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篇 生死存亡

魔鬼花园的午夜 1942年7月-1943年5月(1)

1942年8月13日,55岁的蒙哥马利中将,接替了英国在西北非的第8集团军指挥权。蒙哥马利到西非时已经想好要如何应付对手隆美尔,他的打法不同于三位前任。不同之处在于蒙哥马利不会想办法把“沙漠之孤”在北非的埃及和突尼斯的沿海赶来赶去。他会与德国非洲军团一战决雌雄,打一场克荣塞维茨定义的“大决战”,让它从此一蹶不振。正如他在上任第一天晚上对第8集团军军官所作的简短报告中所说的那样:我清楚隆美尔随时可能进攻,很好,让他打,我希望他打。与此同时,我们自己要制订一个宏伟的进攻计划;这次进攻将是一次伟大战役的开始,我们要连打六次,把他赶出非洲。这样鼓舞士兵的话今天听起来有点像夸夸其谈,因为当时,隆美尔还牢牢霸占着埃及。但九个月后,非洲军团在突尼斯投降了,1942年隆美尔总共损失战车5250辆。

8月30日,蒙哥马利初次演讲17天后,隆美尔向阿兰哈法山脊发起进攻,摧毁英军坦克67辆,自己损失49辆。但不到24小时,英国的地雷阵、战斗机和火炮让德军装甲车寸步难行,德军第一次退到了非洲最东部,死伤3000人,几乎是第8集团军1750人的两倍。沙漠空军轰炸并扫射隆美尔的作战司令部时,他自己都是九死一生。从1942年夏天到秋天,两军在阿拉曼风沙弥漫的沙漠铁路车站相互对峙,双方都是尽其所能装甲部队。蒙哥马利的胜利在此一战。

有人认为隆美尔根本不应该在阿拉曼作战,阿拉曼就在亚历山大港以西60英里处,隆美尔受到皇家海军和沙漠空军阻击后,他所接到的补给只相当于敌人的一小部分。这时他应该沿着延长的交通线退回利比亚。但是7月,约德尔的副官向隆美尔的参谋部阐明了阿拉曼的重要性。他说克莱斯特计划从高加索入侵波斯和伊拉克,指出把盟军牵制在埃及固守,使其不能派兵到中东其他战场,这点非常重要。而且,埃及胜利的光环对隆美尔而言非常耀眼。亚历山大港是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的指挥部;苏伊士是英国通往印度帝国的大门;埃及最大城市开罗是英帝国在这一地区的中心。所以,德国要放弃这块来之不易的阵地,总觉得为时过早。

为了把隆美尔赶回平坦的乡间,9月中旬,特种部队对图卜鲁格(“风信子”行动)和班加西发起进攻。“风信子”行动一开始就严重受挫,部队在途中受到阻截发生冲突,750名士兵牺牲。“沙漠远程奔袭队”在巴斯摧毁了25架敌机,那是此次战斗中唯一一次真正的胜利。此时,隆美尔患病,9月23日飞回德国休长假,把指挥权交给了斯图姆将军,他是东线老兵,肥胖而且身体不好。所以1942年10月24日,蒙哥马利发起阿拉曼第二战役的第一阶段行动时,斯图姆将军都不在非洲。蒙哥马利希望霍罗克中将率领第13军团发动诱敌袭击并能把敌军牵制在南方战场,同时利斯中将率领第30集团军发动全线步兵进攻,在北边向迈特利雅山脊和“腰子岭”进军,拉姆斯登中将率领第10军团的第1和第10装甲师从后方包抄轴心国防线。

轴心国的前线由5000到9000英尺纵深的地雷区作防护,埋下了100万颗地雷,被德国人戏称为“魔鬼花园”。“泰勒”反坦克地雷,装载11英磅重TNT炸药,可炸毁装甲车,但步兵却不会引爆,“飞人地雷”一踩上就会跳到腰部,随后360个滚珠轴承就会炸开。这些地雷埋在沙地之下,即使白天也很难探测到,在雷区为步兵扫清一条道路要靠工兵冒着火焰、迫击炮、机关枪或小型武器,使用还处于雏形期的探测装备、用刺刀拨开沙土才能完成。

10月23日,斯图姆率领约50000德军和54000意大利军队,而蒙哥马利则率领19.5万名英联邦的士兵为主的部队。第8集团军有85个步兵营而非洲军团有71个;盟军有1451门反装甲机炮,而隆美尔则有800门;盟军有908门一级战地中型炮,而隆美尔手下有500门;盟军有效的中型坦克是910辆,轴心国是234辆,比例是四比一。双方兵力悬殊,这是盟军阻断轴心国增兵的效果,也是盟军通过亚丁湾大规模增援的结果。

盟军自阿兰哈法之战后占据了对纳粹德国空军的空中优势,阿拉曼战役第二战后更是确立了制空权。蒙哥马利的沙漠空军可以调动530架飞机对抗德国空军的350架飞机,但他们的优势并非只是数量上的差异,在战役中沙漠空军出动了11600架次,而德国空军只出动3100架次。在阿拉曼之战前夕,双方空军增兵的比例是五比一,盟军占优势。在1941年12月到1942年9月期间,英美联盟向中东战场派出了2370架单引擎战斗机,德国同期的生产总数是1340架,只有25%能被派往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