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篇 生死存亡

峰腰半岛之上 1943年7月-1945年5月(5)

然而,5月26日,克拉克非但没有听从亚历山大的命令,反而有意减少了夺取瓦尔蒙托内所需的部队,结果从5月26日至6月4日,德国的撤退路线一直畅通无阻,第10军因此逃脱。克拉克把他的大部分军队派往罗马,6月5日,未遭多少反抗就拿下了这座城市,就在诺曼底登陆的前一天,所以还能受到全球的关注,24小时后,全球的目光就转向其他地方了。“亚历山大从未下令不要夺取罗马,”这是克拉克事后得出的逻辑,充满了双重否定、狡辩和仇英情绪。

5月26日,克拉克下令“留下第3师和特战队阻截6号高速公路尽早向北发动攻击”,结果美第34和第45师停止向瓦尔蒙托内进军,转向罗马,由36师掩护。特拉斯科反驳说“我们要把所有的兵力派往瓦尔蒙托内缺口,确保摧毁撤退的德军”,但是他却遭到了否决。从“王冠”行动到攻陷罗马,第15集团军共伤亡44000人,这种牺牲可以更容易地证明为何不能让德军毫发无损地逃走,然后在意大利中部和北部继续战斗,特别是在哥特防线。霏廷霍夫将军本人确信“如果盟军像之前一样,派兵进攻瓦尔蒙托内,一开始很弱的‘戈林’装甲师将不会有能力阻止突破。攻下罗马、切断德国两军,以及遏制其大军都是必然的”。

亚历山大在回忆录中写这段痛苦的时刻时,仅仅说他“只能推断夺下罗马吸引媒体的眼前诱惑促使克拉克把他的军队调转了前进的方向”,哈丁也同意,他说:“他把部队的行军方向从几乎正东方转身东北方,这就错过了切断一部分敌军的机会,但是我认为他肯定是被罗马的魅力所折服了。”更糟糕的是,克拉克事实上告知亚历山大:如果英国人赶在美国人之前进军罗马,他会下令“部队向第8军开火”,而且一旦攻下罗马—或者说是德军撤离时留下了秩序相对良好的罗马—美国宪兵队拒绝英国部队进入这座城市。哈丁回顾说这一次英军几乎和克拉克将军“互殴起来”。

在1943年11月召开的德黑兰会议上,丘吉尔告诉罗斯福和斯大林说:“谁夺取了罗马谁就赢得了意大利的地契。”但是他错了,结果表明攻下罗马只是漫长、血腥的半岛征途上的一步。如果罗马在1943年秋天被攻下,那可能会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上一个重大的时刻,但是罗马攻下得太晚了,就在诺曼底登陆日之前,就仅能成为脚注。之后,整个意大利战役成了跑龙套。

盟军战役的最后阶段战术发挥最为出色,勇猛地突破了哥特防线,追击德军,被称为“战术一流”,大部分的功劳都要归于克拉克,他指挥第15集团军;还要归功于第5军的麦克里里爵士,1944年11月他接过第8军的指挥权。希特勒拒绝霏廷霍夫撤军的请求,命令他的军部“不战即死”。1945年5月2日,霏廷霍夫的德国西南集团军向当时的地中海最高指挥官亚历山大投降。

狭长的半岛就像特意为长距离撤退所设计的,半岛上的这场拉锯战使第5军伤亡188746人,第8军123254人,总共31.2万人,但是德军的伤亡人数高达43.4万人。凯塞林和霏廷霍夫虽然一直在空军数量上处于劣势,始终处于防守状态,但是他们在最后崩溃之前把盟军拖了19个月。接下来盟军从罗马打到波河河谷,牺牲很大,所获甚少,仅仅是不让德军参加西线战役。意大利战役也很好地证明了没有希特勒在战术上的干预,德军的表现有多么出色。

1945年4月26日,墨索里尼和他的情妇佩塔奇试图跨过瑞士边境出逃时,被意大利游击队员抓获。28日,墨索里尼和佩塔奇在科莫湖边梅泽格拉别墅门边的一座矮石墙前被用冲锋枪射死,这里是意大利最美的风景地之一。他们的尸体被运往法西斯主义的发源地米兰,在那里,人们朝墨索里尼和佩塔奇的尸体上又踢又吐口水,还朝他们开枪、撒尿,然后把他们倒挂在洛雷托广场的一个加油站前面的铁梁上,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后钉在脚下。佩塔奇没有穿内裤,长统补?被褪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