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0 曙光后的冬天(1)

 

   中国参加世界博览会


    这一年的6月1日,新一届世界博览会在德国汉诺威举办。著名人文作家余秋雨为凤凰电视台做一档《欧洲之旅》的节目,刚刚途径此城,他专程去了中国馆参观。由于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馆成为博览会最受欢迎的场馆之一。
    但是,『中国馆找不到主题,更没有一个构思,门外照例是长城照片和京剧脸谱,里面除了有一个简单的三峡工程模型外,稍有印象的只有两点,一是幻想中的中国人登上月球的模型,二是以一个针炙穴位人体模型为中心的中医介绍。这实在是草率得太离谱了,不知在骄阳下排着长队的各国观众,看了做何感想』。
    这样景象让余秋雨感到很郁闷,他十分警觉地写道:『各国都以异样的真诚争先恐后地向世人承诺,自己将在新世纪投入革新创造,相比之下,中国馆的差距是整体上的。展览做成这样有点偶然,而这种偶然背后却隐伏着一种文化精神生态上的必然。』余秋雨的忧虑如一团纷乱的中国蚕丝,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解起。

全球互联网泡沫大破裂


         这年4月,一直高傲地一路上飙的美国纳斯达克股市在毫无预兆的情形下突然掉头下挫,综合指数在半年内从最高的5132点跌去四成,8.5万亿美元的公司市值蒸发。仅美国在线—时代华纳一家公司就损失了1000亿美元的账面资产。几乎所有知名的互联网公司都遭遇重挫,思科的市值从5792亿美元下降到1642亿美元,雅虎从937亿美元下跌到97亿美元,亚马逊则从228亿美元下跌到42亿美元。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用不无暗淡的语调写道:『泡沫破裂了,经济陷入了衰退,这种结果的发生是无法避免的---建立在虚假根基之上的喧嚣的90年代,最终将走向终结。』
         随着全球互联网泡沫的大破裂,在美国上市的几家中国公司也不能幸免,新浪的股价跌到每股1.06美元的低点,搜狐跌至每股60美分,网易则更惨,它的股价一度只有每股53美分。稚嫩的中国互联网经济早早地进入了『幻灭的低谷。』日后来看,这也许是一段必经的苦痛,初冒的嫩芽唯有经历一番寒霜的考验方能成熟。


   
垄断企业的变革


         从两年多前开始的『国退民进』的改革一直在坚定而不无忙乱中进行着。由于中央政府一直没有出台产权清晰化改革的具体方案,所以各地的民营化试验呈现出各显神通的状态。而在那些国资垄断的领域,变革也同样在进行中,不过表现出来的方式却不太一样。9月的《中国企业家》上描述了三种变化,一是大规模整体海外上市,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石油等先后在纽约或香港成功上市。二是基于打破垄断、增强竞争的大跨度拆分重组。中国电信一分为五,中国石油、石化重新分家,中国民航酝酿重组,中国有色金属集团就地解散,中国五大军工集团五分为十。三是国有公司的企业家群体浮出水面,初显企业家本色。
         石油石化行业的变局是对上述判断的最好例证。2000年,全中国最紧俏的商品是加油站。在一些地方,它的价格一年内狂涨了三四倍。加油站抢手,不是因为它特别赚钱,而是因为有人在哄抢。根据WTO的规则,中国一旦加入该组织后,将在一两年内将成品油进口关税降至6%,3年内放开零售,5年内放开批发。为了应对这种势必出现的竞争态势,1998年,一直处于独家垄断的中国石油行业进行了一次大重组,组建了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两大集团公司。按当时的规划,两大企业切分了全国的油田资源和炼油企业生产,在业务上则实行以长江为界的『划江而治』。这种方案看上去既形成了上下游一体化的企业格局,又避免了面对面的业务竞争。
         两大石油集团组建后,立即展开了对加油站的争夺。在它们的决策人看来,只要能够在跨国石油巨头闯进中国之前,将所有的加油站收入囊中,那自然就可形成一道『马其诺防线』,至少了有谈条件的空间。根据『划江而治』的原则,两大企业应当在各自的地盘上收购,可是,这条定约很快就被突破,全国各地的加油站顿时成了哄抢的对象。到2000年底,中石化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新增加了9000多座加油站,也就是说每天收购将近30家,使整个集团加油站的总数达到25000多座。中石油则新增加加油站4530多座,加油站总数达到11350多座。之后3年,全国8万家加油站大多被两大公司猎获,民营资本几乎全数退出。
         除了把现有的加油站收入囊中之外,中石油和中石化还以国家利益的名义实施了两大垄断性战略。一是获得了新建站点的垄断资格。2001年6月,国家经贸委等三部委下发《善于严格控制新建加油站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今后各地新建加油站将统一由中石化和中石油两大集团负责。这个严控政策曾经引起了地方政府的不满:在经贸委的通知之前,各地都有建设加油站的权限,而『严控』之后,税收主要归了中央,地方少了一块财源,自然会有反弹。二是对民营油田进行大规模、强制性的收编和排斥。在实现了对油田资源和销售渠道的双重控制之后,中国的两大石油公司则回快了海外上市的步伐以及与全球寡头石油公司的合作。
         2000年4月,中石油在香港H股上市。10月18日,中石化在香港、纽约和伦敦三地证券交易所上市,2001年7月继而在国内A股市场成功改造28亿A股,成为中国股市上最大的蓝筹股。据透露,在股票发行前,中石化高层曾三次拜会香港的华人首富、和黄集团主席李嘉诚,后者『被诚意感动』,当即决定购买1亿美元的中石化H股股票。中石化股票的改造价在当时引起过一场争议,该公司发行167亿股H股的时候,价格为每股1.6港元,而发行A股的时候则定价为每股4.22元,A股是H股的2.48倍,这种内部有别的做法引起股民很大的争议。在上市过程中,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海外战略投资者都是以定向募集的方式进行的,除了香港的李嘉诚家族,美国『股神』巴菲特以及高盛投资之外,还有全球最重要的石油巨头,其中,埃克森美孚、壳牌以及英国石油公司集团一起成为中石化的战略投资者。三家购买中石化全球发售股票的一半。到2007年3月,中石化H股的价格为每股6.3港元,相当于为海外投资人创造了100亿美元的财富。在某种意义上,这些海外投资人成为分享中国改革成果的最大获利者之一。
         正是经过这一系列十分强势、有计划而高效率的战略调整,两大国营石油公司焕然一新,日后随着全球能源价格的持续上扬,它们相继成为『中国最赚钱的企业』。发生在石化领域的这场令人炫目的大变局十分生动地体现了垄断领域发生的两个变革逻辑:第一个是『以国家的名义垄断,以市场的身份赢利』,在资源性行业内形成国企之间的『内竞争格局』,民营资本被全部排斥在游戏之外;第二个是在垄断前提下加快资本化运作以及与寡头式跨国资本的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