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5:极端的一年(4)

 

P2P:互联网金融

    在商业的意义上,一个充满幻觉的浮华时代,必须有三个前提,一是发现了一片亟待燃烧的大荒原,二是有烧不完的热钱,三是有燃不尽热情的年轻人。很显然,2015 年的某些时刻,在一些充满了冒险气质的领域,同时出现了这三个特征,所不同的是,有人烧出了新天地,有人则即将与烈火同焚。

  ( 左图:前海微众银行试营业)

今年 1 月 4 日,李克强总理来到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他在一台电脑前敲下回车键,卡车司机徐军就拿到了 3.5 万元贷款。这是微众银行作为国内首家开业的互联网民营银行完成的第一笔放贷业务。该银行既无营业网点,也无营业柜台,更无须财产担保,而是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和大数据信用评级发放贷款。

    中国的网络贷款业务试水于 2007 年,首家 P2P 平台是拍拍贷,属于纯信息中介模式。2009 年,红岭创投诞生,发明了本金先行垫付模式,当时全国的 P2 P 公司不足 10 家。2011 年,平安集团的陆金所上线。传统金融机构开始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在后来的两年多里,美国的LendingClub 模式被引入----这家企业于 2014 年 12 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市值高达 85 亿美元,迅速引爆了中国的 P2P 产业。在 2012 年,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只有 110 家,2013 年增加到 67 家,到今年上半年,猛然增加到了 2600 多家。

 

丁宁“e租宝”的狂欢

在这股席卷而至的互联网金融热浪中,有人寻求创新与突破,也有人试图火中取栗。山东蚌埠人丁宁出生于 1982 年,此时正值血气方刚之年。他在今年进入的领域正是 P2 P,一个看上去无比红火、刺激的新天地。丁宁看上去是一个很有商业野心和发明天赋的年轻人。到 2012 年,丁宁尽管才满 30 岁,但已经是一个有 13 年创业经验的“老司机”了。他成立了一家融资租赁公司,开始涉足金融。在他看来,“民间资金流入实体工业生产中,这是大势所趋。而将实体经济和金融有效结合的最佳方式就是融资租赁”。

2014 年 7 月,借着 P2P 的热浪,e 租宝平台上线,它在宜传资料中声称,“e 租宝把融资租赁业务应收账款的收益权,通过平台转让给普通投资者,这种‘租赁资产证券化、债权转让与互联网金融’相结合的方式,让平台资金更加安全”。后来被揭露出来的事实是,e 租宝所提供的设备租赁“收益权”几乎都是虚构的,其业务模式是通过广告轰炸和人海战术,以年化 14%为诱饵,进行大规模的民间吸储,就实质而言,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庞氏骗局。

    在 2015 年,以 P2 P 为名义,类似 e 租宝这样的公司如野草疯长,其创业者大多有三个特点:一是以“80 后”居多;二是绝大多数没有金融从业经验;三是以互联网金融为名,用卖保健品的方式实施毫无底线的地推战略。互联网的草根精神以及对金融业缺乏敬畏之心,使得这一批创业者从一开始就冲上不计后果的疯狂冒险之路。他们完全漠视金融风险,巧立各种标的名目,秘密自建资金池,当巨额现金被聚拢之后,他们又大肆挪用、挥霍。

    e 租宝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在全国开出 150 多家分公司,雇员超过 2 万。它先后推出“e 租年享”“e 租月享”“e 租乐盈”“e 租乐享”“e 租富盈”“e 租富享”等多款产品,其目的就是吸储、吸储、吸储。截至 12 月初,e 租宝单日、7 日、30 日累计的成交额跃居全国网贷行业第一名,总成交量 745.68 亿元,投资人数 90 万人,它宣称自已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平台”。

   (右图:被捕后的丁宁)

丁宁花钱的派头越来越大。他坐着私人飞机巡游各地,对手下的美女总裁们动辄千万、上亿地赠送礼物。e 租宝宣布响应“一带一路”倡议,计划投资 500 亿元在缅甸佤邦地区建立东南亚自贸区,丁宁甚至谋划在中缅边境建立私人武装,包揽宝石开采生意。

在很多时候,野心与金钱是危机的导火索。P2P 泡沫的破灭是从 2015 年 9 月开始的,云南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成为第一个被踩中的大地雷。这家号称世界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以“为国收储”为名,用各种手法变态吸金,最终资金链断裂,20 多个省份的 22 万投资者受害,430 亿元资金难以讨回,引发多次抗议游行事件。 12 月底,丁宁被公安部门控制,e 租宝的狂欢也结束了。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P2 P 行业遭到全国性的大整顿。

狂人贾跃亭的乐视狂想

如果说丁宁的疯狂很快就会写下结局,那么,另外一个冒险家的故事则要稍稍悠长一点,他更加复杂和雄心勃勃,是一个能够把自己“骗”进梦想里的狂人。2003年,小镇青年贾跃亭来到了北京,他进入到互联网视频领域,成立乐视网。2005年前后,贾跃亭结识了网通天天在线的总裁王诚,他也是山西人,是时任中央高官令计划的胞弟。王诚入股乐视,正是在他的帮助下,乐视网从众多的视频网站中脱颖而出。在强硬关系的帮助下,乐视成为民营视频企业中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拿到手机终端内容运营牌照的公司。乐视网旗下的“乐视无限”为中国联通的手机流媒业务品牌“视讯新干线”提供了超过70%的内容,与中国移动也签订了十多个基于PDA手机的流媒体项目。

(左图:贾跃亭)

于是,乐视网成为中国视频网站中的另类。2010年8月,乐视网在深交所上市,彼时,它在国内网站的流量排名为168位,远远落后于优酷的第10位和土豆的第12位,甚至在视频网站中,也仅仅排名第17位。乐视网上市之时,市值只有7.3亿元,由于题材独特和业绩骄人,股份一路高歌,很快踏入百亿俱乐部。在这时期,账务出身的贾跃亭表现出了极强的财技,他频繁质押自己持有的乐视网股份,从公司上市到2014年年初的三年多里,他和胞妹贾跃芳累计质押股票13次,套得资金27.5亿元。他拿这些钱投资组建了十多家关联企业。然后,再以增发的方式,由上市公司收购其中的若干家。通过这种“自产自洽”的手段,不断套取资金,推高股价,而贾氏家族在上市公司中的股权比例却没有丝毫的损减。

正当贾跃亭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中国政坛的反腐浪潮袭来,王诚的胞兄陷入政治迷局。2014年6月,贾跃亭匆匆出走美国,引发市场无穷猜想。令人惊奇的是,8个月后,他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北京的办公室。就在此时,中国股市空前狂热,在最高峰的5月12日,乐视网市值一度摸高到1507亿元。2015年4月14日,乐视发布超级手机。他宣布“乐视手机多维度超越苹果,创十大全球第一,是世界上第一部超过IPHONE的智能手机”。10月27日,贾跃亭再投震撼弹,他发布乐视电视、手机新品,同时宣布即将生产乐视超级汽车,乐视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唯一一家涵盖三大智能硬件产品的“超级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