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1981 笼子和鸟(3)

 

对特区的攻击

对宏观经济的调整,不仅仅是经济政策的变化,更涉及了意识形态上的争论。原本就对宽松政策颇不以为然的人们找到了攻击的武器。而他们攻击的第一个目标物,就是刚刚在南部方兴未艾的特区。

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是压力最大的一位。年初,中央召开工作会议,通知全国各省区首脑必须全部到席,会议的中心议题是讨论国民经济的调整。会议期间,有人散发一封由四个青年人写给中央领导的关于经济调整的来信。信中提出了“缓改革,抑需求,重调整,舍发展”12字方针,其言辞凿凿,句句都向特区飞去。性情刚直的任仲夷面对这一挑战当然无从躲避,他在会上针对这封信的观点逐条进行了反驳。任仲夷的这番话,与会议的基调并不吻合,有的甚至背道而驰。他回粤之后,只是在调整上做了一些“文章”,特区和与此相关的开放政策均未有大的变动。

跟任仲夷相比,刚刚在福建主政不久的项南处境还要微妙。项南行事向来霹雳,给多年萎靡的福建吹进一股新风,在对外开放上,项南的动作不比任仲夷小,他主政不久便向中央要特殊政策:在目前条件下,福建对华侨和外国资本的吸引力不如广东,更不如香港、澳门。因此,福建应该采取比广东、港澳更加优惠、更具有吸引力的政策。具体说,有“三个要干”,即:外商和我们双方都有利的,我们要干;外商有利,我方无利无害的,我们要干;外商有利,我方吃点小亏,但能解决我们的就业等问题的,我们也要干。

1981年6月,福建同日本日立公司合资兴办的福建日立电视机有限公司正式开始生产,这是当年度唯一在中国开工的中外合资公司。在投产前,国内舆论已是一片紧缩,关于这家公司该不该建设的讨论从福建一直吵到了北京,有人将之定性为“殖民地性质的厂子“。福建省政府一度已经决定让这家公司暂时”停一下“,看一看政治风向后再说,唯有项南独排众议,坚持“该上就上”。日本《读卖新闻》在两年后回顾此事时说,“项南用他的官帽为福建日立公司的投产剪彩”。

在发展民营经济问题上,项南比同时代的官员要开明很多,他是少数在1981年就看到了乡镇企业广阔前途的官员之一。正是在项南以及任仲夷等人的顽强坚持下,在此次宏观调控中,特区和华南经济没有受到致命的冲击,终而使这些省份成为日后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外资谨慎进入中国

由于整个政策面的收紧,1981年也自然成了外资进入中国的低潮年。只有一些零星的合资报道见诸报端。可口可乐在广州开设了它的第二个瓶装厂。而在老对手进入中国两年后,百事可乐也来到了中国。当时百事可乐在中国的商务代表李文富骑着一辆自行车跨过罗湖桥来到了深圳,与深圳经济特区联系合资事宜。谈判几乎没费什么劲,双方一拍即合,百事公司出资60%,深圳方面出资40%,在深圳兴建了百事可乐灌装厂。一年之后,这个占地1.3万平方米的工厂就正式投产了。当时的雇员只有110人。

德国西门子也想要试水中国,不过做法显然要谨慎很多,它没有在中国贸然开出分公司或投资建厂,而是以非正式的办事处的形式悄悄开展业务。时年33岁的贝殷思从香港被派到了北京,出任西门子中国负责人。因为公司尚未在中国注册,所以不能直接做生意。每天早上,他就去北京动物园附近、二里沟的谈判大厦,那里面有一个柜台,柜台里有很多信封给各个不同的公司。如果有西门子的信封,他就把它打开,里面就有各种不同商品的需求,要西门子提供报价,然后他就把这些信息转给西门子的香港公司,由他们提供具体的报价和商品目录。接下来,贝殷思才能继续谈判,谈判对象是中国的机械进出口公司和一些军区医院。贝殷思的业务做得很不错,第一年就谈成了大约5000万马克的生意,三年后,西门子的全球总裁卡斯克博士来到了北京,从那时开始,西门子才算真正地进入了中国。

《中国会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吗?》

在芝加哥大学,一位长期观察中国问题的学者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是《中国会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吗?》。他认为,“中国最后必会走上近乎私有企业制度的道路。今日在中国掌权的务实派显然相信,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及技术,在共产主义下的一切经济失误都是可以克服过来的。”

他进而大胆地写道:“我推测中国假以时日将会采纳一种近似私有产权的产权结构。我可以抢断,在未来,劳工、生产工具、机器、建筑物,甚至土地,将会有若干程度的私有使用权及转让权。”这位学者在论文的注脚中还说:即使将来中国容许资源的转让及私有使用权,中国可能也永远不会以“资本主义”或“私有产权”等名词来形容其经济制度。十多年后人们发现,他说对了一半,到2000年前后“私有产权”成为一个被公开运用的名词。

这些声音很大胆,他因此在日后的中国名声大噪。不过在1981年,他显得很孤单,紧缩的空气依然弥漫在整个国家上空,报纸每天在连篇累牍地报道各地整治“投机倒把”的新闻,很多人都隐隐预感到了,更严厉的打击可能即将开始了。

其他大事

进入个人电脑时代。8月13日,IBM公司向世界展示了第一台PC5150电脑,并创建了行业标准,这一天意味着世界进入了个人电脑时代。

魔方及启示。这一年,中国的青少年们忽然得到一种新玩具—魔方。在某种意义上,中国经济也很像是一个魔方:出路明明是有的,但是,现实就是有点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