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中国企业2008-2018

 2010:超越日本(2) 

 

『凡客体』流行

2010年的4月,柳絮如雪花飞扬的京城,晨起的人们突然发现,几乎所有的公交车候车亭都被一则清新的广告占领了:『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爱赛车,也爱29块的T恤,我不是什么旗手,不是谁的代言,我是韩寒,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和你一样,我是凡客。』韩寒是『80后』青年文学偶像,而凡客是一个陌生的服装电商品牌,它的创办人陈年无疑是今年最炙手可热的新晋互联网明星。2007年,一种在网上卖衬衫的B2C模式突然走红,陈年迅速拷贝。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四轮融资,总计超过4000万美元,有至少6家风险投资机构参与。凡客可以说是第一家硅谷式的、被风投用钱『烧』出来的知名互联网公司。

凡客是典型的网络直销模式,陈年从最轻快的男士T恤和帆布鞋切入,从工厂直接采购,然后通过密集的广告轰炸,分别以超低空的29元和59元价格售卖。陈年还推出了很多在传统业者看来不可思议的营销策略,他宣布全免运费、24小时送货、30天无理由退换货且运费由凡客承担。此外,他还将亚马逊发明的CPS(按销售产品提成)投放模式首次引入国内,让众多网站联盟成员与凡客结成利益共同体。他对凡客的定义是:『凡客首先是一家品牌公司,其次是一家资源组织公司,再次是一家服务公司,最后是一家技术公司。』

在2010年,凡客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当年度卖出3000万件衬衫,几乎是最大的传统衬衫企业、创建时间超过30年的雅戈尔的5倍多,震惊了整个中国服装业。它的成功具有教科书般的意义,启迪了无数的后来者。一位服装企业老板去凡客参观后,很感慨地说:『我们做生意,算的是销售额、毛利率,凡客算的是获客成本、复购率。我们卖的都是T恤,但玩的是两个游戏。』2010年年底,陈年完成第五轮融资,公司估值10亿美元,雄心万丈的陈年对《时代周刊》的记者说:『我希望将来能把LV收购了。』

电商引爆点的到来

凡客在2010年的横空出世,意味着电商的引爆点时刻到来。它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在这一年的淘宝『光棍节』,张勇实现了9.7亿元的销售额,比上年暴涨了十多倍。李国庆的当当网在美国上市,市值高达9.35亿美元。刘强东的京东商城实现销售额突破100亿元。由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发明的团购模式被引入中国,在饭否网上折翼的王兴于今年3月创办美团网。温州外贸商人沈亚创办的唯品会,靠着『名牌折扣+限时抢购』的闪购模式,在今年取得近100万单的生意,并获得了风险投资。出生于1983年、刚刚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拿到MBA文凭的陈欧归国创办了化妆品特卖商城聚美优品,他将在四年后去纽交所敲钟,成为该所222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

与此相对应的是,一度高速发展的国美和苏宁陷入停滞的瓶颈。国美受黄光裕入狱影响陷入混乱和内斗,苏宁的1342家门店出现史上第一次业绩下滑。几乎所有的中国服装和家电公司,都进入销售乏力的可怕通道。此消彼长之间,人们看到了新时代的到来。

国美电器股权纠纷

在2010年,中国企业界发生了一起股权纠纷大搏弈,它日后将出现在商学院的课堂上。这一年的5月11日,国美电器在香港召开股东周年大会,在董事会提出的12项决议中,居然有5项遭到否决,其中包括委任贝恩资本合作人竺稼等三人为执行董事的议案,而投出否决票的,正是身处狱中的大股东黄光裕及其妻子杜鹃。12个小时之后,国美紧急召开董事会,又宣布将股东大会的决议推翻。至此,国美的权力内斗暴露在公众面前。

事件的脉络大抵是这样的。自2008年年底黄光裕入狱之后,被国美收购的永乐的创始人陈晓出任国美董事长。在他的主导下,国美于2009年5月引入贝恩资本为战略投资人,后者成为持有9.98%股份的第二大股东,从而改变了这家公司的权力格局。在陈晓和贝恩看来,被判入狱14年的黄光裕及其家族已经成为国美的『负资产』。在『去黄化』的战略设想下,陈晓决意大力改组董事会。然而在黄光裕家族看来,这无异于忘恩负义和『无耻的背叛』。自国美收购永乐后,陈晓即被任命为集团总裁。此时,陈晓的『去黄化』点燃了黄氏家族的怒火。黄光裕夫妇仍然持有31.5%的国美股份,自然不肯轻易就范。从7月19日起,黄家开始跟国美董事会谈判,希望陈晓等人退出董事会,大股东要把能够代表自己利益的代表选为董事。

在这期间,双方各自拉帮结派。陈晓宣布和海尔达成三年总采购金额500亿元的战略合作协议,他还飞赴新加坡、美国、英国等国家,进行了长达20天的路演,希望赢得更多国际投资人的支持。而黄光裕夫妇则得到了潮汕帮商人的力挺,他们的支持手段非常『简单粗暴』,就是捧着现金去香港联交所,大量购入奄奄一息的国美股票。谈判一直持续到8月下旬,双方关系彻底破裂。黄光裕在狱中发布声明要求罢免陈晓。紧接着国美董事会宣布起诉黄光裕,指控他在一笔涉及24亿港元金额的回购股份行为中,违反公司董事的信托责任。

9月28日,双方把命运交给了全体股东,国美电器在香港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就相关决议公开投票表决。结果,大股东黄光裕提出的撤换董事局主席陈晓的动议未获通过,黄家推荐的替代人选也未能进入董事会。但超半数股东支持黄光裕提出的取消董事会增发授权之动议。国美之争落幕于2010年11月10日,国美突然发出公告称,双方已达成和解。黄家代表顺利进入国美董事会。三个月后,陈晓辞职。国美的控制权之争,引起了企业界广泛的关注,它遭到了多重的解读。有人将之看成是传统家族企业与公众公司治理制度的争斗,也有人视之为大股东与职业经理人的权力分配分歧,还有人则聚集于战略投资人应如何扮演权衡的角色。

希腊债务危机及欧洲的衰落

在经历了两年的痛苦调整之后,美国经济逐渐走出低谷,然而,金融危机所形成的海啸效应并没有停止,它从新大陆迅速地向『老欧洲』蔓延。在这一年,一个只在历史读本中经常出现的国家—希腊,突然频繁地登上国际媒体的头版头条。全球萧条彻底摧毁了它的经济体系,2009年12月,全球三大评级公司集体下调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其中,穆迪更是直接下调4级,将其定为『垃圾级』。希腊总理甚至公开表示,完全没有能力偿付欠债,如果得不到援助,希腊即将破产。

2010年5月3日『欧洲大哥』德国内阁紧急批准了224亿欧元的援希计划,一周后,欧盟批准了7500亿欧元的援助希腊计划。希腊的债务危机只是一个缩影。在欧洲,与它处境相似的国家还包括西班牙、意大利、爱尔兰和葡萄牙。据巴克莱资本的计算,仅美国银行业在这五个国家的风险敞口就达1760亿美元,它们被统称为『欧猪五国』。欧洲的衰落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理论上的名词了。有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欧元是一个糟糕的发明,它的取消只是时间问题。而有些国家,如海瑞彼岸的英国,则开始讨论是否还要留在千疮百孔的欧盟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