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7 大国崛起(3)

 

实业界的企业家们

股市和楼市的狂暴热浪,几乎吸引了所有的目光。不过,我们还是要留一部分笔墨给实业界的企业家们。在经历了20多年的成长后,他们都走在『缺氧的高原区』,所有的对手都是异国的面孔,而自己的那些经验却好像已经过时。

TCL的李东生正陷入苦战,他在2005年信誓旦旦地要在18个月内实现并购赢利,而事实却是,每一项重组计划都不幸搁浅。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几乎使尽了所有的招数,甚至又像10多年前一样,披着一条彩带出现在商场的柜台前亲自向消费者促销。在2006年,TCL的净亏损高达18.4亿元,股票戴上了『ST』的帽子,面临退市危机。《福布斯》中文版还把他评为『中国上市公司最差老板』之一。2007年5月,李东生不得不关闭了欧洲工厂,宣布重新把重点移回中国市场。

跟TCL相比,联想对IBM电脑业务的并购进展要顺利得多,不过,柳传志的忧患似乎同样深重。这年9月他宣布,从2004年底至今,新公司的业务已逐步走上正轨,营业额由并购前的29亿美元,提高到2006年的146亿美元,销售数量由418万台提高到1662万台。联想开始淡化IBM的品牌,而独立使用联想THINKPad品牌。柳传志说,现在中国的整体经济和企业的国际化碰到了很大的难题,最主要的难题是我们对过去30年本土的成功经验,没有得到一个国际的认可和总结。联想并购如果成功,将第一次证明中国人也能管理好一家跨国公司。他揭示了中国企业家的某种焦虑: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商业国家之一,中国还始终没有自己的管理思想和商业文化,那将是一件多么耻辱的事情。

海尔的张瑞敏也不轻松。中国家电业几经价格战后,利润率仅在2-3%之间,全行业销售收入增长仅为3%左右。因此,在张瑞敏看来,唯一的出路是实现全球化布局,实现高增值下的高增长。2005年6月,海尔曾经试图以12.8亿美元的出价收购美国第三家电公司美泰克。在并购的最后一刻,全球最大白色家电企业惠而浦出手搅局,海尔宣布退出竞购。在2007年的一次访谈中,张瑞敏说,海尔尽管已经是中国第一,世界第四大白色家电厂商,国际竞争力持续上升,但并不意味着与跨国公司的差距在缩小。相反,随着惠而浦兼并美泰克,规模增加到190亿美元,海尔再次被拉开了距离。

华为的任正非在这年迎来了创业20周年,跟过去的很多时候一样,他仍然表现得忧心忡忡。他透露说,华为在过去每年坚持投入销售收入的10%以上用于研发,尤其是最近几年,有超过2.5万名员工从事研发工作,资金投入都维持在每年七八十亿元以上。经过多年艰苦奋斗,至今为止,华为没有一项原创性的产品发明。更让任正非担心的是,它的全球头号劲敌美国思科已经把战火烧到了家门口。2007年年度,思科创始人钱伯斯造访中国,宣布将在今后5年内投资中国160亿美元。这又将是一场怎样的鏖战?

7月8日,对于老资格的民营企业家鲁冠球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这一天是他创业的第38个纪念日,同时,他创办的万向集团宣布成为美国AI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万向的海外业务规模首次超过了国内业务,这意味着当年的修车铺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AI是一家很独特的公司,它由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克莱斯勒、福特和通用发起,是专门为这三大公司提供模块装配及物流管理的公司。万向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汽车配件生产商能够成为AI的大股东,意味着中国企业开始以资本并购和专业参与的方式,直接『嵌入』全球汽车产业链的核心部位。

美国20世纪初期的传奇企业家洛克菲勒晚年对友人说:『也许以后别人的资产比我还多,但我是唯一的。』这句话,鲁冠球、柳传志和张瑞敏等人也应该有资格说,因为他们所经历的转型大时代是唯一的。他们起身最早,活得最久,事业做得生龙活虎。然而,商业又是一个用结果来检验过程的冒险游戏,他们必须更长久地活下去。『那些没有没来你的东西,会使你变得更强壮。』德国哲学家尼采的名言应该可以成为这些企业家共同的生存格言。

『中国制造』遭遇信任危机

8月11日下午3时许,佛山市利达玩具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港商张树鸿在自己工厂的三楼仓库内上吊自杀,尸体旁边堆着10多包形态可爱的芝麻街布娃娃玩偶。这个玩具商的意外死亡,让『中国制造』的话题再度跳上国内外重要财经媒体的头版。张树鸿之死起因于9天前。8月2日,美国最大玩具商美泰公司向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提出召回佛山利达生产的96.7万件塑胶玩具,理由是『回收的这批玩具表漆含铅量超标,对儿童的脑部发展会造成很大影响。』事发前,佛山利达的产量已居佛山玩具制造业第二。一夜之间,这家拥有10多年良好生产记录的合资企业成为众矢之的。最终,佛山利达被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要求整改,国家质量监督管理总局宣布暂停其产品出口。利达被迫停产,2500名工人几乎无事可做,张树鸿承受巨大压力,最终一死了之。

在利达事件发生前后,『中国制造』正遭遇到一场酝酿已久的信任危机。3月18日,总部位于加拿大的宠物食品公司发布『召回声明』,因其原料涉嫌污染导致猫狗宠物死亡,该公司将对旗下80多个品牌的宠物食品进行紧急召回。所有这些食品都是罐头包装或者锡箔纸袋包装,数量约为6000万,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的调查认为,涉嫌污染的产品使用了从中国进口的小麦蛋白粉和大米蛋白粉,其中含有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5月初,巴拿马和多米尼加共和国宣布在中国产牙膏中查出含有二甘醇,因而决定停售中国产牙膏,随后美国、新加坡和日本等国家相继做出停用、停售中国产牙膏决定。6月11日,美国一家轮胎经销公司宣布召回45万条由中国橡胶公司生产的一批轻卡汽车轮胎。据美国国家公司交通安全管理局的调查,上年8月,一辆载有4名乘客的货车在宾夕法尼亚州失控撞毁,其中两名乘客丧生,事故原因是该车使用的中国产轮胎胎面脱层。同月,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对来自中国的5种水产品实行自动扣留,并拒绝其入境,称其含有未经批准的兽药残留。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宣布在全球范围内收回150万台中国生产的玩具火车,称基油漆中含有可导致儿童中毒的金属铅。

这些层出不穷的安全事件让中国商品信誉遭到重大挫伤。一些针对『中国制造』的攻击性言论和行动甚嚣尘上,两年前那个宣布『一年内不使用中国商品』的美国记者在这时候出版了《没有中国制造的一年》一书。对『中国制造』的谴责成为某些政治人物随手拈来的『工具』,美国佛罗里达州棕榈湾市市长马齐奥梯甚至发布命令,该市政府不得购买价值50美元以上的中国商品,或一半以上部件为中国制造的商品。这个有10.7万名居民的小城市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某一国家货物的城市。正是在这种汹涌的抵制风潮中,玩具商之死把矛盾推到了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