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篇 生死存亡

速战中途岛 1942年6月-1944年10月)(2)

中途岛位于日本和美国本土中间,中途岛之战几乎发生于二次世界大战的中途(71个月的战争中的第33个月),这次战役使日本主宰亚洲的前三步计划在中途第二步搁浅。中途岛之战是历史上名符其实的最关键的一战,因为美军损失了一艘航母和一艘驱逐舰,307人阵亡,132架飞机被击落,而日军损失了四艘航母,一艘重巡洋舰,3500人和275架飞机。中途岛战役之后,美军才有可能于1942年8月7日登上所罗门群岛南部的瓜达尔卡纳尔岛,这是珍珠港事件之后九个月来美国第一次采取的陆上进攻行动。

得知日本企图在中途岛建造飞机跑道,这可能中止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空中交通,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18700名士兵在范德格里夫特的领导下,制订了宏伟的计划,准备登陆瓜岛及其附近的图拉吉和加武士。受到突袭后,1500名日军士兵在图拉吉拼死抵抗,但他们几乎全军覆没,150名陆战队员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11145名陆战队员8月8日夺取跑道。陆战队还在为“仙人掌”行动向岸上运送武器,这时一支来自腊包尔的日军进行了夜间袭击,也就是我们熟知的萨沃岛之战,这次战斗给美国海军护卫队带来了灭顶之灾。日军躲过了海岛南部的美军巡逻队,袭击了美军巡洋舰。美军四艘巡洋舰被击沉。

1000多盟军士兵阵亡,克拉奇利的小舰队受损后被迫撤离瓜岛外围,撤离该地的还有弗莱彻的三艘航空母舰,98架战斗机损失了22架。这就意味着驻扎在腊包尔的日军有机会支援岛上的兵力并伺机把美军赶出该岛。菲尔德的桥头堡日夜受到来自日本海军船只和腊包尔的空中轰炸。“仙人掌”空军的19架战机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第23队的12架鱼雷轰炸机竭力反击,但是没有增援就不能有效保护机场。8月17日,百武源吉中将带领第17军的5万士兵从腊包尔登陆,向地面进攻。海军少将田中赖三也带着士兵和装备沿着腊包尔和瓜达尔卡纳尔岛之间的海峡斯洛特发起一系列登陆行动,六个月来,常常被夜袭。陆战队给这一系列行动起代号为“东京特快”,战士们如坐针毡。

百武因缺少援兵,没有同时发动袭击,只对亨德森零敲碎打,海军陆战队拼死阻击,有时也能反击。虽然海军陆战军最终于8月20日得到空中增援,但是百武从9月到10月的整个“东京特快”行动中都受到增援,10月23-25日,他的2000士兵在袭击中被杀,而美军则死伤300人,百武被迫撤退。之后,范德格里夫特觉得可以扩大防御圈,继续发动攻势。虽然恶臭环境下的疟疾严重影响了美军,日军也受到疟疾和极度饥饿的打击,11月15日美国海军在沿海赢得了一场持续四天的战役。12月8日,珍珠港事件后一年零一天,“瓜岛的英雄”范德格里夫特和他的陆战队终于得到帕奇少将率领的美国陆军正规军的救援,这支军队在一次危急而精彩的战斗中将日军紧逼到瓜岛东部的希望角,就在这里,1943年2月9日夜晚,13000名士兵,包括百武在内,被田中的交通队神奇撤离。在整个陆战中,日军伤亡25000人,损失600架飞机,美军死亡1490人,伤4804人,两军都损失24艘舰船,但日军的吨位要大得多。美军成功登上了“所罗门阶梯”的第一级,现在要继续向北。

1942年5月,暴雨侵袭,阻止了日军向印度进军,英联邦于1942年和1943年企图袭击阿拉干夺回阿恰布,但没有成功,所以英军于1943年对其缅甸的部队采取了一种新的战术:长距丛林渗透战。“钦迪特”游击队、温盖特的英印军和印军第77旅廓尔喀部队,深入缅甸北部的日军敌后作战。他们遭受了惨重的损失,有时还得遗弃伤员,这让历史学家对温盖特的军事贡献争论不休。这支部队很快在英国民间受到热烈欢迎,他们深入敌后长期作战,英勇无比。

1944年3月5日,三个“钦迪特”旅的9000名士兵,从三个不同的地点进入缅甸,一些人员乘滑翔机降落后深入日军敌后。他们意欲切断北缅,在日军进攻英帕尔平原时威胁日军后方。此次行动还旨在切断在缅甸境内同中国远征军作战的日军交通,当时的中国远征军由蒋介石的参谋长史迪威中将实际指挥。出发10天后,卡尔弗特的第77旅成功夺取毛卢,切断了日军的公路和铁路联线,其“据点”已得到空中补给。不幸的是,弗格森的第16旅从雷多出发,经过一个多月的陆上行军后,筋疲力尽,已无法攻下日军在英多的供应基地。4月9日,上千名士兵冒着危险乘坐滑翔机前来增援“钦迪特”。他们所面临的情况糟糕至极:季风暴雨能在几分钟之内将藏兵坑变成帕斯尚战役般的战壕;痢疾、疟疾以及许多其他的热带病轮番袭来;险恶的陷阱,无处不在的危险;敌人打击精确的炮弹和狙击手的射击;不准确的地图;蚂蟥;通讯不畅;靠村子里的流言获取情报。这些都是战后“钦迪特”幸存者的记忆里不断浮现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