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5:极端的一年(1)  

 

极端的一年

    从开年的第一天起,2015 年就充满了悲欣交集的气质。在很多国人的记忆中,这是极端的一年。疯狂、任性、踩踏、过山车、隔空撕斗,这些词如雨点一样落在这个国家不同的时间与空间上。

    1 月 1 日凌晨,上海外滩发生重大恶性事件。刚刚封顶的“中国第一楼”----上海中心大厦举办首次跨年灯光秀,因人潮汹涌发生了悲惨的踩踏事件,死亡 36 人,最大的 37 岁,最小的 12 岁,都是大好的年纪。2 月 18 日晚,中央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全民抢红包”。腾讯送出 5 亿现金加 30 亿卡券,用户打开微信“摇一摇”即可参与互动,单个红包最大金额将高达 4999 元。晚会期间,微信“摇一摇”总次数 72 亿次,峰值 8.1 亿次每分钟,送出微信红包 1.2 亿个。

(上图:女教师的辞职信)

    4 月 14 日,一封辞职信突然走红网络。河南省实验中学的一位女教师想要辞职了,她已经在这家学校教了 11 年的书,突然对现在的生活失去兴趣,于是,她勇敢地递交了辞职信,一张白白的信纸上只有短短的两行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女教师的任性,如一根绣花针刺中了无数不安于现状的人。

 

疯狂的牛市

    当然,最任性、最疯狂的还是股市。进入 2015 年之后,深沪两市仍然像一头亢奋的疯牛,几乎每天都有百股,乃至千股涨停的奇观发生。5 月 22 日,两市成交金额通近 2 万亿元,在创出 A 股历史新高的同时,也刷新了全球股市“单日成交纪录”。创业板指数从 1470 点连续 5 个月飙涨,到 6 月 5 日创下了 4037 点的最高点,涨幅接近 3 倍。举国上下,几乎已经没有人安心地工作,就连家里的保姆,如果雇主不推荐一两只股票的话,都不愿意好好地去洗碗了。

    一家经营基本陷入停滞的多伦股份,将企业名称改为极其古怪的“匹凸匹”,宣告“要做中国首家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股价居然连续两个涨停板。一家除了持续地开新闻发布会而几乎没有任何实际业绩的互联网视频公司,仅仅靠着“生态链”的概念,市值已经扶摇直上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万科。至少有 8 家公司在宣布重组失败后,被市场认定“利空出尽”,而连续涨停。新浪证券报道了一则奇闻:一位入市仅一年的女股民,错把券商推荐的中文传媒听成了中文在线,用 30 多万元全仓买入 5000 股,短短两个月里居然赚进一倍利润。

    被当作神话来传诵的,还有一家叫暴风影音的公司。3 月 24 日,这家企业以“首家登陆中国资本市场的互联网平台”为号召,在创业板上市迅速引发涨停狂飙。事实上,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梯队中,无论是业绩还是成长性,暴风科技大概都只能排在 200 名以外,它的主营业务“网络播音器”产业近乎萎缩,可是,这一切都不足以阻挡它一路高歌的节奏。在后来的两个月里,暴风影音连续涨停 39 次,创下 A 股历史上最长连续涨停记录,其市值超过了最大的视频网站优酷,中国股民对它的“热爱”根本无法用理论或模型来解释。当它的涨停板记录达到 20 个的时候,仍然在媒体上听得到种种商榷和质疑的声音,可是当第 30 个涨停板出现之后,所有的人突然变得非常寂静了。这应该是集体心理的理性防线被击穿后,由极度亢奋而导致的室息性思维停滞症状。

    这是一个“每日天上撒钱,人人都是股神”的奇妙时刻,已经很少有人再关心财富的逻辑和经济的基本面。理智----如果它还真的存在的话,已经在涨停板面前彻底晕厥倒地。这应该是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资本泡沫运动。某篇报道引用了一位资深基金经理的话,他宣布自己已放弃用大脑思考,“我决定向市场投降。在资本市场,钱是最聪明的,我们做的只是尊重市场,因此,就是“无脑买入”,也要硬着头皮买进!对于所有的投资人来说,非理性地拥抱泡沫,也许真的是眼下最理性的经济行动”。

 

股灾---梦魇时刻终于到来

    日后来看,这个股市的表现,不但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没有关系,甚至与中国宏观经济的基本面也没有关系。所谓的交易复苏,其实都来自政策松绑的效应,以及监管当局对“新庄家”们的刻意宽容,而不是结构优化的结果。它是一个被行政权力严重操控的资本市场,它的标配不是价值挖掘、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而是“人民日报社论+壳资源+并购题材+ 国企利益”。那些连涨 10 个乃至 20 多个涨停板的公司无一不得益于“题材”。而历史的经验一再告诉我们,当“题材”如小飞侠般地降临股市之时,必是投机与泡沫并生的野蛮时刻。

    4 月 14 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最新的经济数据,一季度 GDP 增速为 7%,创下 2009 年二季度以来的新低,全国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 4.,2%,利用外资同比下降 33.5%。这一天,沪深股市有 15 只新股上市申购,两市成交再超万亿,超百股涨停。几乎没有人听到冰山即将崩塌的撕裂声。

    梦魇时刻的到来,是在 6 月 12 日----很多股民在一生中会一直记得这个日子。上证指数抵达 5178.19 点,突然如一个脱水之人力竭倒地,股指掉头下坠,恐慌如瘟疫暴发,瞬间引发踩踏性事件。8 月 26 日,股指跌到 2850.71 点,广大投资者短暂地享受了牛市带来的市值增长之后,还没来得及“落袋为安”,就被屡屡发生的千股跌停击倒在地,恍如黄粱一梦。到年底,A 股市值蒸发 25 万亿,按 1 亿股民计算,人均损失约 25 万元,这儿乎已相当于一个中产阶层家庭的年收入了。

    监管当局显然对突然发生的暴跌,毫无思想准备。在 2015 年,最引人关注的经济人物应该是跳水运动员出身的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上半年,他被看成是挣脱“通缩之绳”的救市主,6 月之后,他收到了最多的“臭鸡蛋”。在一开始,“阴谋论”甚嚣尘上,据说是美国的敌对势力、不良资本集团试图搞垮中国经济,因此先是入局抬高股价,然后又迅速撤资砸盘。相关消息言之凿凿,人证、物证俱在。于是,有了“为国护盘”的壮举。

        

       刘益谦是上海滩上最著名的“大散户“,据说靠炒股和参与定增,攒下了20多亿元的资产。近年来,他沉迷于拍卖收集古玩,去年 4月,他还花了2.81亿港元拍下了一只明朝成化年间的斗彩鸡缸杯。7月2日,刘溢谦突然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出一文,宣称自己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壮大的既得利益者,“当这个 市场可能发生系统风险,当中国梦可能受影响时,买入二级市场股票是我不二的选择“。他透露已经在过去的两天里,冲进去“差不多十个亿“,“明天还要继续“。他写道:“不在乎亏多少,结果不重要,等平稳了,我可以自豪地跟我孩子说,老爸参与了维稳市场,当我老了,当我外孙长大了,我也自豪地说,人生精彩过。“

    

有意思的是,一直到本书出版的时候,美国敌对势力的名单还没有被挖出来。在群情恐惧之下,护盐是必需的行动,具有讽刺性的是,外敌未必有,内鬼却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