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5:极端的一年(5)

 

四起发生在OTO领域的合并案

    在 2015 年,并不是所有的行业都在搏命狂奔,相反,一些在过去几年火爆热烈的领域,正在发生集体的“合并同类项”。正如英特尔传奇总裁格鲁夫所提示过的一个规律,当一个行业发生大规模并购的时候,便意味着“转折点”的到来。在今年,一度无比血腥的 O20 领域终于迎来了战后重组时刻。

    2 月 14 日情人节,程维和吕传伟同时发布公开信,宣布滴滴与快的正式合并。程维写道,“我们和快的走到了一起,还拉着腾讯和阿里走到一起,一定很多了惊呼,又相信爱情的。”他声称“这次合并创造了三个纪录,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并购案、最快创造了一家中国前十的互联网公司、整合了两家巨头的支持”。其实,所谓的“爱情”应该是资本的爱情。倒是吕传伟在公开信中稍坦诚一点,他承认合并的主要原因还包括“恶性的大规模持续烧钱的竞争不可持续”、“合并后可以避免更大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在新的公司架构中,程维和吕传伟出任联席 CEO。不过事实上,“爱情”的蜜月期确实只有一个月,吕传伟在宣布合并后的 30 天里就出清了全部的股份,然后退出管理层。

4 月 17 日,分类信息行业的一对欢喜冤家----58 同城与赶集网宣布合并。在过去的几年里,双方在市场营销上互不相让,杀到刺刀见红,仅在 2014 年,两家的广告投放总和就超过 15 亿元。姚劲波一直谋求合并,而杨浩涌则百般不情愿。2014 年 7 月,赶集网完成 2 亿美元的融资,杨浩涌收到姚劲波的一条祝贺短信:“浩涌,人生苦短,咱们聊聊?”在接下来的大半年里,平均一两个月,杨浩涌都会收到一条请求“聊聊”的短信,姚劲波还私下约谈了赶集的每一位投资人,“每人至少两次,每次至少两个小时”。

资本的耐心似乎也到了最后时刻,为了说服杨浩涌接受合并,赶集网的战略投资人老虎基金采取了最极端的做法----他们不顾与杨浩涌签过的排他性协议,直接把自已持有的赶集股份卖给了 58 同城,同时,他们开始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将股票出售给姚劲波。杨浩涌只好就范,在谈判的最后时刻,他提出多增加 4 亿美元。合并完成的 6 个月后,杨浩涌辞职,创办瓜子二手车网。

10 月 8 日,美团与大众点评网正式宣布合并,新公司估值达 150 亿美元。这也是资本在背后撮合的结果,沈南鹏的红杉资本是这两家企业的 A 轮投资人。王兴承认:“我们和大众点评走在一起,红杉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一个月后,张涛就从管理一线撤出,一张令人嘘唏的照片流传在网络上,张涛抱着其他几位创始人哽声痛哭。合并之后的新美大,成为一家吃喝玩乐一站式服务平台,覆盖全国超过 2 800 个市县区,拥有用户近 6 亿,日订单量突破 1300 万单,2015 年总交易额超 1 700 亿元。

    10 月 25 日,国内最大的旅游在线服务商携程与百度达成交易,以股票交换的方式成为去哪儿的最大股东。在过去的几年里,去哪儿在航线业务上给携程造成了巨大的挑战。今年 5 月,携程对去哪儿发出主动收购所有流通股的要约,去哪儿的创始人庄辰超以内部公开信的方式予以拒绝,并宣称,去哪儿才是最终的领导者。不过,仅仅几个月后,不堪巨额亏损的百度做出了放弃的选择。庄辰超很快辞职创业。

中国互联网合并之年

    除了上述四起发生在 O20 领域的重量级合并案,在 2015 年的互联网世界,还有另外几起独角兽级别的并购事件:1 月 4 日,腾讯文学全资收购盛大文学;12 月 7 日,在婚恋交友领域排名第一和第三的世纪佳缘与百合网合并,12 月底,同处杭州城的女性服装电商网站美丽说和蘑菇街合并。

2015 年,可以被看成是中国互联网的“合并之年”,这意味着三个新特征的出现:其一,移动互联网的引爆性红利即将吃完,在经历了五年的高速扩容之后,今年中国市场的手机增长已陷入停滞,出货量竟比 2013 年还下降了 10.5%,增量生意宣告结束,其二,互联网服务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廉价流量消失,线上新客户的获取越来越困难,合并是降低竞争成本的唯一出路;其三,这些并购案既是资本推动下的结果,也预示着在这一领域,大的投资机会的结束,焦急的资本在谋求退出并寻找下一个风口。

新美大的王兴认为,互联网竞争的下半场开始了,“下半场是 ARPU 值(每用户平均价值)的体现,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突破,行业竞争模式从外部竞争升级到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

“到日本买马桶盖”的经济启示

    在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不同的场合下,两次被媒体问及:“为什么中国的消费者喜欢到日本去买马桶盖?”近年来,中国出境游客大增,今年全年的出国旅行达 1.2 亿人次,比十年前增长了 4 倍,日本是排名第一的最受欢迎目的地。在旅行的同时,这些游客成了疯狂的“扫货团”,让人意外的是,他们购买的并非奢作品,而是大量的日用商品,比如电饭贷、吹风机、陶瓷菜刀、保温杯、电动牙刷、眼药水,其中,最受欢迎的居然是马桶盖。

    日产马桶盖一点儿也不便宜,售价在2000元左右,它有抗菌、可冲洗和座圈瞬间加热等功能,免税店的日本营业员用难掩喜悦的神情说:“只要有中国游客团来,每天都会卖断货。”“去日本天只马桶益”----这一令人耳红面赤的新闻。在今年成为争议最为激烈的财经话题。在一开始,它被嘲笑为消费者的脑残行为,但是很快,人们把讨论聚焦在现象的核心上。为什么那么多人漂洋过海去买马椭盖?他们是谁?中国的马桶盖企业该怎么办?

人们发现,无论是马桶盖,还是电饭煲、吹风机或菜刀,中国都是全球最大制造国,俱被归属于“日薄西山”的传统产业。而那些赴日游客,无疑是中国当今的中产阶层,是理性消费的中坚,他们很难被忽悠,也不容易被广告打动,他们当然喜欢价廉物美的商品,不过他们同时更是“性能偏好者”,是一群愿意为新技术和新体验买单的人。

人们开始进而讨论,中国到底有多少中产阶层,社科院的数据是 2.3 亿人,据《经济学人》的计算,“20 世纪 90 年代末之前,中国几乎没有中产阶层。2000 年时,中国有 500 万户家庭的年收入在 11 500~43 000 美元;而今天这一数字达到了 2.25 亿户。到 2020 年,中国的中产阶层数量可能比欧洲还要多。”。马云和他的阿里研究院则认为至少有 3 亿人。无论如何,亿级理性消费者的出现,让所有的人开始重新思考未来的中国商业逻辑。“马桶盖现象”及中产阶层的崛起,极大地刺激了中国的经济界。

    在决策层和理论界看来,这意味着新的消费动能的产生,“供需错配” 为制造业的迭代更新提供了巨大的升级空间。在 3 月的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提出“互联网+”,呼吁制造业直面挑战,加快与信息革命的对接。11 月,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会议上,习近平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改革目标。至此,制造业的大洗牌进入决战时间。陷入困境的企业家们被告知,与其求助于外,到陌生的战场上乱碰运气,倒不如自求突破,在熟悉的本业里,咬碎牙根,力求技术上的锐度创新,由量的扩展到质的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