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7 大国崛起(4) 

 

中国制造充满变数

张树鸿死后,玩具召回事件在质量责任人的确定居然出现了戏剧性的反复。在一开始,美泰公司俨然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公司首席执行官在向美国参议院作证时认定,事故责任完全在于中国承包商。然而,中国商务部却在调查中发现,美方宣布召回的玩具绝大多数不是因为制造质量的问题,而是美方标准的突然改变以及经销商的风险转嫁。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介绍,美国玩具公司大规模召回涉及的2100万件玩具当中分为两类情况:一类是属于所用的涂料和油漆含铅超标的问题,这一类大概有300万件,占整体召回数量的14%。造成铅含量超标的原因,既有中方厂家在生产管理中的漏洞,也有品牌经销商在验收环节中的缺陷。第二种情况是,美方经销商的风险转嫁。2007年5月,美国材料测试协会公布了一项针对玩具材料使用的新标准,中方制造商生产的1820万件玩具是根据之前的出口标准生产的,美方经销商以不符合新标准为理由召回玩具,全部风险及损失则由中方承担。

这一调查结果的出现,让国内舆论再度哗然,中国制造在全球产业链中的被动和被欺压现状毕现无遗。9月21日,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美泰公司为玩具召回事件向中方致歉,并表示所召回的玩具绝大部分是由于美方设计缺陷所致,而不是中国制造商的问题。玩具风波的一波三折及发生在这一年的众多事件表明,发力于1998年前后的『中国制造』在历经10年的黄金成长期后,已经走到一个十分敏感的十字路口。至少有两个事实让未来的中国制造充满变数。

一是中国制造商已不堪国际渠道商的压榨。在过去很多年里,低廉的中国商品为全球商品的物价平抑提供了巨大支撑,而流通大公司成为其中最大的得益者,它们与中国制造工厂的利益战愈演愈烈。在绍兴、温州等地的工厂,人们看到这样的景象,在一条生产线上悬挂着不同的商标,的些是显赫的国际品牌,有些是国内制造商的品牌,尽管它们都从同样的生产线上被制造出来,但是贴上不同的商标后,身份就会有一倍甚至数倍的差别。品牌的力量在这些车间里展现得残酷而让人感慨,而制造工厂却很少从这种差异中获得利益。二是由于人民币升值及国内通货膨胀的压力,『中国制造』的价格优势第一次出现递减迹象。美国商务部表示在2007年的上半年,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价格上涨了4.1%。远高于美国2%的通胀率。

阿里巴巴上市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为600万中小企业提供外贸交易的平台,它让无数不懂外语,没有出过国,甚至不知道任何国际贸易知识的中小商人找到了国际买家。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中国制造』最重要的推动者之一。2004年,马云创办从事C2C业务的淘宝网,在两年时间内战胜了全球最大的同业公司eBay易趣,取得了75%的市场份额。2005年,阿里巴巴成为陷入困境的雅虎中国的实际控制人,使得自己从一个技术应用型公司变成了掌握一流技术的公司。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信用难题,马云还创造性地发明了一种叫作『支付宝』的第三方支付工具。它以阿里巴巴为交易的担保中介,从而解决了资金欺诈的问题,也让自己间接地进入了金融服务领域。2007年的阿里巴巴看上去是一个体系庞大而面目不清的帝国,马云决定把已经实现赢利的电子商务项目拿出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阿里巴巴于11月在香港上市后,成为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尽管如此,阿里巴巴上市的火爆景象还是让人吃惊。对于投资者来说,它最大的魅力是无穷的想象空间,阿里巴巴的股票遭到『哄抢』,中国台湾最大企业鸿海的郭台铭、美国思科的钱伯斯等都成为第一批投资人。在国际配售部分,阿里巴巴获得了1800亿美元的认购,相当于186倍的超额认购。在散户公开认购部分,冻结资金4500亿港元,超额认购逾259倍,打破了港股发行的历史记录。11月6日,阿里巴巴挂牌上市,当日收盘较发行价上涨192%,创港股当年新股首日涨幅之最,市值达1996亿港元,竟相当于三大门户网站、盛大和携程五者市值之和,一跃成为中国互联网业首家市值超过200亿美元的公司,公司的市盈率达能惊人的300倍。马云在上市当日的高管会议上宣布,三年内,阿里巴巴要做市值1000亿美元的公司,成为全球前三大互联网公司。

『80后一代』鸣鼓而起

更令人充满期待的是,在60年代出生的马云、张朝阳、李彦宏和70年代出生的丁磊、马化腾之后,『80后一代』已经鸣鼓而起---康盛世纪的戴志康(1981年)、PCPOP公司的李想(1981年)、MaJoy的茅侃侃(1983年)、畅网科技的陈曦(1981年)、海川传媒的高燃(1981年)、163888翻唱网的郑立(1982年)--那些括号里的出生年份仿佛是一个骄傲的宣告。当这个国家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来到人世,现在却已经开始颠覆所有貌似强大的东西,这是天生的全球化的一代,是生来就与互联网『无缝对接』的一代。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岁月中,如果中国要诞生世界级的伟大公司,出现取得世界性声誉的中国企业家,互联网也许是仅有的领域之一。

美国受到挑战

9月,担任18年美联储主席、上一年刚退任的格林斯潘出版了他的回忆录《动荡时代:新世界中的冒险》。这位81岁高龄的『金钱老人』将全球重要的大国进行了一一的评说。他称老牌的欧洲织田英国『应该会发展很好』,拥有雄厚能源储备的俄罗斯『应该彻底恢复法制以进一步发展』,在重工业及IT服务业表现抢眼的印度有『巨大潜力』,自1991年之后宏观持续低迷的日本则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力量』。此外,他一改说话模棱两可的习惯,对美国和中国经济进行了一次清晰的对比,他对前者的未来表达了担忧,同时则预言后者将在2030年成为美国最主要的竞争者。他说,『中国如何进一步拥抱全球市场将决定全球经济的命运』。

格林斯潘的观点代表了西方的主流声音。的确在很多方面,与崛起的中国相比,美国的前途更为莫测。在国际事务上,它不但在伊拉克战争的泥潭中难以拔足,还与另一个中东大国伊朗的关系变得异常紧张。在国内,即将到来的2008年总统选举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切政策都成为选举的工具。这年春天,一场金融危机突然降临。3月,全美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机构新世纪金融公司宣布濒临破产,从而引爆了空前的次级债危机,众多金融机构损失惨重。受其拖累,全球重要股市纷纷狂跌,在8月份的两周里,市值蒸发超过2万亿美元。汇市亦波动剧烈,欧盟、日本政府相继出手救援,华尔街的五大投资银行全数损失惨重。到年底,全美有三成贷款户因无法还贷而陷入家族危机。在新技术的创新上,以硅谷为代表的创新力量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有专家预言,几乎所有重要的互联网技术都已经发明殆尽,随着应用时代的到来,美国经济的火车头效应将持续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