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1998 闯地雷阵(1)

 

朱总理上任讲话

1998年3月19日,北京两会。上午10时30分,新任国务院总理朱熔基率新政府成员走进记者招待会现场。香港凤凰卫视的主播吴小莉多次举手,都未被会议主持人注意到。在这时,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朱总理在回答守几名记者的提问后,突然说:『请你们照顾一下香港凤凰卫视的吴小莉小姐好吗?我非常喜欢她主持的节目。』朱熔基亲民、幽默的表现,让人耳目一新。香港股市当天上涨了三百多点。

吴小莉的问题是:『外界称你是经济沙皇,你喜欢这个称呼吗?』朱熔基答:『我不喜欢这个称呼。』紧接着,他讲了一番慷慨激昂、日后常常被人品味的话。他说:『这次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对我委以重任,我感到任务艰巨,怕辜负人民对我的期望。但是,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闯地雷阵』和『万丈深渊』的形容,将中国改革推向深入的艰巨性表露无遗。朱总理承诺在这四年内完成三件事情,一是力保人民币不贬值,二是激活经济,启动内需,三是用三年时间让国有企业摆脱困境。

力保人民币不贬值

力保人民币不贬值是当务之急。自上一年起,金融大鳄索罗斯袭遍东南亚,全无对手,接着他把目光瞄准了中国。由于中国对国际资本实施了金融管制,所以他决定袭击与人民币关联度最高的港币。索罗斯对港币的阻击战在8月5日打呼,国际炒家们一天之内抛售200多亿港元。香港金融管理局运用财政储备如数吸纳,将汇市强行稳定在1美元兑换7.55港元的水平上。第二天,炒家又抛售200亿港元,金融管理局再次咬紧牙关照单全收。其后6天,炒家继续疯狂出货,多空激战空前惨烈,恒生指数一路狂泄到6600点,比一年前几乎下跌了10000点,总市值蒸发2万亿港元。

8月13日,香港政府在朱熔基总理的支持下,携巨额外汇基金进入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与炒家直接对抗,并十分强悍地宣布将『不惜一切成本,一定要将8月的股指抬高600点』。香港一役举世瞩目,如果恒生指数失守,港府的数百亿元将付之东流,反之,炒家们将损失20亿美元以上。8月28日,多空双方到了决战之日。这一天是香港恒生指数期货8月合约的结算日,国际炒家们手里有大批期货单子到期必须出手。当日,炒家抛盘疯狂,港府照单全收,成交额创下日成交量的历史最高记录。下午4点整,收市钟声响起,恒生指数和期货指数分别稳坐7829点和7851点,索罗斯集团一败涂地。曾荫权当晚宣布:在打击国际炒家、保卫香港股市和港币的战斗中,香港政府已经获胜。在两星期的托市行动中,中方投入资金1637亿港元。

摧热房地产

为了捍卫人民币不贬值,朱熔基其实承担了空前的风险和压力。受金融风暴影响,一向形势不错的出口增长率出现下降,国内商品库存猛增,消费需求严重不振。6月份,长江流域又遭受百年一遇的大洪水,29个省市受灾,死亡4150人,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人民币。当时全球舆论几乎异口同声地宣称:人民币如果不贬值,中国经济将举步维艰。然而,朱熔基几自己的方式证明了中国经济的独立性和独特性。

在当时的局势下,欲扭转经济的下行趋势和消费过冷现状,唯一的出路是目光向内,启动内需。当时全国居民储蓄已高达5万亿元,只要把这部分消费能力释放出来,经济复苏或可迎刃而解。于是,朱熔基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策---摧热房地产。在过去的几年里,为了防止通货膨胀,他一直对房地产市场有可能出现的投机行为颇为警惕,采取了抑制发展的政策,而如今在他看来,能够让老百姓大把大把地掏出钱来购买的商品,唯有房子了。

早从上午开始,国务院已经开始对房地产『松闸』。开春,国家计委和财政部取消建筑行业的48项『不合理收费』。4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以『特急件』的方式将《个人住房担保贷款管理试行办法》发往各商业银行,宣布即日起执行:贷款期限最长可达20年,贷款额度最高可达房价的70%。7月份,又将原来的6%契税、3%典契税和6%赠予契税,合并为3-5%的契税。到1998年7月,国务院做出重大决定,党政机关一律停止实行了40多年的实物分配福利房的做法,推行住房分配货币化。福利分房政策的取缔,让住房市场化的空间大大拓宽。这一系列配套政策的出台,特别是允许住房抵押贷款和取消福利分房两大措施,直接刺激了房地产业的复苏,中国开始了长达10余年的地产热。

由于房地产在广泛的关联度,特别对钢铁、水泥等资源性行业有很大的带动性,因而也确实起到了复苏经济的任用。这个政策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改善市场需求的转折点,其效应持续10年。大量的企业也就是在这之后开始进入投资扩张时期的。

在1998年,政策的大拐弯对房地产消费的启动效应竟是那么明显。上一年,『万通六兄弟』之一的潘石屹搞『单飞』,他买下了位于北京东三环口的红星二锅头老厂址,想要开发一个名叫现代城的商住楼盘。他很有创意地想出了一个SOHO的新地产概念,意思是『小型办公,居家办公』,楼盘设计得也很时尚,是当时京城少有的简约风格。楼市清淡,SOHO现代城推出后一直销售萎靡。潘石屹在公司内部除了天天喊口号,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新招来。

就在这时,『风水』突然变了。从11月20日开始,现代城的销售嗖嗖地上去了,最高的一天,卖了17套,成交额一下了就是3000万元,潘石屹们的好日子就这样凭空而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