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6:黑天鹅在飞翔(1)

 

特朗普---从真人秀节目投资人到美国总统

很多中国网民知道特朗普这个人,是因为在视频网站上看过一档叫《学徒》的节目。真人秀模式刚刚引入中国的时候,《学徒》是一个常常被提及的求职类案例。特朗普是这档真人秀节目的投资人,同时也是唯一的主角。节目组在全美招 12 位年轻人,到纽约跟特朗普当学徒,他们被分成两组,每集由特朗普安排一个经营项目。两队中输了的一方,由特朗普裁决谁负主要责任,然后解雇之,最后获胜者可以赢得担任特朗普集团一个公司经理一年的机会。

在《学徒》中,特朗普就是一个夸夸其谈的商人,炫富,张扬,好色,满嘴跑火车。如果在几年前,有人悄悄告诉你,他就是以后的美国总统,你一定会认为他吃错药了。不过,在 2016 年 7 月,这个没有任何从政阅历的地产商真的当上了总统,被“解雇”掉的,是教科书般的女政客希拉里。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扮演了一个偏执的民粹主义者角色,他宣布当选后签署的第一个法令将是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他威胁要在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砌一道隔离墙并遣返数以百万计的非法移民,他的执政口号是“美国利益优先”(America First),在产业政策上,他发誓要让更多制造工厂重新回到美国。特朗普的当选是一个典型的“黑天鹅”事件,《新闻周刊》甚至早早做好了以希拉里的照片为封面的特刊,选举结果公布后,不得不尴尬地赶紧撒版。

英国脱欧与保守主义

今年发生的另外一起令人大跌眼镜的国际事件是英国脱欧。6 月 24 日,不顾经济学家、盟友与本国政府的不断提醒和警告,英国民众通过公投的方式,选择抛弃其已拥有 40 多年的欧盟成员身份。一时之间,英镑暴跌,美元和黄金大涨,亚洲股市剧烈震荡,英国首相卡梅伦宣布辞职。《经济学人》哀伤地写道:“一年之前,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想到这个事情真的能发生。尽管许多英国人对欧盟充满了抱怨,抱怨其愚蠢的规章制度、不断膨胀的预算以及华而不实的官僚体系,但欧盟毕竟是过半英国外贸出口的目的地。然而,就在今天,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黑天鹅”的出现,固然令人意外,但是并非无迹可寻。自从 2008 年之后,全球化浪潮日渐式微,随着通货紧缩的蔓延,各个国家的保守主义和民粹势力纷纷抬头,俄罗斯的普京、日本的安倍晋三无一不是靠着本国利益第一的强硬策略赢得了民意。而在欧洲的其他国家,譬如德国、法国及意大利,右翼力量日趋强大。发生在今年夏天的两起“黑天鹅事件”,无非是这一趋势的极端化呈现。

    在各个经济大国之中,中国显得十分另类,它似乎成了唯一一个全球化战略的拥趸国。在今年的 9 月,中国政府承办了本年度的 G20 峰会,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格最高的国际政治会议,峰会的主题为“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路透社在评论中认为,“2016 年的 G20,将使中国成为全球治理进程的主要协调者”。

阿尔法狗与人工智能AI

    如果说,特朗普是政治世界里的黑天鹅,那么,在科技世界里也出现了一只让人瞠目结舌的“黑天鹅”,它的名字叫阿尔法狗(AlphaGo)。今年 3 月,谷歌的这个智能机器人毫无悬念地击败了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

    机器大脑对人脑的挑战,早在 20 年前就开始了。1996 年,IBM 的超级电脑“深蓝”在一场载入史册的人机大战中,以 2 胜 1 负 3 平的战绩击败排名第一的国际象棋高手卡斯帕罗夫。2005 年,科技学者库兹韦尔出版《奇点临近》,大胆预测到 2027 年电脑将在意识上超过人脑,2045 年左右,“严格定义上的生物学上”的人类将不存在。他激情地预告道,“我们的未来不是再经历进化,而是要经历爆炸”。

库兹韦尔近乎疯狂的猜想,正在一步步地走向真实。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人工智能 AI 的发展速度超出所有科学家的预计,而它对人类工作的替代效应也开始清晰地呈现出来。在去年的 4 月,苹果公司发布 2015 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没过几分钟,美联社的报道《苹果第一季度营收超华尔街预测》出炉,这篇行文流畅的报道是由“机器人记者”完成的,它每个季度能写出 3000 篇这样的报道,同时对美联社的写作风格了如指掌。

比新闻记者更担心自己未来饭碗的,还大有人在。摩根大通利用 AI开发了一款金融合同解析软件,经测试,原先律师和贷款人员每年需要 36 万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这款软件只需几秒就能干完,它的错误率非常之低,更重要的是,它还从不放假。另外一家金融机构高盛在人工智能上的试验同样令人吃惊,在 2000 年的时候,高盛在纽约总部的美国现金股票交易柜台雇用了 600 名交易员。但到去年,这里只剩下两名交易员“留守空房”。高盛宣称,自己其实是一家“科技公司”。

    如同特朗普的当选是反全球化浪潮的极端呈现一样,阿尔法狗与李世石的对弈,也是人工智能进步的一次公众意义上的引爆,它以不动声色的方式挑战甚至在某些人看来是“侮辱”了人类的智力。当然,这些属于人类的柔软的情感波动,在科技进步面前都不堪一击。在几乎所有的商业观察家看来,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将在不远的将来颠覆几乎所有的行业。问题仅仅在于,你是颠覆者还是被颠覆者。

“中国人可能天生就适合干这个事”

    今年 9 月,李彦宏在一次演讲中认定“互联网的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搜索公司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一直找不到北,股价低迷,人心涣散。就在去年的 6 月,李彦宏还发誓要砸 200 亿元在 O20 市场,全力扶持百度外卖和百度糯米。然而仅仅一年多后,他似乎突然抓到了真正的“王牌”。李彦宏宣称,百度在三年前就启动了百度大脑计划,现在它已经具备了大概三岁孩子的智力水平。在这位计算机科学硕士出身的企业家看来,“中国人可能天生就适合干这个事”,在人工智能方面,很多学术论文,都是中国人写的。在他的力邀之下,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顶级专家陆奇加入百度,出任首席运营官。

    百度的战略转向,在企业界不是孤立的现象。在 2015 年年初,中国的机器人公司约有 260 家,到 2016 年年底,已经超过了 2 600 家。科大讯飞在智能人工语音和超级大脑领域,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就,董事长刘庆峰宣布该公司正在研发一款“人形应答机器人”,“我们的目标是在不久的将来让它去参加高考,被重点大学录取”。深圳的大疆无人机在 2016 年实现了 100 亿元的营业收入,在无人机领域的技术水平领先全球。富士康在它的郑州、成都和昆山基地新增了四万台机器人,郭台铭的“百万机器人”计划看来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在今年,最令人振奋的新闻是,广东的美的公司以 292 亿元的代价收购德国库卡,后者是全球领先的机器人及自动化生产设备和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在汽车工业机器人行业位列全球市场前三、欧洲第一。《纽约时报》在一篇报道中警告说:“中国在人工智能的军备竞赛上正在赶超美国。”中国人的雄心引起了欧美列国的不安。

    今年 10 月 1 日,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成为继美元欧元和日元之后的第四种储备货币,这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也就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中国资本成为全球产业领域最凶猛的收购者,有媒体惊呼,“中国人正在用人民币的泡沫淹没全世界”。在今年,有超过 200 家德国公司被中资收购,其中很多是有数十年乃至百年历史的“隐形冠军”,德国政经界对此惊恐不已,经济部长公开反对库卡收购案,他认为,库卡的自动化技术需要“远离中国之手”。默克尔内阁出台新规,限制非欧盟企业对德国公司的收购,其中,主要针对的就是中国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