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页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下篇 恶有恶报

诺曼征服 1944年6-8月(3)

在“黄金”、“朱诺”和“利剑”海滩上,没有高耸的峭壁,海军炮火有更充裕的时间削弱德军防御;然而傍晚时分德军第21装甲师一部对“朱诺”和“利剑”海滩之间的空隙发起袭击,几乎推进到海峡,但被盟国海军炮火击退,英军伤亡达3000余人,加拿大军队损失了1074人,进攻日当天他们向内陆推进最远,第9旅前进至距卡昂郊区三英里范围内。希特勒一直对如何应对犹豫不决,他还怀疑这只是盟军的佯攻。到16时整,他终于同意伦德施泰特关于增派两个装甲师与已经参战的党卫军第2和第21装甲师共同投入战斗的请求。盟军战场上的空中优势,使德军坦克在白天里只能零星出击。然而驻法国的五个装甲后备师和北面距此120英里的第15军的至少19个师都仅仅在原地待命,等待在加莱海峡发起的“真正”进攻。同时伦德施泰和隆美尔越发坚信诺曼底就是真正的“重点”,而希特勒继续对此抱有怀疑。

进攻日当天盟军共有9000人伤亡,其中阵亡人数超过一半,这点很不寻常。阵亡者中有2500名美国人、1641名英国人、359名加拿大人、37名挪威人、19名“自由法国”战士、13名澳大利亚人、两名新西兰人和一名比利时人:总计为4572人。空军上将特德曾预言空降兵部队将损失80%,但实际的损失为15%;这一损失虽属惨重,但并不是灾难性的。“奥马哈”海滩上的滨海科尔维尔美军公墓对这些无上英勇的牺牲做了见证。

“霸王”行动已经结束,下一步的进攻代号为“眼镜蛇”行动,目标是沿相连的滩头,向东南进攻,长驱直入法国中部。行动关键是集结于卡昂东部区域的英国第2军和加拿大第1军,截住该区域的德军主力,同时布拉德利的美国第1军和巴顿的美国第3军也发起了横穿法国的猛烈推进。盟军进攻行动以对圣洛及其以西地区的地毯式轰炸为起点,斯帕茨中将的重型轰炸机共投下4200吨烈性炸弹。尽管希特勒于7月27日将第15军部队师交由克鲁格指挥,但美军还是经空袭造成的空隙大举推进,到7月底柯林斯的第7军已占领阿夫朗什。希特勒命令克鲁格在莫尔坦发起反攻,并执意让他于8月8日受美国陆军航空队阻截后再坚持两天。反击逐渐失利,导致大股部队受到盟军包围的危险,美军从东南面,英加军队从北面将德军包围在名为法莱斯的长18英里、宽10英里的区域,口袋的出口叫做法莱斯缺口。

8月16日,克鲁格下令全面撤出法莱斯缺口,向最高统帅部的约德尔提出警号,“如果仍然抱有无法实现的希望,后果是灾难性的,世界上任何力量都无法实现这些愿望。”由第7和第15装甲军组成的西方装甲军群阵亡、伤亡、被俘者共约50000人,而盟军在法莱斯的伤亡数字为29000人。战斗结束48小时之后,艾森豪威尔来到了法莱斯口袋,后来将之描述为“毫无疑问是大战所及之处的最血腥的‘屠场’之一。小路、大路和地上到处满是毁坏的装备和人的尸体,这里通行极度困难”。盟军战斗轰炸机每天出击多达3000架次,成功逃窜的德军仅剩下原来威名赫赫的德第5和第7装甲军和埃伯巴赫装甲军群的残兵败将。击败克鲁格之后,盟军得以猛攻塞纳河解放巴黎,25日巴黎解放。在诺曼底登陆进攻中参战的39个师中,只有一个是法国师,即勒克莱尔将军指挥的第2装甲师。该师在围堵法莱斯缺口的战斗中表现十分英勇,作为美国第5军的一部分,该师被给予了最先开进巴黎的殊荣。

在此时的巴黎,德军司令肖尔蒂茨做出了历史性的人道决定,不将巴黎付之一炬。“巴黎必须从上到下全部毁灭,”希特勒这样命令他,“不要留下一个教堂或纪念碑。”随后德军最高统帅部列出了70个破坏目标,包括桥梁、工厂和全国性标志建筑—其中有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和巴黎圣母院—要进行彻底破坏。可是肖尔蒂茨故意违抗了这些野蛮命令,因此德军并没有在巴黎打一场毁灭一切的战斗。而此时的波兰首都华沙正在进行着这样的一场战斗,20万波兰人丧生,整个华沙城被完全摧毁。一等盟军正规部队到来,肖尔蒂茨转而投降,并尽可能体面地做了俘虏,并对负责和谈的瑞典外交官说他不希望作为“那个毁灭巴黎的人”而遗臭万年。

解放巴黎的行动中勒克莱尔将军共有76名战士丧生,而在此前的抗德起义中,共牺牲16000名居民,包括600名非战斗成员。今天,每个士兵和抵抗者倒下的地方在全城各处都有标记,没有人会贬低他们的英勇和奉献,但事实上勒克莱尔被派遣负责解放巴黎的唯一原因是艾森豪威尔可以将法国第2装甲师从正贯穿法国南北的更大战斗中抽调出来,那场大战是由英美加军队对阵精锐德军部队。为政治和荣誉原因,戴高乐恳求艾森豪威尔允许法国军队最先进入首都,最高指挥官也信守承诺,命令勒克莱尔率部于8月22日进入该城。戴高乐还指示勒克莱尔要在美国人赶到之前进城,而且因为并不想抢了戴高乐的风头,艾森豪威尔直到8月27日才进入法国首都。

8月25日,勒克莱尔的第一辆坦克于上午9时30分碾过里窝利路。在当天下午由勒克莱尔和肖尔蒂茨签署的投降协议中,没有提及英国或美国;形式上德军部队是单独向法国人投降。稍后,戴高乐进入到巴黎,来到市政厅发表演讲,他同样宣称巴黎是“在全法国,即战斗的法国、真正的法国支持下,被巴黎人民自己解放的”,完全没有提到盟国方面所做的任何贡献。翌日,1944年8月26日早上,戴高乐率领游行队伍从凯旋门出发,沿香榭丽舍大道前往巴黎圣母院参加感恩仪式。当全国抵抗委员会领导比多走上来和戴高乐并肩前进时,戴高乐小声对他说:“请你往后去一点,好吗?”光荣只属于戴高乐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