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篇 猛攻

争夺沿海 1939年9月-1942年6月)(1)

“在阿拉曼一役之前,我们从未赢得一场真正的胜利,”丘吉尔在他的战争回忆录中写道,“而在阿拉曼战役之后,我们便再也没有失利过。”正如许多的概括话语一样,此番评论可谓言简意赅,即便这句话并未将不列颠之战的巨大胜利囊括在内。但丘吉尔在说此话时应当讲明是“对德国人”,因为英国在非洲战场上已经在和意大利人的交战中赢得了数场可观的胜利。也正是这些重要的胜利才让希特勒开始考虑争夺地中海附近的资源。面对着法西斯主义在非洲战场上的节节败退,希特勒决定在非洲尽力挽救他的忠实盟友。

在这场漫长的西非沙漠战役中,英军的第一位指挥官是韦维尔,此人堪称是英国陆军老派军官中的典范。1937年-1938年,他被派往巴勒斯坦,负责指挥当地英军。然而,由于韦维尔和丘吉尔的个性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这就导致了时常会有彼此不满的现象发生。丘吉尔觉得他作为一名指挥官来说太过谨慎和传统,一直想找人替换他。1940年8月,韦维尔回到伦敦向战时内阁的中东委员会述职,艾登认为他的行动汇报“很有水准”,可丘吉尔却对他加以反复盘问,这让这位将军感觉受到了侮辱和伤害。然而,就在该月,非洲战场上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风险。由于英国本土尚处于遭受入侵的威胁之中,政府于是不得不做出了这场战争中又一个最艰难的抉择,他们将所有坦克和大炮都抽调回了国内,这让英国在北非和中东毫无装甲部队可用。

9月中旬,一直梦想着成为第二个凯撒大帝的意大利总理墨索里尼这时决定派格拉齐亚尼元帅和他的第10集团军入侵埃及,并在占领了西迪拜拉尼的同时沿海岸线一带部署了五个师的兵力。在埃及的马特鲁,意大利军队在前进到距离英军部队只有75英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方随即都得到了补给和增援。1940年12月8日,英军西非沙漠部队只有31000人、120门炮和275辆坦克在陆军中将奥康纳的指挥下,向一支四倍于已方兵力的敌军发起了猛烈的反击,当时他们不得不集中力量轮流着在每一块深沟高垒的阵地上战斗。“罗盘”行动得到了皇家海军和空军的密切配合,再加上意军士气低落,到12月中旬,奥康纳已经扫除了入侵埃及的意大利军,俘虏了38000人。1941年1月5日,澳大利亚军队占领了利比亚的拜尔迪耶,22日英军第7装甲师攻占了北非重要港口图卜鲁格。正如以往一样,制空权是关键,尤其是在沙漠地带,因为在这里远比其他地形环境要更加难以隐蔽。英国皇家空军很快就在同意大利皇家空军的交战中获得了战场的绝对控制权。英国海军对北非沿海地区的控制同样帮了奥康纳将军的大忙,这是因为海岸公路的大部分都处于皇家海军大口径火炮的射程覆盖范围之内。

受到在北部所获成功的鼓励,韦维尔随后带领部队继续进发,意图掩护己方的南部侧翼。就在意大利正式宣战后不久,埃塞俄比亚总督奥斯塔公爵,带领着一支11万人的部队进入了苏丹领土,紧接着占领了卡萨拉,之后又夺取了肯尼亚境内的莫亚莱,不久,他们还侵入英属索马里,进而攻占了柏培拉。韦维尔对此并未立即做出反应,而是等候时机,相机而动,一直到1941年1月下旬,他终于派出了两支共计70000人的英联邦部队,实施了一场大规模的钳形运动,彻底击溃了奥斯塔,占领了亚的斯亚贝巴,收复了36万平方英里的领土。5月5日,在该国被意大利占领整整五年之后,埃塞俄比亚皇帝塞拉西终于重又回到了自己本国的首都。5月17日,奥斯塔和其人数众多但士气低迷的军队正式投降,从此红海和亚丁湾再次对盟军航运敞开了大门。

与此同时,在北非战场上,奥康纳也取得了数场重大的胜利,这些胜利不仅挽救了苏伊士运河,而且还将意大利人赶回到了通往班加西的海岸公路一带。1941年2月,在苏尔特湾的贝达富姆战役中,大英帝国及其联邦终于赢得了二战开始以来第一次真正的陆地战场上的胜利。两个月里,他们消灭了意大利九个整编师及另一个师一部分的兵力。装甲部队的机动性一贯是克敌制胜的关键因素,但那时,没有人,无论他是高级军官还是下级军官,也不管他属于哪个军种,是否曾经有过执行高度机动作战任务的经验,他们都从未指挥过坦克部队进行大范围长途奔袭后的战斗,每个人都是在边战斗边学习中。

贝达富姆战役之后,韦维尔决定不让奥康纳继续追击抢占轴心国的黎波里要塞,相反,他却下令要求奥康纳率部于阿盖拉附近停止前进。1940年10月,墨索里尼对希腊的入侵让英国战时内阁决定以武力方式支持希腊政府和人民,但这项决策虽然在政治上是符合民心和可以理解的,可在军事上却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对于本已在人员方面捉襟见肘的中东总司令韦维尔来说,英国政府的决定无异于雪上加霜,他还要不得不设法抽调出额外的部队组建一支远征军,跨过地中海到非洲作战,而他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在这个从波斯湾延伸到马耳他再到东非的庞大战区中,几乎每一处英军的兵力都很薄弱。在丘吉尔的命令下,英军中将威尔逊率领大批部队开赴希腊。而实际上,当时地中海战区的形势仍十分危险,所以这样的决定并不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