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3:金钱永不眠(4) 

 

工业4.0的提出  

(下图:德国汉诺威电子工业展上,一位来自中国的参观者正在试用VR设备)

在今年4月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德国经济技术部第一次提出了工业4.0的全新概念,这意味着制造业的一场进化革命开始了。在德国人看来来,过去的一百多年,工业革命经历了蒸汽机的应用、规模化生产和电气自动化的三大阶段,而眼下,随着智能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渗透,生产线的新革命正在发生。工业 4.0 的提出,不是一个孤立性事件,它几乎是所有制造大国的共同选择。

    也是在这几年,美国的奥巴马政府一直在推行“再工业化”战略,并试图实现“制造业的回归”。而日本的安倍内阁则在今年 6 月正式通过了“日本再振兴战略”,其内容涉及以促进民间投资为中心的紧急结构改革、推进以争夺科技制高点为目标的科学技术创新等六大行动计划。

    作为全球制造业的第一大国,中国政府的高层正在组织拟订新的工业化战略,它将在一年后以“中国制造 2025”为主题发布。而在当下,中国的制造界却正陷在恐慌之中。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他们先是被马云的电商弄得晕头转向,又让雷军在销售模式上搞得眼花缭乱,几乎到了人人唱衰、自信全失的地步。这时候,真的需要有人挺身而出。

 

雷军『小米』和董明珠『格力』的十亿赌局

    12 月 13 日,中央电视台如期举办年度经济人物的颁奖晚会,在所有的获奖者中,雷军无疑是风头最健的一位。小米手机在今年卖出了 1 870 万台,增长 160%,就在一个多月前的天猫双十一购物节上,小米手机仅在三分钟里就卖出一亿元,这些神话般的数据,对于所有的制造业者都如同天方夜谭。出乎雷军预料的是,就在当晚的颁奖典礼上,他突然被人呛了一声,对方是做了 23 年制造业的“董小姐”。

    董明珠不是一个一夜爆红的人,而且在很长时间里习惯在镁光灯外生活。1954 年出生的她,毕业于安徽省芜湖干部教育学院统计学专业,1975 年在南京一家化工研究所做行政管理工作。儿子两岁时,丈夫病逝。1990 年,董明珠辞去以前的工作,孤身一人来到珠海,加入格力的前身海利空调器厂,成了一名业务销售员,那一年,董明珠已经 36 岁。

    格力是一家地方国企,大股东是珠海市国资委,它的崛起归功于朱江洪,一位低调而有决断力的机械工程师。正是他慧眼识珠,发现了最基层的董明珠。1993 年,董明珠带领的一支销售团队,做了 5 000 万元的销售额,占到格力总销量的六分之一,朱江洪一把将她提拔为经营部长。朱问董明珠,你有什么要求?董说,让我管经营可以,我还要管财务。几乎所有的格力干部都觉得这位董小姐有点“过分”了,朱江洪却一口答应下来。

    常年在一线鏖战的董明珠,以固执己见和不怕得罪人著称。2004 年,国美、苏宁以连锁大卖场模式冲击家电产业,几乎所有品牌都屈从于渠道商的威力,唯有董明珠坚持走专卖店路线,打死不进国美、苏宁的大卖场。在全国空调市场上,格力与顺德的美的是“一时瑜亮”,打得不可开交,董明珠认定美的在技术上“抄袭”了格力,在公开场合多次炮轰对方是“小偷”,弄得美的董事长方洪波哭笑不得,只好调侃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从 1993 年到 2013 年的 20 年里,“朱董配”是中国家电界的一个传说。在这段激荡岁月中,各路豪杰潮起潮落,品牌变幻如南国云天,而几乎所有有国资背景的家电企业都相继凋零,偏居珠海的格力却如一个“异数”,稳健做大。就在去年 5 月,朱江洪退休,董明珠顺理成章地接班董事长。这一年,格力以一个空调单品,销售额居然突破 1 000 亿元。

    在 12 月 13 日的颁奖晚会上,主办方有意无意地让雷军与董明珠同台获奖。在主持人陈伟鸿的“挑逗”下,雷布斯与董小姐突然擦枪走火了。陈伟鸿先是在屏幕上放出了小米与格力的区别:从工厂的数量来说,小米是 0,格力是 9; 员工数量小米是 7000,格力是 7 万以上;专卖店小米是 0,格力是三万以上;营业总收入小米是 300 亿,格力是 1 007 亿。陈伟鸿说:“我突然发现,其实你们两人之间也许也会有一个世纪之争,也就是你们两人所代表的生产模式,对中国的企业,对我们的转型升级来说,到底谁的后劲更足。”

    董明珠当即接受挑战,在她看来,小米的成功仅仅是营销意义上的胜利,而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有赖于技术和制造的能力,“我觉得做企业,最重要的事情是必须问一下,枝繁叶茂的底下根在哪里,绿叶可能生长三五年,但是能不能永久,还是要引起思考”。在陈伟鸿的撺掇下,两人设下“十亿赌局”:五年后,小米的销售额能否超过格力。

   (右图:雷军和董明珠)

 董、雷两人的“赌局”既是一个即兴的玩笑桥段,又是一场严肃的路径之争。董明珠的挺身而出,让所有的制造业者在最苦恼和迷茫的时候,看到了新的希望,好好地为他们争了一口气。“赌局”之后,董明珠的知名度大大提高,俨然成了中国制造的新旗帜性人物。到第二年,这位任性的董小姐索性撤下所有的明星,亲自拍广告,为产品代言。在她的示范下,TCL 的李东生、京东的刘强东,包括她的“死对头”----美的集团的方洪波纷纷效仿,大家都愉快地省下了一笔明星代言费。

    在北京的颁奖典礼上,300 多亿销售额的雷军敢于挑战千亿销售额的董明珠,并不是一时的意气。在 2013 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突破 10 亿部,同比增长 38.4%,而中国的智能手机更是同比增长了 84%,达到 3.5 亿部。作为现象级的品牌商,雷军对自己的预期当然会有点爆棚。

    但是此时的竞争态势,却好像要复杂得多。智能手机销量的井喷,迅速吸引了大量的新入局者,它们中有功能手机的制造商,有试图把手机当成移动互联网入口的互联网人,也有一位口才极好的前英语培训教师罗永浩。雷军很快发现,自己陷入了扑朔迷离的混战之中。2013 年 7 月,雷军推出了售价 799 元的红米手机,试图用“割喉”的方式杀死所有的“山寨机”,可是,他的对手们立即将价格杀到 699 元、599 元,甚至在他反击性地再次降价到 499 元时,同样是互联网出身的周鸿?推出了 360 手机,把售价定格在令人绝望的 399 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