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2:落幕上半场(5)

 

微信和自媒体冲击

    与制造业所发生的种种危情相比,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仍以轻快的步伐在前行,内需消费和文化产业则正在发生新的变化,而所有的创新,都建立在移动互联网的井喷风口上。在 2012 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 7.17 亿部,比去年增长 45%,中国的出货量达 1.82 亿部,居全球之首。一个更值得关注的数据是,三四线市镇的手机销售第一次超过了一二线城市。

    3 月 29 日凌晨 4 点,马化腾在腾讯微博发了一个六字帖:“终于,突破一亿!此时,距离微信上线仅 433 天,在互联网史上,微信是迄今为止增速最快的在线通信工具。QQ 同时在线用户数突破 1 亿,用了将近十年,脸书用了六年半,推特用了整整四年。4 月 19 日,微信推出“朋友圈”,它意味着这款通信工具向社交平台的平滑性升级,由此,一个建立于手机上的熟人社交圈正式出现。8 月 23 日,微信公众号平台上线,这是张小龙团队的一个“发明”,它兼具媒体和电商的双重属性,从而革命性地改变了中国互联网以及媒体产业的既有生态。

    在公众号诞生之前,博客及微博已经对中国的舆论传播业态构成了巨大的冲击,民众掌握了舆论的发布权和选择权,金字塔式的精英传播模式遭到颠覆。然而,尽管如此,由于博客和微博的草根及碎片化的特征,主流舆论的势力其实并没有被彻底瓦解。公众号推出后,拥有持续创作能力的精英写作者敏锐地发现,这一模式更适合沉浸式创作,而其传播的路径由熟人朋友圈发动,且在通信和社交环境中实现,因此,具有更为强大和有效的舆论效率,同时,经由订阅而产生的粉丝(订户)有更强的忠诚度并易于管理互动。很快,越来越多的写作者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号,它们被称为“自媒体”,这是一个由中国人独立创造出来的新概念。

    罗振宇自称“罗胖”,原本是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的制片人,他同时也是策划专家,3 Q 大战后曾被马化腾请去给全体高管培训“舆论管理”。他在公众号平台出现不久就开通了“罗辑思维”,每天讲述 60 秒的音频“死磕”用户,他的订户在一年后超过了 100 万。后来几年里,他成了自媒体和知识付费的风向标。

对于企业而言,公众号也开拓出一片陌生而新颖的商业天地,商家以最低的成本和最快的速度发布资讯,获得了精准的用户,无论是服务互动还是商品贩售,都具有了新的可能性。由于公众号内植于社交环境,导流和呈现的成本大大低于传统意义上的 App,因而产生了对后者的替代效应,几乎每一家中国公司都必须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我与微信有什么关系?”在 2012 年,微信的迭代和扩张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过也有其他一些创业者的表现值得记录。

今日头条与滴滴打车

   

(左图:张中鸣)

今年夏天,两个出生于 1983 年的人做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产品。张一鸣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他在8 月推出了一款基于数据挖掘的新闻推荐引擎产品今日头条。这位从来没有新闻从业经验的理工男,决定用算法替代编辑,把用户喜欢的资讯“喂送”到他们的嘴前。今日头条的口号是,“你关心的,才是头条”。他拒绝设立总编辑的岗位,立志要当一个“新闻的搬运工”。在当时,新浪、腾讯和网易的手机新闻客户端已经铺天盖地,谁也没有料到,小个子的张一鸣有可能杀出一条血路。

  

 (右图:程维)

9 月 9 日,前阿里巴巴员工程维推出滴滴打车 App。他花了 8 万元开发出的这款产品,非常的粗糙,当日,全北京的 189 家出租车公司中,只有 16 个司机使用了这个毫不

起眼的小软件。在程维的记忆中,这一年北京的冬天非常寒冷,他和三个小伙伴在北京西客站的出租车停靠点推销,他们硬是让 1 万个司机装上了滴滴 App。11 月 3 日,北京城下了第一场大雪,很多人上班打不到车,就开始尝试打车软件,这一天,滴滴打车首次单日订单超过 1000 个。

各类文化的新特点

    在今年,保时捷在中国卖出了 33590 辆跑车,雅诗兰黛的销售额增长了 30%,巴宝莉在北京开出了面积达 1200 平方万米的亚洲最大旗舰店。据彭博社的报道,中国消费者的花费占到该集团销售额的 40%。根据贝恩咨询的数据,2012 年,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国,中国内地、香港和澳门的消费者占全球奢侈品销售份额的四分之一,而美国消费者仅占五分之一。在 1995 年,中国消费者仅占全球奢侈品市场份额的 1%,而美国消费者占 27%。2010 年《胡润百富》报告称,中国富豪的平均年龄比西方富豪小 15 岁,“跑车买家的平均年龄是 30 出头,豪华轿车买家的平均年龄大约是 40 岁”。根据胡润的计算,上海有 14 万家庭的资产达到了 1000 万元,不过七成是因为炒股和不动产的增值,这座城市里大约有 250 位富豪的个人财富在 20 亿元左右。

    10 月,山东作家莫言击败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他以农村题材为主的小说其实在“80 后”主流读者那里几乎没有市场。年轻的人们更喜欢轻快而浅薄的八卦娱乐,由浙江卫视制作、开播于 7 月的《中国好声音》一炮走红,成为继 2004 年《超级女声》之后的另外一个现象级综艺节目,它的节目原型来自荷兰,甚至连评委所坐的四把转动椅子都是从荷兰原版空运引进的。

    随着网络文化的繁荣,一些新的流行词开始出现。其中之一是“?丝”,它最早出现在百度贴吧,继而风行于微博和微信。在经典的汉字语境里,?丝指的是生殖器附近的耻毛,可是在互联网词汇里,它成为社会底层族群的自称,而且,无论男女,皆为属丝。这一部分人群面大量广,对现状不满,更是互联网上最乐于及敢于表达的人群一在中国互联网界,“得属丝者得天下”一度被认定为铁律。

    在这一流行词的背后,潜伏着一个事实,即互联网的红利爆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去权威化和去精英化的过程。草根阶层的崛起,就本质而言,是对既有秩序- 从产业秩序、财富秩序,乃至知识和语言秩序的全面否定和颠覆,它既有进步的意义,也明显带有败坏的迹象。对这一席丝化潮流的再否定,是 2016 年之后的事情。

    中国电影的票房在今年首次突破 100 亿,这必须归功于一部?丝电影《泰?》,它取得了 12.67 亿元的空前票房。电影讲述三个年轻人在泰国旅行时的种种搞笑遭遇,人们在影院里笑得眼角流泪而忘却了世间的所有烦恼。其实,在今年真正应该被记忆的是冯小刚拍摄的《1942》,它取材自刘震云写于 1992 年的一部调查休小说,记录了 1942 年河南因旱灾、蝗灾粮食颗粒无收,3000 万民众离乡背井去陕西逃荒的真实历史。冯小刚从 20 年前发愿把它拍成电影:“这篇小说在我的心里开始发酵,逢人便说,念念不忘。”在经历了剧组的三聚三散后,影片终于在今年成片播出,结果亏损 5000 万元,导致华谊兄弟公司的股价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