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1998 闯地雷阵(2)

 

柯达收购中国胶卷业

在朱熔基提出的施政承诺中,『用三年时间让国有企业摆脱困境』是最让人觉得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一年,财政部的新闻发言人曾在一次情况通报中公布了一个让人不无绝望的现实:国有企业不得不通过财务报表作假的方式来掩盖现实的窘境。该部对100家重点国有企业1997-1998年的年度会计报表进行了抽查,结果81%的企业存在资产不实和虚列利润的情况。然而,出乎所有观察者意料的是,朱熔基竟如期兑现了他的承诺,他采用的办法就是『改革、改组、改造和加强管理』,而实施的战略就是坚决地『国退民进』。

最能体现朱熔基『国退』决心的事例发生在中国的胶卷产业。就在发表『地雷阵』演讲的5天后,朱熔基签署了一个看上去很疯狂的计划,中国政府同意全球胶卷业的老大美国柯达公司对中国胶卷工业实施全行业收购。根据协议,中国胶卷业的7个企业将全部与柯达建立合资企业,柯达承诺投入10亿美元,并把世界一流的感光技术带到中国,这个轰动国际商业界的协议被称为『98协议』。

当时的柯达正陷入空前的灾难之中,这家因发明感光乳剂而百年不衰的老牌公司受到了日本富士的强力冲击。在欧美市场,柯达节节败退,背负了超过10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当时如果说柯达的现状是焦头烂额的话,那么,中国胶卷业则算得上是走投无路了。与家电、饮料等行业一样,1978年之后的中国胶卷业改造也是从成套设备引进开始。从80年代初开始,各地政府争相立项,相继从柯达、富士和德国的爱克发引进了成套的彩色胶卷生产线。在短短10年间,中国建成了7家胶卷工厂,成为世界上拥有胶卷企业最多的国家。巨额的重复投资,缺乏技术消化能力,市场竞争乏术,机制僵化而管理混乱,到1993年前后,国内胶卷企业全数亏损,行业总负债超过100亿元。

柯达公司对中国胶卷工业实施全行业收购的方案是诱人的:『在中国政府改革胃企业的过程中,柯达将带来三样东西,一个是技术,一个是世界级的管理,一个是至少10亿美元的投资。』同时,柯达的要求是排他性的:『我们请求不要允许任何国外的竞争对手进入中国,因为我们要重组现有的老企业,而他们却可以从头开始建造新的工厂。』柯达的构想无比巧妙地契合了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改造乏术的现实,这让朱熔基在第一时间就下决心冒险一试。他当即同意了柯达的动议,并承诺亲自督办此事。

柯达方案从一开始就面临两大障碍:一是国内胶卷企业的反弹;二是日本富士的抵制。将一个重要的产业全数转托于一家跨国企业,这在中国企业史上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做法,且不说各企业早已有不同的合作伙伴,在利益上犬牙交错,在市场上矛盾重重,其实这一动议本身,就意味着民族胶卷产业的全军覆没。1996年前后,国内本土企业勃然兴起,振兴民族工业的呼声不绝于耳,柯达方案一时间面临搁浅。1997年3月,中方提出新方案,只将负债最大的福达和公元两厂拿出与柯达合资,并决心『集中精力支持河北乐凯的发展,使其具有竞争力』。

来自市场占领者日本富士的抵制更是可想而知了,柯达动议明显带有行业垄断的意味,一旦定案,便毋庸置疑地意味着富士从中国市场的出局。然而,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它在中国竟找不到同情者。究其原因,则是因为多年的骄横。当年,汕头公元厂以40亿元的巨资从富士引进设备,1993年前后,公元厂发生经营危机,时任广东省省长朱森林带着公元厂的管理层飞赴日本,希望获得帮助。但是他们要与富士领导者会面的要求竟然遭到拒绝,日本人认为,公元厂危机是中国人的事,跟他们没有关系。这个『拒见事件』很快在中国政界和企业界流传开来,让不少人咬牙切齿。因此,当富士试图抵制柯达案的时候,竟很难找到愿意为之出面的有力人士。

1998年3月23日,柯达总裁裴学德在罗切斯特柯达总部宣布,柯达以10亿美元收购中国胶卷全行业的协议定局,华尔街的柯达股票应声大涨。在朱熔基的全力支持下,北京专门成立中央协调小组,由『两委三部』--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化工部、轻工部和外经贸部组成。在后来的5年里,柯达对收囊中的企业进行了大手术。它对公元、福达和无锡阿尔梅三厂相继投入上亿元美元进行改造,使之成为柯达的全球制造基地,对挽救无望的上海感光、天津感光和辽源胶片三厂则进行经济补偿,将之关停并转。据调查,被遣散的一千多名上海感光厂职工获得的最高安置费为7万元。

中国政府与柯达的『98协议』在2003年完成收官之笔。10月,柯达屯一直以来对并购最为抵制的河北乐凯公司签约,以总价值1亿美元的现金、设备和技术,换取乐凯20%的股份。至此,中国胶卷工业的7家企业全数与柯达合资。到2005年前后,柯达每年60亿美元的全球采购,有六分之一来自中国,95%以上的柯达数码相机在中国生产,打造了一张无比庞大的数码彩扩网络,把中国市场变成了柯达的全球第二大市场。在30年的中国企业史中,由一家跨国公司对一个重要产业进行全行业性的并购,仅此一例。在1998年,面对局势萎靡的国有企业改造,朱熔基签下与柯达公司的合作协议,无疑是一个铤而走险的大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