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1:中国要歇菜了吗?(2) 

 

支付宝风波

2011年,对于45岁的马云来说,可谓百味杂陈。他因为一起股权转移风波而成为被华尔街怀疑的人,与此同时,因淘宝规则的更改,他遭遇了一次尴尬的『十月围城』。此时的阿里巴巴有两大事业板块:一是在香港上市的B2B业务,它是中国外贸经济的晴雨表;二是正处在爆发期的淘宝业务,它是国内消费产业的新电子商务平台。从去年起,马云开始筹划新的资本行动,他打算让香港的上市公司私有化,同时启动以淘宝业务为主体的新上市计划。在整盘谋划过程中,一件棘手的事情发生了:如何处置支付宝业务?

作为中国最早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在2003年上线,仅比淘宝上线迟一年。不夸张地说,正是有了支付宝,阿里巴巴才闯出了一条与亿贝完全不同的电商模式。经历近十年的发展,具有强大资金沉淀能力的支付宝成为阿里巴巴新的核心资产,成为全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工具。与阿里巴巴的迅猛扩张相映成趣的是,它的第一大股东、持有39%股份的美国雅虎却陷入了难以逆转的困境,受到谷歌、脸书的夹击。到年底,雅虎的市值几乎相当于它在阿里巴巴所持有的股权价值。也就是说,如果剔除阿里巴巴股票,雅虎已经一文不值。马云决意在这样的时刻,把支付宝资产从阿里巴巴体系中剥离出来。

后来披露的事实表明,他的这一决心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行动。早在2009年7月召开的一次董事会上,阿里巴巴就讨论并确认了支付宝的70%股权已转入一家独立的马云私人公司,到2010年的8月,全部支付宝股份从阿里巴巴转出。今年的5月12日,雅虎突然发表了一则声明称,『阿里巴巴集团将支付宝在线支付业务转移给其他公司,并未获得阿里巴巴董事会或股东的批准,甚至不知情』。这一消息顿时引发轩然大波。支付宝风波在美国和中国财经界都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在华尔街看来,马云的行为近乎『窃贼』,意味着雅虎至少有30亿到50亿美元的资产被『偷』走了,严重侵犯了股东的利益。

6月12日,著名财经人胡舒立发表评论《马云为什么错了》。在她看来,『马云在集团两大股东未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公司核心资产转入自己名下,且转让价格低显失公允,严重违反了股东之间的契约,也违反了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契约。马云错在违背了支撑市场经济的契约原则,其后果不可小视』。而在马云看来,他有无法言表的难言之隐。其中波及中美两国对契约的不同理解,以及支付数据的『国家安全』,而雅虎不可能不知道过去两年的运作,它之所以在此时发难,一方面是为了给美国资本市场一个交代,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争取利益。后来的事态是朝着有利于马云的方向发展的。7月29日,阿里巴巴、雅虎和软银签订了支付宝股权转让的后续补偿协议,补偿的核心是,剥离后的支付宝公司承诺在未来上市时给予阿里巴巴集团一次性的现金回报,回报额将不低于20亿美元且不超过60亿美元。

马云遭遇『十月围城』

如果说,支付宝风波让马云在国际资本市场饱受争议,那么,紧接着发生的『十月围城』事件则令他更加的被动,因为发难的是他国内的『衣食父母』。10月10日,淘宝商城发布了《2012年度淘宝商城商家招商续签及规则调整公告》,核心内容是将技术服务年费从以往的6000元提高到3万元和6万元两个档次,涨幅为5倍至10倍。同时,商铺的违约保证金数额全线提高,由以往的1万元涨至5万元、10万元、15万元不等,最高涨幅高达150%。这则公告发布后,立即就在拥有150万之众的淘宝卖家中点燃了冲天的愤怒。

有人提议『以暴易暴』,一个名为『反淘宝联盟』的民间组织自发而立。10月11日晚上,一些年销售过亿的大卖家商铺突然拥进了难以计数的『顾客,他们拍下几乎每件货品』,付款或选择『货到付款』,当商家们还疑惑要不要发货时,他们发现刚刚付款的『亲』已经在『申请退款』,一时间,淘宝网天下大乱。激烈的抗议还发生在真实世界。数以百计的人赶到杭州的淘宝总部,高兴标语,点燃蜡烛,漏夜静坐,并声称要组织抗议大游行。『围城』事件前后持续了一个多月,最后在商务部的介入下,淘宝延后了新规执行时间,并将所有商家2012年的保证金减半,还称将投入18亿元扶植中小卖家。

发生在去年的3Q大战和今年的『十月围城』,让中国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公司相继陷入始料未及的巨大旋涡之中,甚至让两位创始人发生了自我价值的认知怀疑。然而,事后来看,无论多大的风波都无法阻止这家企业持续做强,就在『十月围城』的一个月后,第三届『双十一光棍节』如期举办,当日交易额53亿元,已是两年前的100倍。马云把淘宝商城正式更名为『天猫』,并提议把『网购狂欢节』改成『购物狂欢节』,一字之改,表达了电商对零售商业的全面攻击。在今年,中国网购市场交易规模达7735亿元,较上年增长67.8%,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达到4.3%,逼近美国的同比数据。      

互联网第三个冲击波—O2O

也是在2011年,互联网的第三个冲击波出现了。如果说2000年前后的新闻门户是第一次的话—它改变了中国人与信息的关系,那么,以阿里巴巴和京东为代表的电商是第二次—它改变了中国人与商品的关系。今年,互联网则开始改变消费者与服务的关系,它被称为O2O(online to offline),从线上到线下的融合。在美国,以Groupon网站为代表的团购模式正广受追捧,在过去的两年里,它实现了惊人的发展。受Groupon模式的影响,王兴在去年的3月成立美团网,另外一个叫吴波的连续创业者在半个多月后成立拉手网。

Groupon在北美的快速成功,俨然创造了一个巨大的『风口』,它的进入门槛很低,只要有三五个人,创办一个网站就可以开干。同时,市场容量则非常大,零售服务业波及上千细分门类,总值超过5万亿元市场规模,并且一盘散沙,效率极低。于是,在风险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双向推动下,团购领域被急速引爆。到2011年8月,中国居然出现了5000多家团购公司,引发了一场引人瞩目的『千团大战』。

团购模式看上去简洁轻快,但是随着加入者的激情,很快衍变成一个劳动力和资本的双密集型战场。一方面,团购公司需要在数以百计的城市里雇用员工,设立站点,完成网站与地面店家的合作契约,这是一个比拼体力和速度的过程,几乎所有号称全国性的团购企业都起码雇用2000名以上的地推人员。另一方面,为了拉拢店家参与和吸引消费者注册,团购公司必须进行大规模的补贴,它实际上演化为一场惨烈的烧钱大战。很快,团购便与『共享经济』无关,而成了如假包换的折扣游戏。

尽管如此,团购模式所可能带来的入口价值仍然让人垂涎三尺,除了数以千计的创业者之外,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平台公司全数卷入其中,腾讯与Groupon联手组建了高朋网,阿里巴巴领投、其余三家跟进,以5000万美元火线投资,新浪和京东都开通了自己的团购频道,起步稍迟的百度后来以1.6亿美元收购了糯米网。从2011年到2012年,起码有上百亿的风险投资和数十万年轻人投入狂热的『千团大战』之中,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成了『炮灰』。吴波的拉手网,仅上半年就净亏损3.9亿元,最终上市搁浅,吴波的资本游戏也随即破灭。到2012年的中期,99%的团购公司不复存在,这又是一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惨战。不过,混乱是一切新秩序的前提。浓烟散尽之后,人们透过一地的美元和人民币纸灰,看到了一个被彻底激活的O2O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