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1984 公司元年(2)--柳传志、李经玮的创业

 

这年冬天,柳传志决定告别每天读报的清闲如水的生活。他出身书香门第,外祖父当过军阀孙传芳的财政部长,父亲是共产党最早的金融家之一。这一年,柳传志刚好40岁,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所工作。计算所是当时最权威的计算机研究专业机构,中国发射的原子弹和人造卫星所需要的计算机均由这个研究所参与研制。在这个拥有1500名研究人员的科研机构里,柳传志一直默默无闻,跟他的很多同事相比,他缺少科学家的天赋和沉静心。在这个计算所工作的14年里,他始终对科学研究提不起兴趣来,倒是对中国每天正在发生的一切充满了兴趣。

1984年的中国科学院正处在膨胀和转型的边缘。这一年,所长,也是中国第一代自己培养的计算机专家曾茂朝带头组建了信通计算机公司,另外一位所领导、科技处处长王树和发起,则成立了新技术发展公司,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柳传志被选中担任主管日常经营工作的副经理。在计算所里,他的学术才能从来没有显现出来,但是他的管理才干却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对于经营工作,中国的科技人员从来缺乏自信和热情,柳传志却正好相反。在上任前,中科院副院长周光召找柳传志谈话,问他对公司有什么打算,他信誓旦旦地说:“将来我们要成为一家年产值200万元的大公司。”

当柳传志下海的时候,中关村已经有40家科技企业,并在北京城里拥有了“电子一条街”的名声。在当时的中关村,最出名的是陈春先,而最知名的公司是“两通两海”,信通、四通 京海、科海,它们的创办人无一例外都是中科院的科研人员。在知识分子成堆的中关村,这是一群个性张扬的另类,京海的创建人王洪德是计算所的工程师,在给中科院的报告中,他毅然决然地写道:“无论什么方式,调走,聘请走、辞职走、开除走。只要能出去,都行。”而创办了四通公司的万润南,则到处张扬自己是“民办企业”和“无上级主管”。

跟这些创业者相比,柳传志则显得要低调得多,善于借力和妥协的个性让他比其他的人都要走得远。从一开始,柳传志就没有完全割断公司与计算所之间的“母子关系”。当时,公司的启动资金是计算所拨给的20万元,联想的资产性质是“国有企业”,公司的员工可以在计算所内继续享有在专业技术职务和工资方面晋级的权利,公司可以无偿使用计算所的研究成果。在充分享受了国有资源的同时,柳传志则在财务、人事和经营决策的权力上,享有相当的自主权。这是一种十分混杂的状态,似乎没有人想把它理清楚,只有当联想日后逐渐壮大之后,它的资产归属才变得敏感了起来。

在公司创办的头几个月里,柳传志并没有显现出他后来那种运筹帷幄的领导才能,背靠着中国最权威的计算机研究机构,他却找不到一个可运作的项目。他先是在计算所的大门旁边摆摊出售电子表和旱冰鞋,然后又批发过运动裤衩和电冰箱。公司真正赚到的第一笔“大钱”,来自每天被柳传志们抱怨和不满的中国科学院。1985年初,中科院购买了500台IBM计算机,其中的验收、维修和培训业务交给了公司,从而带来70万元的服务费。也正是通过这个业务,柳传志跟刚刚成立的IBM公司中国代表处搭上了线,成为后者在中国的主要代理公司,为IBM做销售代理成为日后联想公司最重要的利润来源。

对柳传志来说,另一个最重要的成果是,他说服了中科院出名的计算机专家倪光南加盟他的公司,担任总工程师的职务。倪光南是中国汉字信息处理的开路者,跟热情外向的柳传志不同,他性情专注,拥有科学家的天赋。当时进口的计算机价格高昂,但却又无法识别汉字和操作中文系统,于是,开发适合中国市场的“汉字系统”便成了当务之急的科研项目。倪光南发明了“联想功能”,倪氏汉卡利用中国文字中词组和同音字的特性,建立起自己的汉字识别系统,与其他汉卡技术相比,它把两字词语的重复率降低50%,三字词组降低98%,这对于计算机的汉字输入技术来说,无疑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

1985年年初,倪光南已经完成了这项技术的所有研究,并将之命名为“联想汉字系统”。柳传志也正是听说了这个消息,才迫不及待地找上了倪光南。在当时,中科院的另一家名声更大的公司信通也瞄上了倪光南,不过,最终还是被柳传志捷足先登了。柳说服倪的理由只有一条:“我保证把你的一切研究成果都变成产品。”对于一位充满济世情怀的中国科学家来说,这大概是最直指内心的一个诱惑了。需要留存的一个事实是,倪光南的研究成果从实质上来说是属于中科院的,它被柳传志以零的价格转移到了自己的公司中。

1984年,中国最值得称道的公司,还是一家诞生于广东三水县的饮料工厂。3月,三水县酒厂厂长李经纬突然把眼光瞄准了8月即将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第23届奥运会。他得到讯息,国家体委将在6月份开会决定中国代表团的指定饮料是什么。而此刻,他手上有一种还没有投放市场,甚至连包装罐和商标都没有确定下来的新饮料。这种饮料是广东优育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欧阳孝研发出来的,据说“能让运动员迅速恢复体力,而普通人也能喝”。李经玮听说后,便找上门去要求合作。它有一个很拗口的名称—“促超量恢复合剂运动饮料”,实际上,是一种含碱电解质饮料。

当年的三水酒厂,一年利润不过几万元,李经纬敢于把目光直接盯向奥运会,实在是胆识过人。4月,亚洲足联在广州开一个会议,李经纬想把饮料带到这个会上去,于是就为新开发的饮料设计出一个新的名字—“健力宝”。李经纬又请县里的广告公司设计出一个由中国书法和英文字母相结合的商标图形,这个新商标在1984年的中国商品中如石破天惊:“J”字顶头的点像个球体,是球类运动的象征,下半部由三条曲线并列组成,像三条跑道,是田径运动的象征。从整体来看,那个字的形状又如一个做着屈体收腹姿态的体操或跳水运动员。整个商标体现了健力宝与体育运动的血脉关系。

李经纬另一个大胆的举措是提出用易拉罐包装健力宝,那时国内尚无一家易拉罐生产企业,李经纬四处奔波,最后竟说动深圳的百事可乐公司同意为他生产加工。就这样,200箱光鲜亮丽的健力宝准时出现在了亚足联的广州会议上。6月,健力宝毫无争议地成为中国奥运代表团的首选饮料。跟所有的参评饮料相比,它是唯一的罐装品,品牌形象与体育运动天然有关,而且口感、色泽和质量均无可挑剔。8月,洛杉矶奥运会开幕,中国代表团在此次运动会上凭借许海峰的射击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最终夺得15枚金牌,位居第四。作为中国代表团的首选饮料,健力宝也获得了不可想象的关注。

在8月7日的女排决赛上,已经成为民族英雄的中国女排,直落三局,击败东道主美国队,实现了“三连冠”的伟业,这在当年度是一件举国沸腾的盛事。在11日的《东京新闻》上,记者发表了一篇花边新闻稿《靠“魔水”快速进击?》,他好奇地发现女排运动员在比赛中一直在喝一种从没有看到过的饮料—事实上,健边宝在当时除了供给中国代表团,连在国内市场上也几乎没有任何的销量,于是便猜测“中国运动员取得了15块奥运会金牌,可能是喝了具有某种神奇功效的新型运动饮品的缘故”。一位随团采访的《羊城晚报》记者看到了这篇新闻,他将之妙手改写成“中国魔水”风靡洛杉矶,当这条“出国转内销式”的新闻在晚报上刊出后,居然被迅速广泛转载,“中国魔水”与“东方魔女”交相辉映,健力宝一夜而为天下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