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4:卷土重来的泡沫(1)

 

宋卫平与绿城

    宋卫平身材魁梧,走在工地上远远望过去,的确很像一个包工头。他是读历史出身的,在党校教过书,1994 年,借了 15 万元开始在杭州做房地产,公司叫绿城。1998 年地产热之后,拜温州炒房团所赐,杭州是全国第一个房价上涨的城市,绿城的发展很快,几年时间里做到了杭州第一,继而是浙江第一。

    宋卫平造房子,一是会做广告,二是死磕质量,在购房客那里的口碑特别好。他的部下最怕他验房,常常发生这样的事情:明天要交房了,宋卫平赶在前一天晚上来验收,左手一指,这棵树长得不好看,右脚踱一下地,这片地砖太滑了,统统要换掉。宋卫平的业余爱好是玩牌,从麻将、围棋到纸牌,据称围棋水平足以与专业选手对弈,有的时候招一个副总,先要打一圈牌,因为“牌品即人品”。

    凡是善下围棋的人,都有很好的格局观,但是商业似乎比下棋要复杂,因为黑白棋子只有一种秉性,而商业是由不同类型的细节构成的。宋卫平很会造房子,然而不太懂拿地,更要命的是,他对会计报表没有太大的兴趣,绿城的财务杠杆一向用得很足,每次宏观调控,都弄得很狼狈,2004 年、2008 年和 2011 年的几次银根紧缩,都爆出资金即将断裂被银行列入“黑名单”的传闻。宋卫平对宏观调控和地产政策很不以为然,曾公开直言批评,“以前的住建部非常的不靠谱,前住建部长下台应该放鞭炮”。

    2013 年新政府“去杠杆”,对房地产行业实行严厉的限购政策,地产界对未来局势有不同的判断,万科的郁亮认为进入了“白银时代”,而宋卫平则认定“现在是房地产最低谷的时候”。今年的 5 月,绿城再次喘不过气来,宋卫平试图通过降价来回笼资金,可是杭州市政府迅速出台了“限降令”。意兴阑珊之下,宋卫平决定把公司卖给孙宏斌的融创。

 

融创收购绿城风波

    孙宏斌的故事在《激荡三十年》的 2004 年讲过,这是一个比宋卫平激进得多的“疯子”,在顺驰危机后,他东山再起,把融创打理得风生水起,2010 年 10 月,融创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在拿地和财技运作上,没有打牌天赋的孙宏斌比宋卫平高出好几个段位,不过在造房子这件事情上却很是佩服老宋。在喝了好几顿大酒之后,两人宣布“联姻”,融创中国以 63 亿港元价格收购宋卫平等人所持的绿城中国 24.313%的股票,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 5 月的发布会上,宋孙二人表现得如同连体兄弟,几乎把江湖豪言一次性都讲完了,孙宏斌说:“我们很像,都是性情中人,每次喝酒都喝多,都有理想主义情怀,为理想宁可头破血流;都有英雄浪漫主义,这种浪漫虽然代价大,但销魂蚀骨。”宋卫平讲得稍稍平和一些,他说:“天下本一家,有德者掌之。”

(下图:宋卫平与孙宏斌)

后来的事实是,天下是不是一家,未必在德,却一定在利,商业世界从来被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统治。在联姻达成的半年后,11 月 12 日,宋卫平突然公开反悔,融创收购绿城案破局,而在此前的 7 月 7 日,融创已经支付了全部 63 亿港元的收购款项。

    宋、孙风波,是 2014 年中国财经界最热闹的罗生门事件。在媒体地毯式的报道中,各方都找到了捍卫自己的理由。在宋卫平看来,是他看错了孙宏斌,在融创接手绿城的一段时间里,质量问题频频出现,一些地方的业主打出了“孙宏斌滚出绿城”“保卫宋卫平、保卫绿城”的口号。而在孙宏斌及其部下看来,这是无稽之谈,在过去的半年里,融创一直忙着消化绿城的库存,根本没来得及造房子。

    在法律细节层面上,似乎是喝多了酒的江湖豪气“害”了孙宏斌,在融创收购绿城的协议书里,居然没有违约惩罚性条款!江湖义气与契约精神狭路相逢,前者开了一个恶作剧式的玩笑。宋卫平抢回了绿城,却遭到背信弃义的指责,在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他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杭州的出租车司机是怎么看的?

 

2014年的宏观环境

    如果将绿城融创风波放到 2014 年的宏观环境下来看,我们似乎能够理解得更为透彻一些。自从党的十八大之后,新一届领导人一直试图消化四万亿的货币超发后果,在银根上秉持从紧政策,基础建设投资大幅减少,两个流动性池子---楼市和股市交易低迷。在产业经济层面,实体企业的转型升级步履维艰,其难度远超想象,4 月的宏观经济数据显示,固定资产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分别降至 17%和 16%。在内需刺激乏力的情况下,外贸形势同时严峻,今年 2 月,出现了罕见的贸易逆差,东南沿海一带的中小民营企业屡传倒闭歇业消息。

    上游的能源产业更是令人担忧。中国是世界第一钢铁生产大国,各类钢材的产量占据世界一半,但钢铁产能出现严重过剩,粗钢产量的产能过剩量超过 2 亿吨。2013 年 11 月,河北省政府统一部署,在一天时间里就拆掉了相当于南非或者荷兰一年钢铁产量的钢厂。受中国因素的影响,3 月 10 日,全球资源价格全线大跌,发往中国的基准铁矿石价格下跌了 8.3%,至 18 个月最低位,创下有纪录以来第二大单日跌幅,铁矿石价格自去年年底以来已经下跌 25%。

    总体而言,转型艰难,活力不足,下行压力巨大,在很多观察家看来,中国经济已经处在“硬着陆”的危险边缘。在这样的经济局势和政策背景下,每一个人都在做出自己的解读。宋卫平在 5 月的出售行为,既是被迫于企业资金的现实层面,似乎也更有对长期政策环境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