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09:V形反弹的代价(2)  

 

房地产市场的疯狂景象

与汽车产业的回暖相比,发生在房地产市场的疯狂景象则更让人印象深刻。很多年后,如果许家印回忆起那段时光的话,应该有着『劫后余生』般的感叹。1992年,在当了十年钢铁工人之后,许家印独身南下广州创业,1995年便涉足当时还毫无暴利特征的房产开发。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里,许家印以大开大合的手段,逐渐成为南方的地产大佬。2008年1月8日,恒大通过上百轮竞价,以41亿元取得位于广州员村的绢麻厂地块,这一价格超过标底价近8倍,楼面价约为每平方米1.3万元,是当时广州市排名第二的地王。

让许家印措手不及的是,经济衰退突袭而至。到这一年的6月,绢麻厂附近的楼盘大幅降价促销,带装修的新房每平方米售价降到1.35万元,直逼恒大拿地时的毛坯楼面价。依照这样的市场行情,在这块『地王』上盖楼已根本不可能赚钱,多加一快砖都是增加一分亏损。按照协议,恒大应在8月前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可是期限到来时,恒大仅缴纳了约1.3亿元土地定金。许家印曾与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协商退地,并不惜付出罚没定金的代价,可是政府不愿意,因为它也同样陷在困局里。许家印曾谋求在香港上市,但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原因是『国际资本市场现时波动不定及市况不明朗』。为了输血自救,许家印像疯了一样地在香港和深圳到处借钱,但吃到的全是闭门羹。9月,恒大在全国11个城市推出13个项目,开盘即打八五折,试图迅速回笼资金。很快,有关恒大资金链即将崩断的新闻甚嚣尘上,有媒体称,恒大的负债率已经高达97%,很多人都说,许家印肯定过不了2008年的冬天。

然而,就在这一时刻,中央政府的印钞机开始启动了。仅仅半年前还无人问津的房子,突然在一夜之间被疯抢。正在生成的货币泡沫造成了民众巨大的贬值心理压力,房子再次成为唯一的抵抗性商品。在这个意义上,如果说信心比黄金更重要,那么,与信心相比,恐惧显然是更大的生产力。在春节过完之后,全球金融危机寒意正浓,中国的房地产业却率先走出低谷。把许家印拉出泥潭的,还有无数双来自银行的大手。不久前还冷眼以待的行长们开始排队请他吃饭。数以万亿计的银行资金徘徊于实体经济门外不敢进入,转而投身与房产公司结盟,在地方政府的默许『共谋』之下,迅猛抬高土地的价格,一场土地争抢战全面爆发。

4月29日,杭州拍出上城区南山路一地块,楼面价超过每平方4.6万元,这是今年叫响的首个『地王』,此后,高价成交的土地在各重点城市遍地开花,土地总价从10亿、20亿级迅速跃升至40亿、50亿级。年底的数据显示,全中国土地出让金总金额高达1.5万亿元,占到GDP的4.4%,这是前所未见的惊人比例。杭州和上海成为土地出让金超过千亿的两个城市。在卖地浪潮中,一度捉襟见肘的地方财政顿时缓过劲来,绝大多数大中城市的土地出让金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例接近五成。2009年11月5日,恒大地产再次申请在香港联交所挂牌获准,其股票受到热捧,公开发售部分超额46倍。一年前还被看成是『倒霉鬼』的许家印,此时的资产一举达到422亿元,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赫然排名第一。若说是造化弄人,没有比这个更富戏剧化的了。

百度和腾讯的崛起

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中国的网民数量在2009年达到3.84亿,超过了美国和日本网民的总和。而比网民人数更重要的是,此时的中国互联网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局,由新浪、搜弧和网易『三巨头』所统治的新闻门户时代,向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的BAT时代转轨。作为一家搜索公司,李彦宏的百度在2009年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而这要归功于它的强悍对手谷歌在中国的退出。谷歌从2004年起进入中国,经过几年的努力,逐渐占到了22%的市场份额,与百度成对峙之势。可是在2009年,它突然在监管上面临无法躲避的挑战,经过决策层反复争论,2010年1月15日,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谷歌的退出,让百度顿时获得一家独大的史诗式机遇,它的市值在2011年几乎翻了一番,一度跃居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而日后来看,这也许是李彦宏备受考验乃至煎熬的开始,从来没有一家伟大的公司是依赖于『保护』而诞生的,过长的『舒适区』让这家公司逐渐失去了进取的野心。与『幸运』的百度相比,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成长则是血战的结果。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互联网中心始终在北京,正是随着这两家公司的崛起,华南的深圳和华东的杭州相继成为中国互联网经济的重镇。

在很长时间里,偏居南方的腾讯是一个边缘式的存在,可是到2009年前后,几乎所有来中国考察互联网的美国人,往往最后一站都会南下,飞到深圳考察腾讯公司。这是因为,在一开始的行程安排中并没有这家企业,然而,在每站的访问中,都会不断地有人对他们提及腾讯。于是,深圳便戏剧性地成为最后的、计划外的一站。从影响力和数据来看,腾讯也从2009年开始扮演起征服者的角色。与新浪等门户模式不同,腾讯从一个小小的即时通信工具QQ起家,以令人目眩的迭代速度成为最受网民欢迎的社交工具。程序员出身的马化腾把腾讯的渐进式创新解释为『小步快跑、快速迭代』。腾讯极大地拓展了即时通信工具的应用和赢利能力。

尼尔森公司在2009年3月宣告,全世界的互联网用户花在社交网络上的时间第一次超过了使用邮箱的时间,这种新型的沟通方式已变成主流。腾讯在交互设计和虚拟道具上的创新呈现出鲜明的中国特色,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摩根士丹利女分析师米克在研究报告中专题研讨了腾讯的赢利模式。在她看来,由虚拟商品所形成的小额付款可以形成大额收入,在这一方面,『中国是世界上虚拟商品货币化的代表和领先者』,中国的成功—部分归结于腾讯的成功—表明,『虚拟商品』很可能意味着巨大的商机。』在那一年的米克报告中,腾讯是唯一被提及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腾讯的另外一个成功来自游戏,在这一年的第二季度,腾讯游戏的营收首次超过盛大,成为新晋的『游戏之王』。在业绩增长的刺激下,腾讯的股价在2010年1月突破176.5港元的新高,市值达到2500亿港元,一举超越雅虎,成为继谷歌、亚马逊之后的全球第三大互联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