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1:中国要歇菜了吗?(1)

 

雷军与张小龙

雷军和张小龙都出生于1969年,他们分别毕业于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在很长的时间里,这两个人处在中国最好的程序员之列。1996年,雷军在北京创办了最早的BBS站点之一---西站,张小龙则在广州开发出令人惊艳的电子邮箱Foxmail。再后来,雷军加入金山软件,张小龙则在2005年被上市不久的马化腾收编。他们一度都被认为已经过气,可是,就在2011年,却因风云际会,这两个『乔布斯信徒』意外地匹马单骑,从边缘地带杀到了时代的中央。

(左图:张小龙)

2010年10月19日,一款基于手机通讯录的社交软件Kik登录苹果商店和安卓商店,它可在本地通讯录直接建立与联系人的连接,并实现免费短信聊天,因功能简捷在短短15日之内,吸引了100万的使用者。雷军是中国的第一个仿效者,他仅仅用了一个月的开发时间,在12月10日发布了第一款模仿Kik的产品—米聊。与此同时,在腾讯主管邮箱业务的张小龙也盯上了Kik,他带着一支不到十人的小团队,用60多天的时间完成了第一代研发。2011年1月21日产品推出,定名『微信』。

(右图:雷军在小米手机的发布会上)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背靠腾讯强大的社交资源,张小龙『猎杀』雷军。到7月,微信的日增用户数一跃而达到惊人的10万以上。微信的意外火爆,让陷入微博苦战的马化腾一下子得到解救。到年底,微信的用户量突破6000万,马化腾对部属们说:『微博的战争结束了。』张小龙的『匹马救主』,不但遏制了新浪微博,同时也终结了他的同龄人雷军的社交大梦。米聊的落败一度让雷军意兴阑珊,不过,很快他从互联网『降维』到实体产业。在他看来,乔布斯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可是,在手机制造领域里,几乎没有人真正理解正在被乔布斯重新定义的未来。

从4月开始,雷军把全部精力转移到智能手机的研发上。8月16日,身穿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长裤的雷军出现在小米手机的发布会上。雷军用长长的两个小时,向全国的媒体记者和他的发烧友们描绘了即将诞生的手机。他介绍说,苹果iPhone4是单核1G的CPU,小米手机是双核1.5G的CPU,单是从这个指标方面,小米手机的运算速度是苹果iPhone4的3倍。整个小米发布会飘散着乔布斯和苹果的幽灵,最后,当价格公布的时候,雷军终于亮出了真正的『中国利斧』:1999元的定价,不到苹果iPhone4的一半。就在雷军发布小米手机的一周后,8月24日,乔布斯宣布不再担任苹果公司CEO。10月6日,56岁的乔布斯去世。在后来的半年里,小米手机成为最畅销的手机产品。

中国制造业的『天崩地裂』

在刚刚过去的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出占全球的比重达到19.8%,第一次超过美国的19.4%,把美国保持了一百多年的『制造第一大国』的头衔揽入自己怀中。可是,也几乎就在同时,它正面临『天崩地裂』式的危机。

(左图:国产运动品牌陷入“ 关店潮“)

所谓天崩,首先体现为外贸的萎缩。在过去的四年里,国际贸易增速连续以两位数的速度下滑,并且看不到回暖的迹象。其次则是制造环节的各项成本的抬升,无论是劳动力、土地还是原材料成本都水涨船高。所谓地 裂,则互联网力量所造成的渠道突变。随着电商的冲击,年轻的消费者越来越习惯在网上购物,经典意义上的、金字塔式的分销模式开始崩塌。

如果说,2008年的飞跃危机尚存有相当的外部压迫因素的话,那么,发生在2011年的李宁及晋江困局则更多的具有内生特征,即建立在成本和规模两大优势基础上的『中国制造』,在抵达巅峰的时候,已遭遇转型的拐点。这将是一个相当长的下行滑坡,危机如雪球,将越滚越大,所有的制造业者都将被裹挟其间。在身不由己中,牺牲者层出不穷,而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是过往三十年的志得意满者,更可怕的是,这个滑坡的终点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中国要歇菜了吗?

有人开始早早地预言,滑坡通往深渊。前年到访过中国的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撰文『中国要歇菜了吗?』克鲁格曼对日本经济泡沫、美国大萧条都深有研究,他的文章对比了中国眼下的形势与日本当年的泡沫经济,以及美国金融危机前一些地区出现的房地产泡沫情况。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经济将失去其增长最重要的动力—贸易盈余。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中国不停地出口,不停地制造,不停地投资。但是,这个战略已经难以为继。近年来,中国出口增速持续下降,如果考虑出口产品涨价因素,实际增速接近零。而在内需方面,中国的消费在GDP中的比例太低,约为35%,为美国的一半。更要命的是,中国的资金都投向了价格不停上涨的房地产。中国为刺激经济增长投入的四万亿元,经过各地方政府的放大后,投到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中去,形成了难以偿还的债务。

根据上述的分析,克鲁格曼认为,美国的日子虽然也很难过,可是『中国要歇菜了』。他甚至预言,这是一个长期的衰退通道,危机将在六年后总爆发,中国将成为全球经济危机的下一个策源地。在国际经济界,与他持相同观点的不在少数。『末日博士』鲁比尼在今年夏天的一场演讲中预言,中国经济将在2013年硬着陆。而彭博社在一则分析报道中披露,已经有11个省级政府平台正在延期支付301亿元的利息,银监会开始着手研拟延期还贷细则,一旦细则出台,等于宣布继美债和欧债危机后,中国的债务危机正式爆发。

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预言家都低估了中国经济的耐受力和可以腾挪的空间。如果仅仅在存量的意义上,也许那些年份的中国都已经有一只脚滑到了深渊的边缘,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总是有新的树枝突然出现。这些树枝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名称,比如制度红利、人口红利、土地红利、国际化红利、货币泡沫或者消费升级。在2011年,那根最粗、最醒目的树枝,叫作互联网冲击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