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08  不确定的开始(2) 

 

多米诺骨牌式的企业倒闭

8月,全球最大的纺织工业集散地、曾经在『全国百强县』中排名第八的绍兴县风波陡起,四家大型工厂—金雄轻纺、华联三鑫石化、江龙控股以及五环氨纶相继停产,涉及各类负债146亿元,其中银行类负债113亿元,引发了当地纺织业和银行业的地震。始创于2003年的华联三鑫是国内最大的精对苯二甲酸生产商,也是绍兴首家销售收入超过百亿元的企业。2008年9月,华联三鑫资金链断裂,宣布停产。根据企业上报的资料,它的银行贷款及相关联保企业的涉及资金高达105亿元。

在毗邻的江苏省,多米诺骨牌式的倒闭歇业事件也正在发生。10月8日,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中国金属突然停牌,其下属的主力工厂—位于常熟工业园区的科弘材料宣告倒闭,给当地20余家商业银行留下了52亿元的财务黑洞。受能源价格上涨和下游销量受限影响,中国最大的化纤原料基地—苏州市盛泽镇有三分之一的织造厂停产,苏州家纺产能削减三成,利润率下降一半。7月,温家宝总理南下到江苏无锡国棉一厂视察,该厂厂长对总理说,现在的纺织行业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一年。

同样感受到外贸寒意的,还有从事平台生意的阿里巴巴。在7月的一份内部邮件中,马云用严峻的口吻写道:『经济将会出现较大的问题,未来几年,经济可能进入非常困难的时期。我的看法是,整个经济形势不容乐观,接下来的冬天会比大家想象的更长!更寒冷!更复杂!我们准备过冬吧!』就在马云写这份邮件时,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的股份已经从最高时的40港元,惨跌至10港元,到10月,更是腰斩到了5港元。港媒调侃说:『去掉不可一世的阿里巴巴,现在只能用可怜巴巴来形容了。』

南方特大暴雪

2008年1月10日至31日,就在春节即将到来之际,大半个中国,从宁夏、陕西到湖北、江苏等10多个省份出现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雪,其中仅在湖北及安徽两省,就有超过800万人受灾,5万多人被紧急转移。暴雪的袭击,造成全国交通秩序的彻底紊乱,主要的铁路、公路和机场等关键运输动脉断裂。广州和首都北京之间的铁路线被禁用,湖南的大冰雪冻住了136列火车,在邻近的湖北省,约有10万人在一周时间里没有饮用水。南方电网多处发生崩溃性事件,停电遍及17个省份,数以十万计的工厂停产关闭。

尤其令人绝望的是,此时正值最为繁忙的春运时节,每年通常在这期间大约有1.8亿农民工返乡,大雪灾使得『移民』大省广东陷入了空前的混乱,至少50万人滞留在广州火车站。

汶川大地震

就当人们刚刚从大雪灾里喘出一口气,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在四川汶川地区发生里氏8级强震,同时引发滑坡、崩塌、泥石流、堰塞湖等严重次生灾害,直接严重受灾地区达10万平方公里。大地震造成69227人遇难,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达8000多亿元。『5.12』汶川大地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造成灾害损失最大的一次地震灾害,带给全民巨大的悲痛,同时也激发出强烈的援助热情。

地震发生6小时后,5月12日晚8点,温家宝总理乘机抵达都江堰市,此时强烈余震仍在发生之中。中央政府迅速组建庞大的救援指挥部,予以积极的救援。较之过往的自然灾害,中国政府此次的救援行动,无论在决策效率、动员能力,还是在高层的亲力亲为以及灾情的信息披露上,都显示出巨大的进步,堪称1949年以来中国政府应对自然灾难最为迅速的一次。另外一个重要的特点是,民间的NGO(非政府组织)在救援行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有100多家NGO成立了『NGO四川联合救灾办公室』,积极参与物质发放、灾后安置等工作。数以万计的民众,包括企业家、影视明星及畅销书作家自发驱车前往灾区救援。

2008奥运会

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整,奥运会在北京如期举办。曾经的『体操王子』、已经做了18年企业家的李宁从天而降,在一片欢呼声中点燃火炬。在经历了『天崩地裂』的全民悲恸之后,这个国家真的需要一场喜庆运动来提振一下。

在过去的几年里,北京市为筹备奥运会投资了2800亿元,其中64%用于基础建设。全世界的建筑师,特别是那些获得过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大神们都在这座城市留下了自己的杰作,它们长得千奇百怪,有的像一个鸟巢,有的像半只蛋壳,还有的直接像一条巨人穿的大裤衩。它们建成的时候,与周边的东方环境格格不入,引起了不少老北京人的不满和嘲讽,但是久而久之,便成了城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场体育盛会举办了16天,中国以51枚金牌数居金牌榜首名。在后来的历史中,它常常被与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和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相提并论,被认为是国家崛起的象征。

美国雷曼兄弟倒闭

雷曼兄弟创建于1850年,是美国排名第四的投资银行。爆发于2007年初的房地产次贷危机,到2008年中期后,终于开始动摇华尔街的地基。雷曼兄弟因投资次级抵押住房贷款产品不当蒙受巨大损失,9月10日公布的财报显示,雷曼兄弟第二季度损失39亿美元,是它成立158年来单季度蒙受的最惨重损失,其股价较2007年年初的最高价已经跌去95%。

围绕着是否出手拯救,美国政府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主张出手拯救,而美国财长保尔森公开表示『见死不救』,他坚定地认为,『大而不倒』是一种无法接受的现象,美联储没有担保债务或是注资的权力,美国财政部也不会出手,在发生挤兑的过程中,给一个分崩离析的投资银行贷款是不会成功的。9月15日上午10点,由于所有潜在投资方均拒绝介入,雷曼兄弟向纽约南区美国破产法庭申请破产保护。

中国政府宏观经济政策大拐弯

也就在9月16日下午,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宣布,央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同时下调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宏观经济政策发生了180度的大拐弯。从9月16日到12月23日,央行连续五次降息,如果联想到上半年的四次存款准备金率的提高,其反复之迅猛和戏剧性为史上仅见。

与此同时,投资的闸门随即大开,国家发改委不断给各地打电话,催促上报项目,很多积压了几年的报告都得到快速批复。从2008年年底到2009年年初,发改委一口气批复了28个城市的城轨规划,总投资超过1万亿元。在此之前,国务院对申报发展地铁的城市基本条件是『地方财政收入在100亿元以上,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000亿元以上,城区人口在300万以上』,而在此次『大放行』中,申报条件大为降低。

为了刺激房地产消费,10月22日,财政部宣布个人首次购买住房的契税税率下调到1%,并对个人买卖商品房暂免印花税、土地增值税;同时央行宣布,首次置业和普通改善型置业贷款利率下限为基准利率的0.7倍,最低首付款比例调整为20%。此后,房产销售出现了王石始料未及的『反向拐点』。12月,中央政府宣布对家电业实施紧急输血,推出『家电下乡』的财政救市计划,农民购买彩电、冰箱、手机和洗衣机,按产品售价的13%给予补贴,最高补贴上限为电视机2000元,冰箱2500元,手机2000元和洗衣机1000元。两个月后,享受补贴的品类中又新增了摩托车、电脑、热水器和空调。这一政策大大缓解了家电业的库存压力,在另外一方面也延缓了落后产能淘汰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