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1999 庄家『恶之花』(4)

 

财富年会

        9月27日,美国《财富》杂志的财富年会在上海举办,年会的主题是『中国:未来50年』,它既有展望未来的意味,又应和了新中国成立50周年的喜庆气氛。三百多名跨国公司领导人赶来参会,其中有60多位世界500强企业的总裁。浦东国际机场一天之间降落了40多架最先进的私人飞机,这是前所未有的豪华景象。

        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经济不但经受住了索罗斯和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而且保持了稳健的增长,这实在让世界非常惊奇,CEO们都想到中国眼见为实。美国前国务卿,20多年前与周恩来一起破冰中美关系的基辛格则从历史的角度为中国喝彩,他说:『美国历史只有200年,而中国有5000年,中国人相信他们的历史至少有4800年不需要美国参与。』这样风趣的语言当然引起所有人的拊掌欢笑。

        江泽民总书记亲自与会,并在开幕式的晚宴上演讲。财富年会是上海承办的最高规格的国际会议。从1990年确定浦东开发战略以来,这座当年远东第一大都市的面貌日新月异,到1999年,内环和外环高架,杨浦、南浦和卢浦大桥,地铁二号线,浦东机场,世纪大道,浦东大道和中国第一高楼金茂大厦等一系列大工程都已经或者接近完工。此次年会的举办,意味着上海又重新回到了全球重要金融中心的行列。后来的数据显示,在年会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跨国公司落户上海的速度骤然加快,有超过70家名列世界500强的公司在这里投资、设立地区总部或者研发机构。

        跟好奇、务实的跨国公司领导人相比,与会的二百多位中国企业家则表现得更加亢奋。毕竟这是第一次国际性的商业盛宴,对很多人来说,一张入场券便似乎意味着一张全球化的门票。

世界500强情怀

        就在8月期的《财富》杂志上,一年一度的世界500强企业评选公布,中国有5家企业上榜,它们是中石化、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化公司和中粮集团,均是清一色的国字号垄断型企业。于是,是否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进入500强榜单,成了本土企业家们最津津乐道的话题。

        海尔集团的张瑞敏作为中国公司的唯一代表在大会上发言,雄心勃勃地阐述了他的国际化思路。三九集团的赵新先等则在接受采访时都提出了振兴民族产业和进入500强的时间表,他们把年会看成了一个宣誓的舞台。韦尔奇在回到美国后对记者说,『我看到的中国企业家大都像是在演戏』。北京的《中国企业家》杂志则评论说:『到上海出席论坛的500大巨头,很难理解中国企业家对跻身500强的那种宗教般的情怀。在美国,能否进入500强可能影响公司股票走向及经理薪金,而对中国企业来说,500强情绪包含了企业家的人生价值与民族责任』。

美国支持中国进入WTO

        11月5日,一张真正的全球化『门票』终于预售成功了,这一天,中国与美国正式达成协议,后者表示支持中国进入WTO(世界贸易组织)。从1982年以特邀观察员身份参加关贸总协定组织(WTO的前身)的部长级会议,到1986年7月正式提出复关申请,在长达1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一直努力申请加入这个国际性的经济合作组织。而维护本国利益的美国一直是最大的障碍。早在1997年,中国已经完成了除美国之外所有重要的多边谈判,中美谈判却几经波折。1999年4月8日,美国提出一份苛刻的中国加入WTO后的市场开放清单,遭到朱熔基总理的拒绝。

        谈判在5月份似乎陷入了绝境。这个月的8日,美国导弹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三名媒体记者死亡。北京的大学生走上街头,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点起蜡烛,为死难者守夜,转而冲向他们心中能代表美国的跨国公司,麦当劳被迫关门歇业一天,IBM大楼的玻璃被石头击中了,微软大中华区总裁罗迈克紧张地在公司向员工发出安慰邮件,称『如果有必要,公司可以关门,职员可以回家避难』。学生们的情绪很微妙,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在学校贴出标语---『抵制美国货,计算机除外』,而更多的学生在白天游行结束后,晚上又到灯下复习托福。

        互联网观察家方兴东则在这年夏天出版了《起来—挑战微软霸权》一书。他指责微软『破坏了市场的公正性』,是『披着神圣的知识产权外衣』的侵略者,这位清华大学的博士写道:『正如北约的三枚导弹从不同角度袭向中国驻南使馆一样,微软在中国全方位的行动也让我们措手不及。』就在反美情绪如此高涨的同时,美国又与日本公布了以亚洲周边国家为假想敌的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

        种种迹象表明,中美关系再度如走钢丝绳。就在很多国际舆论已经对中美WTO谈判十分失望的时候,协议却戏剧性地达成了。也许所有伟大的时刻都充满了戏剧性。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一直试图以积极、平等的角色融入全球经济的大家庭,在20世纪的最后一个年份,我们终于握到了这张『入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