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篇 生死存亡

人类永恒的耻辱 1939年-1945年)(2)

特别行动队这种有些偶然的、半公开的大规模杀戮有其弊端,主要是消耗大量的军火。因此直到1941年夏末和秋天,纳粹统帅部一直致力于采用更为有效的屠杀办法。1941年9月3日,波兰克拉科夫以西奥斯威辛兵营的11区地牢――历史上以其德文名称(奥斯威辛)广为人知――中的250名囚犯,其中大部分是波兰人,被用齐克隆B五氯苯甲腈结晶体毒死,原来这种气体一直是用于熏蒸衣物、房屋以消灭虱子的。虽然纳粹在东线仍然使用毒气车、大规模枪杀和各种其他方法,但是毒气室里的齐克隆B成为纳粹企图为“欧洲犹太人问题解决提供最后解决方案”最主要的方式。总之,大约有110万人在奥斯威辛――比克瑙被杀,90%以上是犹太人。

德国人还把欧洲占领区内的犹太人在当地集中起来后,用火车运往奥斯威辛或者另外五个东欧灭绝营。一般犹太人可在路上携带15-25千克的个人物品,这样做是为了迷惑他们,让他们以为要被安置在“德国以东”的犹太区内,这样的欺骗是为了让他们听话,把他们骗进毒气室时他们不惊慌、不反抗、不逃跑。车子一靠近比克瑙,党卫军官员就进行第一次筛选,选出那些身强力壮的男女――人数在15%左右――带到营地参加劳动,剩下的老弱病残以及带着孩子的母亲都立即被送进毒气室消灭。至少有230000名儿童死在比克瑙,大部分人都在到达后一小时内被处死,第一批被选出的男子平均还可以再活六个月到一年之间,妇女则是四个月。

那些被选中要进毒气室的人直接被送入地下室,告诉他们去淋浴。在毒气室的天花板上甚至有假的沐浴喷头。还有人告诉他们如果不赶快的话,营里为他们准备好的咖啡就要凉了。一旦进入更衣室,就有人告诉他们把衣服挂在钉好的钩子上,然后就被赶进毒气室,身后沉重的金属大门随即关上。绿色的齐克隆B球丸通过房顶的洞投放下来,在15到30分钟内,里面的人就全部死亡。特遣队把尸体残骸和人的排泄物清理出毒气室,这样下一批人就看不出之前发生过什么事。在楼上,特遣队用特制的耙子把尸体推进焚尸炉,他们把大堆大堆的骨灰用独轮手推车运到两个火葬场之间的池塘,或者用卡车把骨灰扔进维斯瓦河的支流索拉河中。通常,单单在一个毒气室内――奥斯威辛有六个24小时运转的毒气室――10个党卫军人员加上20个特遣队员在90分钟内能杀死2000名犹太人。许多党卫军人主动加班,为了多得些奖励的酒肉。有时仅仅在奥斯威辛集中营内,24小时内就有多达20000人被选出来,送进毒气室、火化并销毁骨灰。

在铁路专线上逃过第一次“挑选”的犯人被称为“斜坡”,还有很多这样的筛选,例行的军营检查会确定犯人是否还有力气有效地劳动,其标准十分随意,不能有效劳动的人就被毒死。犯人医院也会进行“挑选”,党卫军医生会定期挑出“无法医治”的病人。今天去参观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直面那些场景所带来的恐怖要比任何书本或学术研究都强烈。受难者留下的鞋子堆成山,要凭借梯子才能爬得上。那里还展示了一堆一堆的剃须刷、牙刷、眼镜、假肢、童装、梳子和毛刷,还有上百万件衣物。大部分犹太人的财产都已被纳粹没收使用,但是1945年1月哨兵逃离苏联时,留下了这些东西。他们留下了七吨重的头发,这些头发原是要用于德国纺织工业的。一堆一堆的手提箱有成千上万个,用粉笔写上了物主的姓名和出生日期。

1942年9月14日,施佩尔拨款1370万帝国马克,全速修建比克瑙的棚屋和屠杀设施。1943年,编号1到4的四个毒气室已全部投入使用,1944年春末,43.7万名匈牙利犹太人到达这里时,设施已全速运转,几个星期就被全部杀害。匈牙利的犹太人从1944年3月开始被驱逐到奥斯威辛。党卫军中校艾希曼指挥特种部队八星期内遣送了43.7万犹太人。他后来向好友吹嘘自己促成了400万犹太人的死亡,可以“笑着跳进坟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