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0:超越日本(1)

 

富士康十三跳事件

19岁的河南民工马向前从富士康观澜分厂的高楼一跃而下,没有留下任何遗言。这是2010年1月23日的凌晨。他在三个月前才刚刚被这家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录用。据他同样也在富士康工作的姐姐透露,马向前曾经因为不熟悉工作程序,弄坏了几台设备,因此被车间主管屡屡刁难,在换过好几个部门后,被安排去扫厕所。在后来的几个月里,先后有13位富士康员工跳楼自杀,最年轻者仅18岁,是为轰动一时的『富士康十三跳』事件。

富士康由郭台铭创建于1974年,从一家注册资金只有30万台币的塑料模具厂起家,以『量大低价』和操作标准化为核心战略。郭台铭于1990年进军大陆,利用廉价的劳动力迅速做大,在大陆雇工超过160万人,仅在深圳龙华镇一地,其用工规模就达30万人。富士康的工厂一直是一个不允许外人进入的『禁区』,迄今没有一位新闻记者获准入内采访或拍摄。2006年6月,《第一财经日报》发表了题为《富士康员工:机器罚你站12小时》的报道,首次披露该工厂普遍存在超时加班现象。富士康认为该报道未经调查核实就妄下结论,起诉报社编委,共计索赔名誉损失费3000万元。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索赔金额最大的一起诉记者案。

手机巨人的倒下

2010年1月27日,形容枯槁的乔布斯穿着一贯的黑色套衫和牛仔裤,出现在镁光灯下,他正式发布了跨世纪的革命性产品—iPad,而它的最大代工制造工厂正是富士康。继iPhone之后,iPad的诞生意味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到这一年的5月26日,苹果公司的市值飙升至2220亿美元,超过微软,成为仅次于埃克森美孚的全球第二大上市公司。随着苹果的崛起,手机领域里的所有世人,从摩托罗拉、爱立信、索尼、诺基亚到黑莓,都听到了丧钟敲响的声音。

到2010年,芬兰的诺基亚公司已经在手机销量世界第一的位置上独孤求败地坐了整整14年,此时它的全球市场占有率仍然高达33%。它在1996年就推出了智能手机的概念机,比苹果的iPhone早了10年以上。2000年,诺基亚的市值是苹果的24倍。2004年,诺基亚开发出触控技术,当年度的研发费用高达58亿欧元,是苹果的近12倍。2007年,诺基亚更是率先在全球推出智能手机商店OVI,比苹果的应用商店App Store早了一年。可是,长久的成功最终磨掉了诺基亚所有的创新勇气,它不敢也无法自我革命。台湾《商业周刊》在一篇题为《手机巨人为何倒下?100分的输家》的报道中感慨:『诺基亚犯的错,就是把自己的优点极大化后,没留余地让自己冒险,最后,成为100分的输家。』这家伟大公司的陨落正是从2010年开始的。三年后,它被微软收购,在新闻发布会上,CEO埃洛普很伤感地说:『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但是还是失败了。』很快,在非智能手机时代的所有成功者都将出局。

腾讯360之争

2010年3月5日晚上,深圳腾讯大厦的底层大厅人头攒动,大屏幕上显示,QQ同时在线用户数达到1亿人,现场掌声雷动。此刻距离QQ上线的1999年2月10日,过去了整整11年。就在创世纪般的喜悦之中,没有一个人嗅到了雷暴来袭的气息。这场暴风雨的克不容易被察觉,因为它首先表现为一种弥漫中的情绪。在互联网丛林里,腾讯正膨胀为一个巨型动物,它的存在方式对其他的生物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在2010年的中报里,腾讯的半年度利润是37亿元,百度约13亿元,阿里巴巴约10亿元,搜狐6亿元,新浪约3.5亿元。腾讯的利润比这四家互联网巨头的利润总和还要多。

种种对腾讯的不满如同长刺的荆棘四处疯长,一场风暴在无形中危险地酝酿。7月24日,各大网站突然被一篇檄文般的长文覆盖,它的标题十分血腥且爆出粗口---《『狗日的』腾讯》。对腾讯的不满,被归结为三宗罪:『一直在模仿,从来不创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垄断平台,拒绝开放』。实际上,腾讯在互联网界『无耻模仿抄袭』的恶名,使其全线树敌,成为众矢之的。这篇报道如同一篇不容争辩的『檄文』,让腾讯陷入空前的舆论围攻之中。而这显然还不是致命的,实质性的攻击发生在中秋节过后的9月27日。一家叫奇虎360的公司突然发表大量文章,指控『QQ窥探用户隐私由来已久』,它以毋庸置疑的口吻谴责QQ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个偷窥用户个人隐私文件和数据。

在今年9月底的这次突袭中,奇虎360当家人周鸿?一方面火力全开,揭露和谴责QQ的『窥私行为』,同时『替天行道』,发布『360隐私保护器』,能实时监测并曝光QQ的行为。周鸿?的污名化攻击,如同投掷了一颗超级震撼弹,顿时引起QQ用户的担忧和恐慌。在一个公民社会中,隐私被视为人权保障的基本项,若腾讯真的如同一们『老大哥』一样日日窥视着用户的隐私,那么,中国的互联网显然是一个邪恶的世界,腾讯自然罪不可赦。到10月29日,周鸿?的攻击再度升级。他宣布推出一款名为『扣扣保镖』的新工具,它能自动对QQ进行『体检』,具有『全面保护QQ用户的安全,包括防止隐私泄露、防止木马盗取QQ账号以及给QQ加速等功能』。

在腾讯看来,周鸿?的这一招无疑是釜底抽薪。『扣扣保镖』如同在腾讯QQ帝国的门口安排了一队保镖,只有经过他们的『体检』和许可,用户才能使用所有的QQ产品。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扣扣保镖已经截留了2000万名QQ用户。在马化腾看来,『QQ保镖』是如假包换的『非法外挂』,这是全球互联网罕见的公然大规模数量级客户端软件劫持事件。腾讯向深圳公安局经济侦察分局报案,同时向北京的工信部投诉。可是,接到报案的公安部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工信部也对腾讯的投诉一头雾水,现行法律对超速进化的互联网竞争行为完全失配。

11月3日,马化腾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他发出一封致全国网民的公开信,同时推出了一个『不兼容页面』,所有用户面对『卸载QQ』和『卸载360』两个选择键,必须进行『二选一』。周鸿?迅速做出反应,发布致网民紧急求助信,『恳请』用户能够坚定地站出来,『三天不使用QQ』。在中国互联网史上,3Q大战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也是个人电脑时代最为血腥的『最后一战』。经此一役,中国互联网公司之间的gxsg屏蔽现象,不但没有得到缓解,甚至愈演愈烈。在以后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无论腾讯、阿里、百度,还是其他具有平台性质的公司,追求垄断及屏蔽对手,成为它们最惯常的竞争法门。

在3Q大战中,真正获得实际利益的是周鸿?。他的冒险取得了空前的商业成功。大战之后,他的知名度暴增,成为颠覆式创新的标志人物,360用户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周鸿?借势更进一步,迅速启动上市计划。2011年3月30日,奇虎360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融资1.75亿美元,当日市盈率高达360倍,一度成为市值第三的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