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08  不确定的开始  (3)

 

各经济数据呈现恶化

就在政府紧急应对之际,各个经济数据的恶化也开始呈现出来。2008年11月,中国进出口增速突然『跳水』,出口增速从上月的19.2%下降到-2.2%,进口增速从上月的15.7%下降到-17.9%。出口回落直接拉低工业增速。11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4%,比上年同期回落12个百分点。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下降16%、12%和11%;汽车产量为71.4万辆,下降15.9%;发电量下降9.6%,创出改革开放以来历史最大月度降幅。

与老百姓相关的数据还有股市。上证综指从上一年10月16日的6124.04点跌到今年10月28日的1664点,累积下跌幅度达70%,为当年全球资本市场的『熊王』。简单算一下,2008年,全国股民人均亏损13万元。11月底,中金公司研究部发布了一份预测未来国内宏观经济形势的报告,研究人员发明了一个日后的热词---『保八』。中金认为,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面临比1998年更严峻的挑战。当年的金融危机局限于亚洲,而本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直接发生在中国最主要的出口市场美国和欧洲,因此,政府将把经济较快平衡增长作为首要任务,为了『保八』---GDP增长维持在8%的水平之上---可能继续出台刺激政策,包括通过刺激购房需求、缓解开发商资金压力扶持房地产业。

从此,『保八』成为一种朝野共识。根据专家们的测算,如果GDP增速降至6%或7%,经济发展的质量就会受到很大影响,进而牵涉到就业率,最终影响到社会稳定。用时任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的话说,8%是中国经济的生命线。从年初的防止过热,到年终的『保八』生命线,可以清晰地看出这一年宏观形势及政策的大转折。

国美黄光裕被捕

10月7日,胡润在惯常的时间里发布了本年度的中国富豪榜。就在这份榜单公布的一个多月后,榜单第一名的首富黄光裕被警方拘捕,所涉罪名是『股票内线交易』和『行贿官员』,国美电器在港交所上市的股票应声重跌,从4港元多一路跌到1港元。作为中国最大的家电连锁零售商,国美有1300个门店,拥有员工30万人,上游供货工厂超过十万家,一旦因黄案崩盘,将是一个不堪设想的局面。

发生在11月19日的拘捕—再过9天就是国美创业21周年的纪念日—是因为两个罪名,一是涉嫌内幕交易,一是官商勾结。证监会在媒体通报中称:『2008年3月28日和4月28日,证监会对三联商社和中关村股票异常交易行为立案稽查。调查中发现,在波及上市公司重组、资产置换等活动中,鹏润投资有重大违法行为,波及金额巨大,证监会已将有关证据移交公安部门。鹏润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黄光裕。』官商勾结部分,则波及一大批少壮派潮汕籍官员,重量级的有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等人。《中国企业家》在长篇调查《绝地潮商》中详尽描述了黄光裕的官商手法,『利益链条深入政界之深之广』,『黄光裕之轰然倒下,在千里之外的潮汕平原,更像是那个本土商业群体一道心理防线的坍塌』。

中信泰富回归央企

作为荣毅仁家族唯一的男丁,在改革开放的第一年,荣智健就被父亲派往香港创业。2002年,在《福布斯》的中国百名富豪榜上,他以70亿元的资产名列榜首,2008年在胡润的富豪榜上荣智健排名第七。就在胡润榜单发布的两周后,10月20日,中信泰富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银行签订的澳元累计目标可赎回远期合约,因澳元大幅贬值而跌破锁定汇价,目前已录得155亿港元亏损,这是深交所绩优股公司迄今亏损最大的一宗案例。

2004年宏观调控之后,一向在香港发展的中信泰富转向投入内地的钢铁产业,荣智健相继收购江阴兴澄钢厂、新冶钢、石家庄钢厂等企业的股权,并在铁矿、特钢这一产业链上倾注了大量的投入。同时,中信泰富于2006年3月购入位处澳大利亚西部潜在的逾60亿吨磁铁矿石开采权,后又收购合共17艘将要建造的船舶。

为了配合产业布局,锁定公司在澳大利亚铁矿项目的开支成本,中信泰富与香港的银行签订了三份标杆式外汇买卖合约,最大交易金额为94.4亿澳元。从历史数据看,自2007年之后,澳元一直处于上升态势,澳元兑美元的汇率稳定在0.87之上。然而,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让国际汇率市场发生『黑天鹅』事件,澳元汇价自9月以来突然掉头大幅下滑,最低位触达0.65,中信泰富爆现巨额亏损。

危机爆发后,中信泰富的第一大股东央企中信集团出手护航,给予15亿元的备用贷款。荣智健在10月20日的记者见面会上表示,自己对有关外汇衍生品的投资决定『不知情』,『这是财务总监自作主张,并不是通过合法途径』。但是,市场的问责之声不绝于耳。2009年4月,荣智健在香港宣布辞职,中信泰富回归央企怀抱。熟悉企业史的读者,都对荣氏家族并不陌生。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创业于1902年,到1949年之前,这是一个纯粹的民营资本企业,与官营资本几乎没有任何瓜葛。荣氏子弟对官商经济一直非常警惕。正是这种坚持,使得荣家在半个世纪里,尽管历经悲喜波澜,却很少有所谓的政商烦恼。而在最近的三十年,荣家兴早则走上了另外一条迥异于『家训』的轨道,其得其失,莫衷一是。

魏东之死

在严格的意义上,任何一张关于中国富豪的榜单都是有缺陷的。2008年4月29日,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这份名单中的一位成员,当着父母、妻子的面,在北京家中坠楼而亡,据说他的资产多达200亿元,可以排到胡润富豪榜的第二名。这个人的名字在很长时间里,对公众而言是一个秘密,但是他的出战历史却是很悠久。如果你翻到《激荡三十年》的1995年篇,会读到一位叫管金生的金融家的故事。在那年的3月,他带领的万国证券发动了一场惊世骇俗的国债期货攻防战,最终以完败而告终,与他对决的是中国经济开发总公司,一家隶属于财政部的金融机构。然而,在后来的很多年里,中经开幕后的操盘『小伙伴』始终躺在神秘的面纱背后。一直到整整20年后,他们的名字才在不同的场合下被一一曝光,其中有一度的『上海首富』周正毅、『四川首富』刘汉、『东北首富』袁宝?四兄弟,还有一位就是4月29日跳楼、时年27岁的魏东。

20世纪90年代后期,魏东抓住股权分置的特殊时点,通过转配股、法人股受让、配售新股等方式获利。从1996年到2000年,魏东先后参与银河动力、新疆中宝、三九医药等十余家公司的股权转让及配售。进入新世纪,魏东转战公开市场。2002年1月,魏东收购长沙九芝堂集团全部股权,进而间接控股上市公司九芝堂,持有其60.74年股份。九芝堂是湖南最有名的药业品牌,拥有300多年的历史,但整体出售的价格不到1亿元,因此市场普遍认定『明显的低估』。而后的短短五年间,魏东一举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构成魏氏涌金系。

在二十多年里,魏东生活得像一个隐形人,他为了十分低调,生前从未接受媒体采访。魏东之死,在2008年的中国资本市场引发一阵哀叹。在他去世后的6月8日,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被双规,此人担任过薄一波的秘书,1992年就出任国务院证券委办公室副主任,是证券行业的『老法师』。魏东去世后,被冠以『最后的大佬』,这既是『美誉』,却更可能是刻意的掩饰,只要江湖还在,那份名单就在,『大佬』便绝不可能绝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