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1987 企业家年代(2)

 

任正非“华为”之初

9月,10年前参加过全国科学大会的那个任正非此时正在深圳,他创办了一家叫华为的“民间科技公司”,而事实上,他对自己的未来依然一无所知。在这之前,他的生命可以用灰色来形容。他出生在一个有七个兄妹的大家庭,父亲是一个曾经在国民党工厂里任过职的“异己分子”,所以生活一直压抑而贫穷。高中三年,任正非的理想就是吃一个白面馒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基建工程兵部队,因为技术突出,受到重用,但是由于父亲的历史问题,他一直没有受到嘉奖,也没有办法入党。1982年,中国大裁军,工程兵部队成建制取消,任正非退伍到了南方,在一家电子公司当副经理,在一次生意中他不小心被骗,丢了饭碗。1987年,他已经43岁了,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心脏也不太好,但是仍然一事无成。

秋天,为了糊口养家,他和五个朋友一起合股组建了华为公司,注册资本为2.1万元,业务为代理进口香港康力公司的模拟交换机。任正非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平时不修边幅,无任何业余爱好,他是电话通讯方面的专家,在为香港公司做代理的同时,他开始悄悄研制自己的数字交换机。今后的四年仍将是艰难而平淡的,到1991年,华为公司还只有20来个职员,任正非常常为了贷款四处奔波。直到1992年,他研制的大型数字程控交换机面世,命运才开始对他展开第一缕迟到的微笑。

深圳土地拍卖—土地制度松动

11月26日,深圳市政府划出一块面积为8588平方米的土地,进行50年使用年限的有偿出让拍卖。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将土地作为商品来交易。媒体记载,有44家企业举牌竞投,拍卖从200万元起叫,一共叫了20多轮,17分钟后,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以525万元中标。

深圳的这个尝试受到广泛的关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体改委主任李铁映飞赴深圳,观看了这个拍卖过程。一个月后,广东省人大通过《深圳经济特区土地管理条例》,规定土地使用权可以有偿出让、转让。又过了四个月,北京通过《宪法修正草案》,把禁止出租土地的“出租”两字删去,规定“土地的使用权可以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当时正在深圳倒卖批文和外汇指标的王石显然注意到了这个发生在身边的新闻。他意识到,自己公司的那种发展方式走到了一个瓶颈,必须要去寻找新的产业,而土地制度松动后的房地产业将可能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事业。也就是在这时,这位日后中国房地产业的标志性人物开始涉足地产业。

柳传志推出联想微机

在北京,柳传志在喧嚣中看到了个人计算机的方向。在中关村,那些有远见的公司都把自己的未来押在了即将兴起的计算机行业上,所不同的是他们选择了不同的产品,因而拥有了不同的命运。当时中关村知名度最高的是万润南的四通公司,在万润南看来,电子打字机将是中国电脑市场的主流选择,而“四通打字机在中国文化史上是一个创举”。

而公司规模比四通要小得多的联想柳传志则不这么看。这时候的联想每年销售6000多套汉卡和代理销售1000多台IBM微机,营业收入有7000多万元,公司员工过百,它还在国内各地培育起1000多个经销商,形成了一张不小的销售网络。而此时,国内汉卡公司日渐增多,各种版本和系统层出不穷,联想开始陷入价格苦战。便是在这时,柳传志敏感地意识到,“未来中国的计算机市场一定是个人计算机的天下。”在这个判断上,柳传志和他的同伴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公司内部的科学家们都认为,已经有点基础的联想应该依托计算所的科研实力,投入大型计算机的研发,承担起提高中国计算机研究水平的“历史责任”。而柳传志则坚持,市场需求的导向是联想成长的前提。正是这个判断让联想成为中关村最伟大的公司。

在这一年,柳传志做出的另一个重要决定是,离开IBM。当时,最早进入微机市场的IBM正处巅峰时刻,世界上所有的电脑公司都打出“与IBM兼容”的口号。也许是烦透了同行们的“搭车”,IBM决定独吞整个市场,它强势推出新的“P/S“系列微机,此款机器完全基于自己的操作系统和自制芯片,其他用户的软件系统均无法兼容,IBM试图通过这种垄断性的策略,独霸微机市场。这个封闭战略是IBM在20世纪80年代犯下的最严重的失误,它直接导致众多生产兼容机的公司乘虚而入,已经奄奄一息的英特尔公司当即宣布开放系统平台,SUN和微软等后起之秀随即崛起,PC工业的横向垄断遭到粉碎式的打击,开始走到了纵向分工产业的时代。

作为IBM在中国的最大代理商,柳传志可能是第一个意识到这个错误的中国商人,IBM的策略让所有汉字输入系统—包括联想汉卡无法在它的机器上运作。秋天,柳传志南下深圳,带回一款名叫AST的兼容机,他宣布中断与IBM的合作,转而代理销售AST。一个巨人的错误,将抽摧生出另外的一群巨人,IBM在1987年犯下的错误让英特尔和微软成就大业,在中国,联想把AST推销成最成功的微机产品,三年后,柳传志顺势推出自己的联想微机。

外资进入中国的酸甜苦辣(上)

这一年,法国最大的食品公司达能来到了中国,日后它将以“产业购并者”的形象出现在中国的饮料食品领域。8月,达能与广州市牛奶公司合资,投入569万美元组建广州达能酸乳酪有限公司,生产和销售“达能”牌鲜乳制品。它是中国市场上第一个生产酸奶的企业,但是,一出手就惨遭失败。达能酸奶属活菌发酵,有较高的营养价值,但是它的成本较高,每瓶零售价要三元多,不是当时的普通消费者能够接受的,更要命的是,活菌酸奶在销售中需要保持冷藏。它的一位销售经理跑到中国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海南京路,从东头跑到西头,整条南京路上所有的食品商店只有一家有冰柜。于是,达能酸奶的惨淡命运从这个细节就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