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篇 生死存亡

保家卫国 抵御外侮 1942年1月-1943年2月(2)

斯大林格勒的故事也永远和狙击兵联系在一起,其中突出的几位成为了全苏联的英雄,你契诃夫和扎伊采夫。反狙击战也成为斯大林格勒神话的一部分,因为驱赶狙击手也相当艰难,代价惨重。“八天内我杀了40个德国兵。”契诃夫宣称,他服役于第13近卫兵师。虽然扎伊采夫10月21日才成为狙击手,但支持者说他打死了149人;另一名狙击手齐坎据说射杀224人。德国人说服饥饿的苏联孩子在伏尔加河里帮他们把水壶灌满,以一片面包作为回报,孩子们从河里回来的路上,红军的枪手把这些“祖国的叛徒”射死。女性也是好枪手,第284西伯利亚师的切尔诺维奇宣称三个月内射杀了80人。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内务人民委员会因为背叛、怯懦、逃亡、醉酒和“反苏暴乱”大约处死了13500苏军士兵—这是整整一个师的配备人员。被定罪的士兵枪决前要脱下衣服,这样他们的军装再次发下去时就不会有太多令人沮丧的弹孔。1941年7月,斯大林下达第227号“绝不退后一步”的命令,规定每个军选出1000名“战争懦夫”。像斯大林格勒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如果处置稍微轻一点就可能导致叛乱和集体逃亡。苏联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都知道:“唯一可以从战场撤退的理由是死亡。”

9月24日希特勒解除哈尔德总参谋长的职务,理由之一是他无法打败苏军。希特勒指定新晋升的准将蔡茨勒接替哈尔德的位置,蔡茨勒“众所周知欺上媚下”,当然对希特勒极尽奉承。东线失利的主要原因还是陆军总部和最高统帅部之间持续紧张的关系。希特勒仇恨势利的将领,怀疑忠诚的将领,鄙夷小心谨慎的将军。希特勒工作上依赖自己的亲信约德尔和凯特尔,但陆军总部的将军却鄙视这两个人,他们在元首面前胆小如鼠。希特勒下达的命令从不和总司令布劳希奇商量,只让他负责执行。这个制度好像故意要弃用国防军中最聪明的人。

1942年10月初的战斗中,三个大工厂和相邻的宿舍变成了屠场。崔可夫估计格廷夫上校的第308步兵师在整场战斗中打退了“不下100次凶猛的攻击”。在街垒军工厂北边的拖拉机厂,马尔克洛夫上校指挥的一个团战斗24小时后只有11人还站着。但是直到10月14日保卢斯大进攻前夕,炮兵和工兵在街垒军工厂的帮助下还在修理坦克和大炮。10月5日一天内,敌军出动飞机2000架次,“十月宿舍”的公共浴室转手五次。1942年10月14日凌晨,第六军发动大规模进攻,保卢斯想最后把第62军驱逐出伏尔加河右岸。几乎没有一块砖没有子弹孔或大炮打过的痕迹,柳德尼科夫上校指挥的第138红旗步兵师被逼到伏尔加河边一个周长700码的渡口,三面环敌,他们在街垒工厂宿舍区守卫了40天,这样史诗般的英勇事迹战场上无处不有。

“在战争年代女兵表现得和男兵一样英勇”。崔可夫记录道。战争极其残酷,但斯大林格勒的女兵们就在前线或附近服役,作医生的就实施手术,只有15岁的医护人员把伤员抬离战场,接线员、无线电话务员、伏尔加舰队的水手、防空炮兵、特别是飞行员,被德国人称为“飞行的魔女”,她们各尽其能,大部分还同时献血。卫国战争中苏联武装部队大约有49万名妇女在前线战斗,还有30万人以其他形式参与战斗。红军前线40%的医生是女性;据说中央妇女狙击兵学校的毕业生杀死了12000名德军;第221航空军团中三个团是女性,33名荣获“苏联英雄”称号。

崔可夫描述10月14日第六军的进攻是“史无前例的残酷。像我们这样身经百战的人将会一辈子记住敌军的这次进攻。那天我们记录下各种飞机出动了3000架次!那一天阳光灿烂,但是浓烟和灰尘使能见度降到100码”。180辆德军坦克11时30分突破若卢杰夫的第37师,继而攻打了戈里什内上校的第95师和格廷夫上校的第308师以及第84装甲旅,接着又攻击拖拉机厂和街垒军工厂。午夜时,德军包抄拖拉机厂,并已经进入车间。斯大林格勒的命运千钧一发。

10月中旬,红军顶着保卢斯的攻击固守右岸,这是一种非凡的英勇行为。但是10月16日,德军攻下拖拉机厂,18日街垒工厂数千人的工人队伍只剩下五个人还活着。10月23日,苏军最终也被赶出了红色十月工厂,但时间不长。八天后他们进入诺沃塞斯卡亚街外围100码,夺回了工厂的平炉、校准和压型车间,很快又夺回了成品仓库。崔可夫得到左岸苏军炮火的很大支援,250门76.2毫米口径火炮和50门重炮不断向德军开火,10月中旬时又得到203毫米和280毫米大炮的大力增援。

1925年,为纪念斯大林在内战时守卫“察里津”,这座城市更名为“斯大林格勒”,有个结论是不可不下的:虽然这座城市在战略上对两军都很重要,但是如果它叫之前的名字“察里津”或之后的“伏尔加格勒”,那么双方都不可能投入现在所投入的资源。德苏之间短兵相接的斗争在某种程度上被个人化了,希特勒也公开承认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