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1999 庄家『恶之花』(2)

 

庄家『恶之花』—制度性的产物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庄家这朵『恶之花』是一个制度性的产物。首先,那些素质羸弱、因『解困』而上市的国有企业是庄家得以存活的第一要素。这些企业上市不久便再度陷入困境,因此沦为『壳资源』---砧板上的肉。其次,非流通股的存在让庄家们能够以非常低廉和灰色的手段轻易控制那些企业。再者,监管机制的不成熟更是让所有无法无天的炒作手法满天飞。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股市最流行的名词是『题材』,你只要敢于想象、胆大妄为,就可能成就一番事业。在这样一个放纵的年代,金钱的诱惑以及资本的放大效应,让无数人心甘情愿地放弃所有的准则,中国股市因此成为最没有道德底线的野蛮地带。

根据斯坦福大学刘遵义教授的研究,1999年和2000年前后,中国股市的股票年换手率达到400%,平均持股时间仅为3个月左右;而同期,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票年换手率为86%,平均持股时间1.2年;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股票年换手率为30.2%,平均持股时间达3年。资本市场投机色彩的浓重直接造成上市公司行为的扭曲,使中国股市的融资功能极度萎缩,基本上丧失了实业型公司借此壮大的可能性。

青年庄家刘波

在1999年的股市,还活跃着几个知识分子出身、天资无比聪慧的青年庄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动物凶猛』让人难忘。在这年的股市上,号称『中国第一文化概念股』的诚成文化的股价扶摇直上,它的当家人是有『神童』之誉的刘波。1964年出生的刘波,14岁就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4年后,进入湖南中医研究院拿到了硕士文凭,后又成为北大哲学系的博士生,师从著名文化大师季羡林学习东方哲学。之后,他便开始了自己的儒商生涯。

刘波的第一桶金就与文化有关---他策划和出版了123册的《传世藏书》,这套书由他的导师、国学大师季羡林主编,据称该书共3万多卷,计2.76亿字,累计厚度为10余米,『它汇集了国内外上千名资深专家学者,历时6年才完成』。刘波开办诚成文化公司,据说一共印了1万套,市场售价高达每套6.8万元,这一下子为诚成公司增出了数亿元的『资产评估值』。刘波还把《传世藏书》的『发行代售费』转给了建设银行,由订书者到建行交款,并由平安保险、太平洋保险做担保。由此一来,即便该书没有卖出一套,都由银行替他买了单,因而诚成文化的账面利润十分可观。就这样,靠《传世藏书》这个『镇山之宝』,诚成文化在股市上自我炒作,十分风光。

1999年12月,在股市行情大好的背景下,它发出了三个『重大的投资重组』公告,一是画了一个金光四射的『大饼』,诚成与湖南大学共同组建『岳麓书院文化教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千年学府论坛』等项目。据称,这些项目建成后,诚成文化将成为中国最大的教育投资公司;二是玩弄了一把电子商务的新概念,它宣布成立北京人文时空网络公司,由传统的图书出版社转入新兴的网络产业,宣布要建成『全球最大的华人网上书店』,成为中国的亚马逊;三是『自倒自买』,凭空造出数千万元利润,诚成文化宣布以旗下一家全资子公司『长印文化娱乐公司』的股权与第一大股东海南诚成企业集团的《传世藏书》进行资产置换,由此形成5600万元的『投资收益』。刘波这种『画饼造利润』的做法实在太过露骨,引起业界的嘲讽和抨击,但是这并不妨碍诚成文化的股份一再涨停。

青年庄家宋朝弟

跟刘小惊人相似的是,比他大三岁的宋朝弟也是靠一本书打天下的。宋朝弟本科读的是中国科技大学现代物理系,研究生考进了著名的清华大学激光物理专业。1991年,宋朝弟创办科利华电脑有限公司,在清华大学西门外的一隅专做教育软件,同年推出『CSC校长办公系统』。1994年科利华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行的万人测试活动轰动一时,宋朝弟因此被评为1994年『中国计算机产业十大风云人物』。学物理出身的宋朝弟自诩是『科技知识分子出身的新儒商』,他提出了『量子理论』和『大跃进理论』。这两个理论认为,任何市场都不是一步一步开拓的,而是可以跳跃的。就当学会用量子思维去创造奇迹。

1999年1月,宋朝弟用他的量子思维好好地『跳跃』了一回。他突然开始叫卖一本《学习的革命》的外版书。科利华宣布将在100天里滚动式投入1个亿大做广告。为此他还请出著名导演谢晋在中央台当代言人,请复旦大学校长、科学家谢希德作序推介。这种近乎疯狂的卖书大运动在当时几乎没有人看得懂。事后证明,在举国皆狂的同时,发动者宋朝弟可能是最清醒的一个,因为在卖书的同时,他完成了两大商业任务。其一是顺着『学习』的热浪,他把科利华的学习软件和校长办公系统卖到了全中国的小学、中学和大学。其二,在推广《学习的革命》之前,科利华已对上海股市上一个『垃圾股』阿城钢铁不断吸筹。随着《学习的革命》的狂炒以及中央台广告的投放,有关科利华即将收购阿城钢铁的消息则在股市上喧嚣尘上,该股票连拉涨停,股价在40日内足足涨了3倍。2000年,在《福布斯》中国内地50名富豪中,宋朝弟名列第十。

青年庄家宋如华

1992年,受邓小平南方谈话的热浪感召,宋如华下海创办托普电子科技发展公司。刚开始经商的时候,宋如华曾经骑着三轮车在成都城里四处倒卖电脑。4年后,他靠出售税务软件赚了不少钱。1996年秋天,他参加了科技部组织的印度考察团。在『南亚硅谷』班加罗尔,他看到了大批软件公司的集群和崛起。回国后,他对同事们说,『我们要搞一个西部软件园』。1997年3月,宋如华在成都附近的郫县红光镇选中了一片100亩大小的菜花田,竖起一块『西部软件园』的大木牌子。两个月后,西部软件园就被列入全国四大『首批国家级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之一。

几乎在一夜之间,托普成为中国西部最响亮的高科技企业,各项扶持政策、税收优惠政策和社会荣誉接踵而来。为了支持托普,四川省省长亲自牵线,把一家上市不久便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四川自贡市长征机床股份有限公司当作『壳资源』送给了宋如华。跟当时很多国有上市公司一样,川长征在1995年上市后,仅一年多后就报亏损,每股收益从上市时的0.26元降为0.01元。宋如华把收购川长征演绎成了一出高潮迭起、充满血腥气息的资本大戏,它被认定为中国民营科技企业『借壳上市』第一例。宋如华更不断抛出新概念,一会儿是『托普将进入国家100强企业之列,成为中国三大软件研发基地之一』,一会儿又宣布将把川长征做成『中国信息产业第一股』。于是川长征的股份一日三涨,在宣布收购的1997年12月,川长征的股价为每股6元上下,到第二年的4月13日,股价已创下24.58元的历史新高,涨幅达400%。

也就是在1999年,宋如华借着西部软件园的轰动性效应,把软件园模式『复制』到全中国去。他的方式极其强势而让人难以拒绝:与地方政府洽谈,宣称将投入1亿元以上的资金,在当地建设一个宏大的软件园,承诺在若干年内引进上百家软件公司,使之成为该省或该地区最大的高科技园区。8月,托普宣布投资1亿元,在鞍山修建东北软件园。仅一个月后,宋如华在自己的家乡浙江省绍兴市落下了第二枚棋子。以后,江苏常州、南京、无锡、浙江嘉兴、金华、台州、山东威海以及上海南汇等,一个接一个的托普软件园相继开建。到2002年前后,托普在全国数十个省市开建了27个软件园,占用土地超过1.2万亩。

此刻的宋如华已沉迷在资本游戏中而不能自拔。还是在1999年,向来对新事物颇为好奇的宋如华发现互联网热浪正席卷而来,他自然不该旁观。年初,他以12万美元的代价买到了www.chinese.com的域名。很快,托普宣布投资6亿元建设面向全球华人的『炎黄在线』。网站一开始被定位为『横跨全世界五大洲的华人聚集社区』,接着转型为『全球华人商业网站』,然后又宣告将成为『零售行业的解决方案专家』。就在热闹的概念炒作下,宋如华又悄然找到了一个『壳资源』。它是江苏省常州市一家叫金狮股份的自行车制造工厂,企业上市两年收效益急剧滑坡。2000年9月,托普集团成为金狮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股票随之更名为『炎黄在线』,成为中国股市上第一家以网站名称命名的上市公司,股份由此持续攀升,从最初的每股不到10元一直涨至每股33.18元的高位。在互联网领域失去的巨额广告费和商业自尊,宋如华从资本市场上一把抢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