,因为还有『糖高宗』---自5月18日以来的5个月内,白糖期货价格上涨了41.46%,其间的10月8日到28日的短短20天里,白糖的价格从每吨5700元持续上涨至6900元,每吨上涨约1200元;『姜你军』---生姜价格扶摇直上,在济南的零售价近每公斤14元,逼近猪肉价格;『豆你玩』--绿豆价格杀到每斤7元,同比上涨35%等等。

房价的上涨更是疯狂。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报告,北京市的平均房价在2009年1月时是每平方10403元,到2010年年底已经冲到每平方22690元,而上海的同比数据是从11212元涨到23186元,两年涨幅都超过了一倍。物价的非理性上涨导致了民众心态的变化,尤其是刚刚步入社会的『80后』年轻族群的极大恐惧,在京沪等大城市出现了一个新的词---『裸婚』,即『无房、无车、无钻戒、无婚纱、无存款』等诸多『无』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