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09:V形反弹的代价(3)

 

中国电商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光棍节』

在BAT新三巨头之中,2009年的阿里巴巴却要艰难得多。它的B2B业务因为受到外贸下滑的拖累,陷入增长停滞的局面,公司在香港的股价阴郁不定,而面向国内市场的淘宝业务,在经过了多年的亏损之后,亟待一次集束式的引爆。2008年4月,饱受假货困扰的马云决定新开一个叫淘宝商城的平台,入驻者均需要证明自己是一家合法的公司。后来的阿里巴巴集团总裁、当时担任淘宝CFO的张勇,被任命为淘宝商城的总经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整个B2C行业处于聋哑阶段,淘宝商城更是发展缓慢,消费者几乎分不清淘宝商城与淘宝网的区别。5月的一天,张勇与他的伙伴们讨论,似乎可以在秋季搞一个类似美国感恩节大促销的活动,他们为日子的选择想破了头,不知谁突然提议:『要不就在11月11日吧,光棍节,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忽悠他们上网来购物。』

『光棍节大促销』就这样定下来了。张勇团队开始与商家沟通,希望它们在那一天搞一次促销,全店五折,还要包邮。绝大多数的商家拒绝了他们的建议,最后只有李宁、联想、飞利浦等27个商户参加。11月11日当天,促销活动开始,连张勇本人都不觉得有重要的情况会发生。谁知,当天上午,商户们准备的货就卖得差不多了,很多商家 临时到线下补货,甚至出现董事长批条子直接从经销商地面店临时调货到网上卖的现象。到这一天结束的时候,超乎所有人预想,淘宝商城交易额居然突破5200万元,是当时日常交易的10倍。

就这样,中国电商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发生了。『光棍节』十分意外地成了亿万网民的狂欢节日。它浑身上下散发出那个时代所有的互联网特质:?丝自嘲,无论男女都以『光棍』自称;低格低廉,一切商品以低价为最重要的吸晴因素;夸大其词,极尽所能地制造话题和噱头。5000多万的交易额,相当于国内最大百货商场半个月的营收,在零售界已经引起很大的轰动,可是还是没有人会料到,它仅仅是大颠覆的开始。曾担任过阿里巴巴总裁的卫哲回忆过一个有趣的细节,有一天,他与马云闲聊,马云说:『有一天,淘宝会超过沃尔玛。』卫哲问他:『你知道沃尔玛有多少零售额吗?』马云答:『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肯定会超过沃尔玛。』

新浪微博的革命

就在张勇与他的伙伴们手忙脚乱地策划『光棍节』的5月,另一拨比他们更焦头烂额的互联网人正在成都开战略闭门会。新浪CEO曹国伟语调低沉地问他的同僚们:『你们说说看,我们手上真的已经没有牌了吗?』互联网社交的兴起是从2004年左右开始的,当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趋势的时候,所不同的是,每个人都会选择不同的道路。中国的三大新闻门户都选择了博客模式,其中尤以新浪最为积极,取得的成就也最大。到2006年中期,新浪博客的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全面替代门户类频道成为新的用户入口。可是,商业模式上的先天缺陷,却让用户积累价值无法兑现。这使得三大门户在社交化转型上陷入歧途,直接导致了门户时代的终结。

2006年6月,威廉姆斯和多西在美国创办了推特,一个能发达140个英文字母的微型博客。它迅速点燃了那些喜欢分享和表达的人们的热情,他们用碎片化的方式拼接自己的生活,表述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在2009年5月的成都战略会上,新浪高层在脸书和推特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模式之争。当时新浪的战略更偏向做成脸书式的平台,但大家很清楚,这对于新浪来说,不论是技术还是既有优势都不太靠谱,况且已有腾讯的QQ空间如大山一样地横亘在那里。而如果走推特模式,则很可能意味着重起炉灶。最后,曹国伟做出了决策,往推特的方向跑起来。

2009年8月14日,被定名为新浪微博的产品内测上线,8月28日正式公测。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中国舆论市场的『革命日』。在后来的几个月里,陈彤翻开他的电话本,给每一个他认识的名人打电话,恳请他们到新浪来开通自己的微博。一名叫姚晨的二线影星,在9月1日就开通了微博,在新浪的全力推广下,她凭借率真坦诚的个性获得大家喜爱,后来竟成为全球拥有最多粉丝的『微博女王』。到11月2日,微博迎来了第100万名用户,2010年4月28日突破了千万大关,由此成为中国最大的公共舆论场。新浪在社交大战中勇猛地扳回一局。微博是中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第一个全民产品。

克鲁格曼—中国公敌

2009年5月10日,刚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克鲁格曼飞抵上海。一下飞机,他就受到了超级明星般的待遇。此时正值中国经济触底强劲反弹的时刻,人们非常希望听到这位以敢于预言而著称的学者的见解。然而,当他在一周后离开的时候,几乎得罪了一大半的中国同行和媒体。网易财经专门做了一个送别专题—克鲁格曼:中国的公敌?

1953年出生的克鲁格曼少年得志,以研究国际贸易著称。1996年,他是全球经济学家中第一个预言亚洲经济可能爆发金融危机的人,因而暴得大名。2001年,他断言油价将大涨。2006年,他呼吁关注美国房价潜在的暴涨暴跌风险。2008年,他声称全球经济陷入衰退,但能避免崩溃。此次作为一个受邀而来的客人,克鲁格曼不像他人其他同行一样,说一些台面上的客套话,相反,他对中国经济的反弹及其前景都颇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的恢复是虚弱的,官方提供的数据不值得信赖,中国想要通过出口来恢复经济增长是不太可能的,需要马上开始着手经济结构的调整,未来三年将会是中国经济转型或过渡的关键时期。此外,中国可能是一个汇率操纵国,贸易盈余政策肯定会带来很大的贸易紧张,其他国家再也不能容忍中国有这么大的贸易盈余。克鲁格曼认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经济体是美国和欧盟,中国在二十年内无法成为最大的经济体。克鲁格曼的这些言论激怒了很多中国学者。于是,从上海到北京,再到广州,他一路『舌战群儒』,以致最后得了急性咽喉炎。当他离开的时候,彼此都觉得对方已无可救药。

『共享经济』悄然出现

这两年,一种被称为『共享经济』的互联网模式悄然在北美出现。2008年8月,切斯基在硅谷创办爱彼迎。它诱导家有空屋的房主把房间挂到网上,提供给那些自助旅行的游客,这被认为是盘活存量资源的绝佳模式。2008年11月,梅森创办团购网站,它每天只推出一项折扣很大的商品,限时团购,消费者通过社交网络传播,积累人数,达到商家的参与人数下限后,即可成功团购商品。今年7月,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辍学生卡兰尼克创办优步。有一次他去巴黎旅行,站在路边久久打不到出租车,突发灵感,想到能否创建一个平台,把司机和乘客用互联网的方式对接起来。

这些模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彻底抹平了服务供应商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从而缩短了交易的路径,在为消费者提供更便捷和更便宜的服务的同时,颠覆了既有的产业形态。优步在北美和很多国家遭到出租车司机的抵制。你即将看到的景象是,Groupon和优步将很快在中国出现激进的复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