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5:极端的一年(3)

 

“万能险”大行其道

    整个 2015 年,一直被笼罩在股市暴跌的阴影之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金融商业主义时代的夭折,相反,资本的力量在一次次的洗牌和重组过程中,竟变得越来越强悍和成熟。各种金融工具的渗透力和攻击力,将在不同的领域、以不同的方式让所有的人坐立不安。接下来将出场的人都非常的陌生。那个一边写着微博,一边举着十亿元冲进股市的刘益谦,看上去很像一个“戆大”,或者是举着炸药包去炸碉堡的“烈士”。这当然是一个幼稚的错觉。在“为国护盘”的口号背后,其实是一出新的资本阻击战。后来的事实表明,刘益谦是国华人寿的   实际控制人,与他一起往股市里冲锋的是一股新的、非常隐秘的资本力量。

    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管制的放松,保险是所有金融产业中发展最快的业务模块之一,保险行业总资产从 2010 年的 5 万亿元增加到 2015 年的 12 万亿元。很多炒股大鳄、权贵人士与地产大佬都纷纷拥有了一张保险牌照。他们推出的保险服务,大多是一款万能险,它更近似于理财产品。由于中国消费者保险意识的淡薄和畸形,万能险一度大行其道,几乎所有新成立的民营人寿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中,万能险占比高达七成乃至九成。

6 月股灾中,凡是愿意冲入股市的“护盘者”都得到鼓励,手握巨额资金的保险公司无疑是最受欢迎的救驾力量之一。在它们看来,别人的恐惧正好为自己的贪婪挖出一个价值洼地。

姚振华宝能置业杀入保险业

与大声叫嚷的刘益谦不同,在深圳,一个靠开菜场起家的潮汕人默不作声,却动用了比刘益谦多几十倍的资金。此时的姚振华几乎不为圈外人所知晓。他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工业管理工程专业,1996 年,他与姚振坤、姚振邦等人办了一家新保康公司,在深圳建设净菜超级市场。靠着这个“菜篮子”工程,姚振华以协议价的方式,在寸土寸金的宝安区拿到了 5 块共计约 14 万平方米的土地,这成为姚振华进入地产行业的一块跳板,新保康蔬菜后来更名为宝能置业。

    姚振华似乎是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2006 年,宝能以 1.1 亿元控制了深圳的国有企业深业物流集团,从而获得了其名下的土地和物业,完成了重要的原始积累。2012 年 3 月,姚振华杀入保险业,他发起组建前海人寿,以万能险为主业。在保险圈内人看来,前海人寿是个可怕的“逾矩者”。在入行的第一天,宝能就以“比同行收入高三倍”为诱饵,大肆地从其他保险公司中挖人,它的业务模式就是以高现金价值保险来揽资,获得最大的现金量似乎是这家企业唯一的存在理由。在近乎疯狂的促销招揽下,前海人寿在 2013 年就实现了 143.1 亿元的保费收人,在全国人身险公司中排名第 13 位,2014 年的保费收人更冲到了 347 亿元。

    万能险具有预期收益高、产品期限短、保障功能弱、资本占用大的特点,其资金成本普遍在 6%~9%,保险公司为了覆盖万能险带来的高额成本,必须将这些资金配置到收益高、期限长的另类资产上。显然,前海人寿的扩张模式背离保险本意,而蕴含了巨大的兑付风险。

    2014 年 5 月,姚振华以 48.3 亿元摘得宝安中心区地块,刷新当时的深圳最高土地单价纪录,一举而为业界知。宝能宣称,“五年时间,投资 1 200 亿元,开发建设 40 个创新型购物中心,全部统一自持经营”。几乎同时,姚振华构筑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母子公司结构,旗下上百家企业相互持姚振华股,隐现交织,开始在资本市场秘密布局。2014 年,姚氏兄弟在 A 股市场上控股宝诚股份,并成为深振业的第二大股东,宝能系隐然成形。

宝能置业公开收购万科与“宝万”大战

    6 月股灾爆发,胆大心细的姚振华逆势入局,先后举牌合肥百货、明星电力、南宁百货和万科,前海人寿在公告里解释说,“应保监会要求,保险公司要维护资本市场稳定,买入蓝筹股”。7 月 10 日,万科公告,前海人寿买入 5.53 亿股万科 A 股,达到 5% 的举牌线。在哀鸿遍野的此时,姚振华被看成是一个勇敢的“白马骑士”,王石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欣慰地写道,“深圳企业,彼此知根知底”。

    然而,接下来的剧情则突然峰回路转。姚振华动用百亿级资金偏执性地不断增持万科股票,先后四次举牌,到 12 月 7 日,宝能持有的万科股份提升至 20.08%,逼近第一大股东的地位。顿时,托底护盘成了恶意收购,“白马骑士”成了“门口的野蛮人”。万科之所以成为被公开狙击的对象,是因为它实在是一个千里挑一的资本猎物。自创办三十余年来,万科的股权一直非常分散,1993 年到 1997 年之间,最大股东持股比例始终没有超过 9%,前 10 名股东持股比例总共为 24%,是一个典型的大众持股公司。除了股权极其分散,另外一个让人见猎心喜的情况是,万科的股价也是十年不涨,价值长期被低估。在资本狙击者看来,万科就好像是座堆满了金银财宝,却几乎没有防御能力的城堡。万科是中国的一家超级明星企业,可是买了它的股票的散户朋友们却是粒米无收。所以,宝能对万科股票的公开收购,受到了股民们的热烈欢呼。

    这一态势生动地证明,即便是自诩治理结构最为先进的上市公司,仍然在资本设计上处在“上半场”的原始状态,无法适应金融商业主义时代的到来。王石对此的警惕性不足,7 月 13 日,他在上海参加一个金融论坛,主题为转型和工匠精神,他说自己从来不担心公司股价,万科账上有 500 亿元现金,只要股价跌破 13.7 元,随时可以启动股票回购计划。他没有想到,真的会有人动用 300 亿到 400 亿资金来公开掳掠。而整个企业界,对宝能式的攻击也非常陌生,潘石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很疑惑,“王石跟万科为什么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也很纳闷”。

    面对宝能的持续增持,万科几乎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中国股市没有类似“毒丸计划”这样的制度设计,王石和总裁郁亮无法像十年前曹国伟率领新浪抗击盛大恶意收购时那样的抵死防御。在这期间,刚刚发生宋林事件的华润也在大股东的角色扮演上表现得懦弱无力。后来披露出来的事实表明,姚振华所动用的资金,除了前海人寿的保费,还得到了银行机构的暗中支持。据财新传媒的调查,浙商银行以“假股真债”的形式,向宝能旗下的钜盛华输送了 200 亿元的资金,平安银行、广发银行、民生银行、建设银行的资管部门也先后提供了 145 亿元的优先级资金。这意味着,增持万科的行动,几乎是金融资本集团对实体上市公司的一次路演式围猎。

    7 月末,就当宝能举牌拥有万科 10%股份的时候,在冯仑的斡旋之下,王石与姚振华在北京见面,两人密谈四个小时。姚振华说自己是王石的“粉丝”,王石则明确表态,不欢迎宝能成为万科的大股东。 但是,配与不配,归根到底还是资本说了算。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宝能铁了心地持续增持万科股票。12 月 17 日,王石公开宣战,他发表内部讲话,宣布“不欢迎宝能系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不会受到资本的胁迫,将为万科的信用和品牌而战”。第二天,宝能悍然第七次举牌,以占股 24.29%赫然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当日下午,万科宣布停牌,在此前的 20 个交易日内,万科股价累计涨幅 68.6%。

    在 2015 年,万科创下历史上最好的销售业绩,营业收入达到 2614 亿元,首次闯入世界 500 强----宝能集团未出现在前百大地产公司的名单上,但是,在资本市场上,它却成为“卖菜客”姚振华的篮中猎物。在大半年的时间里,经济界分成两大阵营,挺宝派与护万派互相叫骂。宝万事件到此才上演了一半,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仍将发生劲爆而出人意料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