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0 曙光后的冬天(4)

 

吴敬琏挺身而出

如果这场『口水官司』仅仅局限在对基金的学术批判上,它可能只是一个『茶杯里的风波』,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一位重量级的经济学家突然卷了进来,而他的矛头直指中国股市。

这个主动出击的学者是时年七十高龄的吴敬琏。在10家基金管理公司发表联合声明的半个月后,吴敬琏挺身而出。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和《南方周末》的采访时,他对基金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外表谦和温润的吴教授此次语出惊人,他直接将股市比喻成了『赌场』。他说:『现在中国市场上操纵股价的一类是中介机构;一类是上市公司的某些知情人,即有内幕消息的人;还有一类就是资金的供给者,可以是银行,也可以是其他的资金供给者。他们共同密度以后就低价吸纳。炒作的办法大概有两种:一种是关联机构互相炒作、互相买卖,买卖非常频繁,把价格炒上去。当他们发现有中小投资者或局外的大投资人跟进的时候,就偷偷地跑掉,把后来跟进的人套住,这里股价就不断地往下跌。』

在对庄家和基金进行猛烈的抨击后,吴敬琏的矛头进而直指中国资本市场的定位。他批评道:『不要把股市变成寻租场,由于管理层把股票市场定位为国有企业融资服务和向国有企业倾斜的融资工具,使获得上市特权的公司得以靠高溢价发行从流通股持有者手中圈钱,从而使股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寻租场」,因此必须否定「股市为国企融资服务」的方针和「政府托市、企业圈钱」的做法。』

吴敬琏的勇敢和率直让他的声望达到了顶峰。12月,中央电视台第一镒评选『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在10位当选人中,吴敬琏以唯一学者的身份入选。与吴敬琏相似,在本次基金揭黑中表现坚定的《财经》主编胡舒立也声名大噪。2001年7月,她入选美国《商业周刊》评选出的50位『亚洲之星』之一,对她的评语是:『这是中国证券界最危险的女人。』

蓝田风波

由『基金黑幕』到『股市赌场』,好比一张桌子失火殃及了整幢房子。吴敬琏的出击鼓励了与他一样有良知的经济学者,在那些股市上横行一时的庄家开始受到惩罚。10月底,中央财经大学的女研究员刘姝威撰写《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一文,明确指出大热门股蓝田股份已经成为一个空壳,建议银行尽快收回所有贷款。来自湖北省的蓝田股份是股市上一只老牌的、以『生态农业』为题材的绩优股,自1996年发行上市以后,它在财务数字上一直保持着神奇的增长速度,总资产规模在4年里连着翻番增长了10倍,历年年报的业绩都在每股0.6元以上,最高达到1.15元,创造了中国农业企业罕见的『蓝田神话』,被称作『中国农业第一股』。根据刘姝威的研究,蓝田股份的所谓辉煌业绩都是谎言,全是靠虚假会计报表伪造出来的。

刘姝威的呼吁书一出,理所当然地引来蓝田股份的强烈反击,公司当即将她告上法庭,湖北省洪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侵害蓝田公司名誉』为名通知她马上到庭听审,她的家中隔几天就会冲进一批不同身份的人,要求她『公开道歉、消除影响,否则后果自负』。连刊登刘姝威短文的那家杂志也赶紧发表声明撇清干系,宣称『文章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刘姝威向有关机构报告,亦得不到任何回音。所幸的是,有良知的财经媒体站到了她的一边,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财经》等媒体记者纷赴蓝田股份所在的洪湖市瞿家湾镇,他们拍摄和记录了看到的现场:『蓝田工业园里杂草丛生,大部分车间都是铁将军把门。很难想象这就是蓝田公司生产野莲汁、野藕汁的部分设备,水管已经生锈,阀门、压力表也是锈迹斑斑,装化学原料的玻璃瓶不知道已经放了多长时间,流出来的汁液已经泛黄。』

他们得到的财务报表显示,『蓝田的巨额收入从会计角度无法最终确认,蓝田的业绩真假无从辨别』。事实呈现在阳光下,撒谎者却肆无忌惮地横行天下,这便是资本游戏台面下的黑暗。随着新闻舆论的参与,相关银行相继停止了对蓝田股份的贷款,2002年1月,蓝田董事长保田因『涉嫌提供虚假财务信息』被拘传接受调查。在几个月里日夜失眠的刘姝威『侥幸』胜出。在2002年度的『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中,她成为继吴敬琏之后当选的第二位学者。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她说了一句话:『集体失语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中科坍塌吕梁失踪

除了蓝田股份,另一个遭到报应的是上年最活跃的大庄家---中科创业的吕梁。吕梁之败完全是信心崩溃所导致的。在他的炒作下,中科创业已经创下连续22个月股份持续上涨的奇迹。便是在这样的时候,那个与他联手坐庄的朱焕良沉不住气了,他开始暗地里出仓套现,然后雇了几条小快艇把数十箱现金偷运出国境,其数目应该在11亿元人民币左右。到年底风声日紧,那些跟着吕梁做『老鼠仓』的有也有点慌了,于是不断抛出股票。这些蛛丝马迹很快被外界察觉,普通股民本来就对高位的股份颇为敏感,稍有风吹草动立即就会诱发大规模的出逃,于是,建在一片谎言之上的中科神话陡然倒塌。

中科创业的股份崩盘是从12月25日开始的,在度过了一个吉祥无比一平安夜之后,高傲了将近两年的股份在圣诞节这天突然高空栽葱,一头摔在了跌停板上。更可怕的是,这一跌停就是一连9个,股份从每股33.59元一路下跌到每股11.71元,50亿元市值旦夕之间烟消云散。中科创业的崩塌迅速波及中科系的其他成员,中西药业、岁宝热电等均上演跳水惨剧,股价数日之内腰斩一半。

这是一场预言中的失败。吕梁的故事的尾声是这样的:2000年的最后一个夜晚,他打电话约见媒体记者,声称自己正写作自述,将把真相全部大白于天下。据他说,参与中科炒作的机构多达四百多家,都『非常的有名』。全中国的媒体都屏声息气地期待他揭开那只神秘的『黑暗之盒』,吕梁会是一个说出真相的『伟大的叛徒』吗?开年后的2月3日,吕梁被北京警方在家中抓获,9日,被监视居住的他突然神秘失踪,从此再无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