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2:落幕上半场(2)

 

布洛克对新东方发威

    在这一年7月,布洛克再发神威,此次的对象是赫赫有名的新东方。7 月 11 日,新东方宜布简化北京新东方的股权结构,清理了其他 10 位股东的股份,通过无对价协议将北京新东方 100%的股权转移到俞敏洪控制的实体下。6 天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新东方发出调查函,调查事项为其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股权变更,当日股价暴跌 34.32%。

    又过了一天,浑水发布一份近百页的报告,强烈建议投资者卖出新东方股票。它所质疑的内容包括:新东方将特许加盟学校算作自办的学校,报告了不实的学校数目和总收入;指控新东方的财务报表没有准确反映北京海淀学校缴纳的企业所得税;指控新东方不适当地将不同利益实体及其子公司的财务数据并入公司的报表等。在布洛克看来,新东方是一个造假者,他在接受采访时暗示,新东方存在的缺陷无法改正。在浑水报告的刺激下,新东方股价当日再跌 35.02%,连续两日跌幅累计 57.32%,市值缩水 14 亿美元。

    浑水报告发布的时候,俞敏洪正坐在开往西藏的列车上,火车途经沱沱河时,他还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张抢拍的照片。他是一个拥有 863 万粉丝的网红人物,被很多年轻学生视为“励志大哥”,暴跌的股价把他一下子摔进沱沱河的激流旋涡之中。“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想买进公司股票,可是公司法律顾问劝阻了我,说现在买会引起怀疑,在法律上有风险。”俞敏洪后来回忆说,在熬了四天后,他实在忍不住了,“除非美国有明确的法律证明我不能买,否则我一定要买”。7 月 20 日,新东方宣布,董事会将在公开市场购买新东方总计 5 000 万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并保证 6 个月内不会卖出。

    与此同时,新东方接受了美国证交会长达两个半月的“彻底体检”。调查员近十次飞到北京,将新东方历年来涉及股权的几千份合同全部翻译成英文;拆走了高管的电脑硬盘,将其中文件全部拷出来;邮箱里的电子邮件也全部打印出来,哪怕是已删除的邮件,也要用特殊的手段恢复。调查人员还细读了俞敏洪个人邮箱里的三万多封邮件,他跟美方人士开玩笑:“我女朋友的信你们可不能乱看。”为应付此次调查,新东方投人的资金高达数百万美元,创下了一个纪录。

   

    后来的事实证明,新东方是少数没有被浑水击倒的中国公司之一,然而,事件前后的火药味,显示出美国投资人对中概股的极端不信任。俞敏洪对记者抱怨说:“因为美国市场对中国公司形成了一种不信任的情绪,所以浑水弄哪家公司,哪家公司股票就会跌,它就能赚钱。”2012 年是 2008 年以来中国企业赴美 IPO 数量最少的一年,有长达 8 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一家公司获准上市。在严厉的审查和浑水式的做空下,因财务造假而被停牌和退市的中概股达 60 家之多,依然挂牌的 80 多家中概股股价在过去一年中蒸发了一半的市值。

扩张后遗症

    在已经到来的 2012 年,无论是外贸还是内贸,都让人忧心忡忡。启动于三年前的那场“四万亿计划”,在随后的几年里形成了炙热的投资热浪,但是因为内需消费,无论从品类还是商业模式创新上,始终没有寻找到突破口,到今年已如强弩之末,甚至挥发出若干负面效应,增长再次停滞。如果在今年,你沿着海岸线驾车从南到北,一行数千里,经过的每一个产业园、开发区、码头或工地,都可以看到冷清不振的场景和忐忑不安的人们。在媒体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转型升级,可如何转、怎么升,却是让人莫衷一是,有些企业主更是叹息“不转型是等死,转型是找死”。

    服装产业的扩张后遗症正在爆发中。在今年,六大运动品牌共关店近 5 000 家,其中,匹克和李宁创造了关店最多的尴尬纪录:前者的网点净减少 1323 家,相当于平均每天关 3 家,后者净减少 1 821 家,相当于平均每天关 5 家。公开数据显示,仪上半年,全国 42 家上市服装企业存货总量就高达 483 亿元。

    今年的春、秋两季广交会都出现了订单大幅下滑的景象。其中,在 11 月的第 112 届秋季广交会上,境外采购商人数同比减少 10.2%,出口成交额同比下降 9.3%,都创下历史纪录。更让人担忧的是,在所有的外商订单中,中短期订单的比例占八成以上,这充分表明国际市场的需求和信心不足。而广交会的日趋清淡仅仅是一个开始,在未来的五年里,成交额将继续同比下滑。相比于消费品市场,能源和重工业领域的景象更为萧条。随着基础设施投资的相继完成,钢铁、煤炭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其痛苦时期将长达五年之久。局面的反复跌宕,体现在一些具体的企业人物身上,又是那么的步步惊心。

梁稳根的『三一重工』

    在胡润公布的 2011 年富豪榜上,一个陌生的名字---梁稳根出人意料地出现在榜单的第一名,他是三一重工董事长,来自长沙,个人资产达到 700 亿元。

(左图:梁稳根)

这是一位出生于 1956 年的草根创业者,早年贩酒、做玻璃纤维,到 1986 年,凑了 6 万元创办了一家焊接材料厂。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中国进入城市化建设周期,梁稳根开始生产混凝土拖泵,他从北京自动化研究所挖来液压技术的专家,着力于核心技术的突破。1995 年前后,在混凝土输送泵行业,国外产品占据了中国市场 95%以上的份额,在三一重工等中国企业的努力下,以不到 10 年的时间,完成逆袭。2002 年 9 月,在香港国际金融大楼施工现场,三一混凝土泵将混凝土送上了 406 米高的施工面,把世界纪录提高了将近 100 米。2003 年 9 月,在三峡三期工程中,三一的三级配混凝土输送泵试打成功,填补了国内外工程机械领域的又一项空白。梁稳根被称为“世界泵王”。

    在 2009 年的“四万亿计划”中,三一重工成了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很多年后,三一的干部回忆当时的景象都还用“震惊”两字来形容,‘ 当年,一台泵车还在生产线上,客户就已在外面焦急等待,并且主动要求不需要调试,有问题自己承担,只求尽快交货。有一次,当产品出厂后,一位客户拿了块砖头立马冲过去,照着窗户,‘哐’的一声把玻璃砸碎,然后宣布这台出厂价高达百万元的‘有质量问题’的搅拌车是自己的,谁也别想抢,谁也没法抢”。

    在随后的两年里,三一的各项业绩指标连续同步增长超过 70%,营业收入突破 800 亿元,股价连创新高,一度达到 1 370 亿元,梁稳根因此以超级黑马的姿态,登顶中国富豪榜。在刚刚过去的 2011 年,梁稳根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企业家,他还宜布将投资 86 亿元建设北京总部。

可是就在 2012 年,随着基建投资的降温,工程机械行业陡然进入“最为困难的一年”。三一重工在今年上半年的营业利润下滑 18.6%,负债水平更是急剧增长,其流动负债合计达到 307 亿元,种种关于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令人揪心。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在 2012 年,国内 13 家主要企业利润下滑 34%。从日后来看,这仅仅是产业拐点出现的时刻,在今后的几年里,工程机械行业一直挣扎在停滞的低谷。到 2016 年中期,三一重工的员工由桑盛时的 6 万多,裁到不足 3 万,营业收人只有五年前的五分之一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