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篇 生死存亡

海空波澜 1939-1945年 (1)

英国政治家海尔斯罕曾经说过:“我能看到上帝插手现代历史的一次事件是1940年丘吉尔适时地登上了首相之位。”上帝另一次插手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盟军破解德国的“英格玛”密码,破译出一系列电文,被称为英国绝密级的“奥特拉”。盟军在大多数战斗中都能得到德国最高统帅部、陆军总部、国防军、空军、海军、反间谍机关、党卫军和帝国铁路来往的信息,总计达700万份情报。从元首本人直到撒丁岛的奥尔比亚海港长官的来往信息都被盟军逐一破解。正如霍华德所言,这就把二战变成了“玩作了记号的扑克牌,虽然对手的牌一直比你好”。

虽然盟军不能显得太过依赖“英格玛”,以防德军意识到密码已经被破,但从“奥特拉”收集的情报被用在战争的关键时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比如,“英格玛”引发了马塔潘角海战,击沉了“俾斯麦”号和“沙恩霍斯特”号,在阿拉曼战役前揭露了隆美尔的虚弱和供给不足,1943年3月帮助蒙哥马利进军突尼斯,使进攻西西里和法国南部变得更加容易,在登陆日之前暴露了德国部队的驻扎地,1944年8月揭示了希特勒下令反攻法莱斯。地中海马塔潘角海战前前夕,坎宁安上将带着高尔夫杆在亚历山大港海滩散步,以此麻痹那里的日本总领事。第二天,1941年3月28日,他击沉了三艘意大利驱逐舰、两艘巡洋舰,这些船只的方位和意图他早就从收到的“奥特拉”中得知。但“奥特拉”在大西洋之战中发挥了最大的作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共截获德国海军发出的155万条信号,布莱切利园第8号小屋成功破解了其中的112万条。

丘吉尔在回忆录中写道:“在战争中唯一让我害怕的是德国潜艇带来的危机,我对这次战役的担忧胜过被称为‘不列颠之战’的伟大空战。”战争期间,英国三分之二的食物、30%的铁矿石、80%的软木和羊毛、90%的铜和矾土、95%的石油产品和100%的橡胶和铬依靠进口,一旦德国潜艇完全切断英国的进口线路,城市爆发大规模饥荒之前或之后,军事工业是否会完全陷于停顿还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是这不可能发生,希特勒认识到德国潜艇赢取战争的潜能时还是太晚了。如果纳粹在1939年9月战争开始时拥有的潜艇数量就和1945年3月时一样多,即463艘,而不是只有43艘,那么他们还可能赢得这场战争。德军最终也没能阻止英国的进口贸易,一旦德国向苏联而不是中东进攻,并向美国宣战,英国的海军和补给实际上也就安全了。邓尼茨一直认为“和英国作战的关键在于攻击英国在大西洋中航行的商船”,但他相信至少需要300艘德国潜艇才能确保胜利,而在1939年,他才拥有所需总数的六分之一。希特勒最后终于认识到这些潜艇的潜力并大规模增加潜艇产量,但那时要取得大西洋战争的胜利为时已晚。

希特勒着迷于大型水面舰艇,比如“俾斯麦”号和“提尔皮茨”号战舰等,但他对海军战略和海军实力的重要性知之甚少。当然,他也没有意识到大规模德国潜艇战役役的潜力,很大程度上忽视了海军将领于1940年呼吁建造更多船只和潜艇的要求,而倾向于把资源集中在国防军和空军上,这是他在战争中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之一。德国在和英国皇家海军经过一系列激烈的战斗后,到1940年末时只剩下22艘潜艇,只有20艘是在战争爆发到1940年夏天期间建造的。但是在大西洋上的25艘德国潜艇到那时为止至少击沉了68万吨的盟军船只。因此,希特勒逐渐意识到了潜艇的潜力。但是当时,他已深陷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严重影响了德国潜艇的攻势。如果他先集中力量把英国踢出战局,然后就能集中德国所有的兵力从容地转向东边,也不必抽调部队前往非洲和地中海,英国也不会向苏联提供援助。

战争一开始,英国战略最大的问题是花费了太多的精力防御德国潜艇,而没有集中力量保护舰队,一战时已经证明这是保护航道畅通最有效的方法。直到1941年5月,船队穿越大西洋时才可以得到全程护航,即便那时,得到的保护往往也是少得可怜。虽然英国的“解放者”轰炸机航程可以搜寻东大西洋海面上的敌军潜艇,然后赶在潜艇潜入安全处之前进行袭击,但轰炸机司令部只派遣六个分队给海岸司令部,这无法有效地改变局面。加上很多美国海军在珍珠港事件之后被派往太平洋,到1942年止,至少导致总共排水量为250万吨的485艘舰船被击沉。

1941年4月,“英格玛”被破解,此后,1941年的7-12月间,盟军的护航舰队非常巧妙地重新设定了航线,在北大西洋没有一支舰队遭到拦截。虽然损失仍然巨大,这一阶段总共有72万余吨被击沉,但专家估计有160多万吨幸免于难。当然,如果德国开战时就大量动用潜艇,封锁两国之间的大洋缺口,那么无论如何重新规划航线都不能挽救航队。1941年5月,丘吉尔警告罗斯福如果明年损失450万吨船只,美国建造350万吨而英国建造100万吨,那么他们将“朝不保夕”。然而当月一支由东向西航行的船队在大西洋上首次得到全程护航。但到1941年9月,希特勒最后时期实施的潜艇建造计划开始结出果实,邓尼茨麾下拥有了150艘潜艇,他将用这些潜艇在大西洋中争夺胜利。

战争爆发时,英国和德国海军部预测德军的水面舰艇将决定英国是生存还是饿死。伦敦和柏林认为如果这些大型军舰控制了“海中缺口”,援引丘吉尔的说法,“新世界”就无法前往救援和解放旧世界。另一方面,如果皇家海军和加拿大以及后来的美国海军可以击沉这些大船,危险就少得多。但是双方的海军部都错误地认为两艘大型战舰能够决定胜负。事实上,情况很快明了:德国潜艇才是最大的威胁,特别是1939-1941年期间,这一时期被德国潜艇艇员们称为“快乐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