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篇 生死存亡

峰腰半岛之上 1943年7月-1945年5月(4)

如果卢卡斯向内陆推进,夺下阿普里利亚、坎普利奥内和奇斯泰纳几座城市,就既能切断铁路干线又能切断7号路,这条路向南延伸至古斯塔夫防线。然而他却在等坦克和重型炮,72小时内他就错失了良机,而且这种机会在四个艰苦的月份里都没有再现。1月23日,只有几名德军,但次日晚上已有40000多人。卢卡斯不是指挥“圆石”行动的合适人选,一点也不合适。丘吉尔原以为安齐奥之战是夺冠之战,但却变成了一场人疲马乏、伤亡惨重的败仗。德军反攻的能力没有减弱,凯塞林从古斯塔夫防线、法国、意大利南部和巴尔干匆忙调军前来拔除希特勒所说的“眼中刺”。

2月1日只稍微扩展了一小段海滩,但他们在坎普利奥内和奇斯泰纳的进一步进攻都遭到了全面反击。虽然登陆后不久丘吉尔告诉亚历山大:“我很高兴你们向前冲锋,而不是在海滨挖战壕,”但他高兴得太早了。亚历山大和克拉克都于前一天9时登陆安齐奥,但却没有人下令卢卡斯不惜一切代价火速夺下坎普利奥内和奇斯泰纳。卢卡斯因为行动迟缓,2月23日被更加积极的特拉斯科特少将取代。安齐奥和内图诺港口以及舰队向滩头提供补给,但登陆10天后,港口和舰队遭到德军的猛烈轰炸。

英军袭击坎普利奥内铁路干线未获成功。1月28日,彭尼少将的第1步兵师开始发起进攻,但是遭到一些德国精锐近卫军官的埋伏而大幅度滞后。坎普利奥内打了三个月才被攻下。在安齐奥行动中总共有23860名美国士兵;和9203名英联邦士兵伤亡。前线侦察军官的平均预期寿命只有六个星期。

德军的大反攻“抓鱼”行动2月16日启动,麦肯森的意图是率军从安齐亚特直扑安齐奥,把盟军打回大海。麦肯森在452门大炮的轰炸支援下,率军25000人冲向盟军的10万人,但盟军的大炮和舰炮仅第一天就打出了至少65000发炮弹。2月18日,在坎波迪卡内的公路立交桥上发生激战。坑洞、地雷和装满货物的卡车阻断桥下通道。因为能见度低,空军无法作战,这样的战斗中盟军的炮兵和步兵配合密切,这点尤为可贵。据估计,在这场战役中他们比德国国防军多发射大约15倍炮弹。但是战斗中使用的轻型侦察机达到了毁灭性的效果。在安齐奥,总共有10%的德军死于盟军步兵之手,15%死于轰炸,但至少75%是被大炮炸死的。

麦肯森的进攻被地面炮轰和顽强反抗摧毁,向安齐奥推进不到七英里,并于2月19日偃旗息鼓。第14军伤亡5400人,第六军3500人。从那时起,将近三个月内,在英国人所称的干涸河道、下陷的沼泽地和满是蚊子的菲莱塔河上游的支流上战事不断。今天在干河床漫步,最好由向导引路,因为还有很多没有爆炸的炮弹。你可以看到战距如此之近,双方在水淹的沟渠边挖的战壕、为掩护和临时居住在泥泞的岸边挖的单兵坑,间距不过50码。第1爱尔兰近卫营在那里作战五天,250名官兵仅剩30人。但是德军没能攻破干河床,也没能攻破立交桥。

确实安齐奥行动没有达到目的,主要是因为德国强大的反攻实力。第6军团没有把受困于古斯塔夫防线的第10军团解救出来,反而是第10军团在5月中旬的“王冠”行动中突破防线为救出受困的第6军团提供了机会。1944年5月11日23时整,“王冠”行动在第8军一部的掩护之下折回,翻越亚平宁山脉,盟军占有优势,兵力为三比一,并拥有1500门大炮。朱安将军的自由法国军团在从侧翼包抄德这时,表现出杰出的山地作战能力。同时第5集团军的第2军团进展顺利,5月16日,古斯塔夫防线被突破。最初几次失败后,第8集团军第8军团突破防线,最后是波兰第2军团于5月18日夺下修道院山。

第十集团军从古斯塔夫防线撤兵,想要防守其后的希特勒和凯撒防线,此时亚历山大趁机调遣驻扎在安齐奥的第6军团截断德军的撤退。在西西里岛和萨勒诺岛错过了俘虏大量德国国防军的机会。当时,亚历山大通过“奥特拉”得知敌军企图后,命令克拉克突破安齐奥小镇,穿过奥尔本山,然后率领他的第5军向东急转,在瓦尔蒙托内包围正在向北撤退的第10军,然而他的下属却无心听命,而错失机会。实事求是地讲,突破安齐奥仍然不是个简单的任务。5月23日,第6军团美国第3步兵师损失了955人,在整个战争中,这是美国一个师在一天中损失人数最多的一次,但德军损失也同样惨重。5月24日傍晚时分,特拉斯科特的第6军团向瓦尔蒙托内顺利进军,第10集团军可能在6号线沿线的山谷中被困,很多部队被迫投降。5月25日7时30分,两个盟军部队终于取得联系,这时安齐奥登陆已经四个多月,奇斯泰纳也在那天被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