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1 入世与出局(1)

 

美国911事件

在后来的很多年里,当历史学家叙述21世纪的时候,他们往往会以2001年9月11日作为起点。这几乎是一个没有预兆的日子。美国东部时间上午8点45分,一架波音767在飞离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不久后就被劫持,撞上纽约曼哈顿的标示性建筑---世贸中心的北楼,18分钟后,第二架飞机撞上南楼,曾经是『世界第一高楼』的世贸中心在烟雾中轰然倒塌。9点45分,接着又有飞机被劫持后撞向五角大楼一角,此次连环袭击造成3646人死亡。『911』事件让美国陷入了极度恐慌,同时也引起了全世界的空前震惊。来自阿富汗的恐怖主义组织『基地组织』和它的领导人本拉登宣布对这一事件负责。一个月后,美国随即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到2005年,美国再次以反对恐怖主义为由发动了伊拉克战争。

『911』彻底改变了人们,特别是美国人对世界的基本判断。《新闻周刊》把『911』看作是一个纯真年代结束的标志。在过去的10年里,随着苏联的解体和东欧诸国的变色,人们已经从『冷战』铁幕中走出,一个新的以全球商业主义为核心,以经济发展为主旋律的国际秩序开始形成。推动历史的力量似乎不再是战争、意识形态和权力政治,而是经济、资本和技术。然而,『911』的发生突然打断了这一切,本拉登以极端的方式宣告了一种新战争形式的诞生---恐怖战,恐怖组织成为一支非国家却对国际安全产生重大影响的力量。

美国安然和世通丑闻

如果说,『911』改变了美国对世界的态度的话,那么,也是在2001年发生的安然事件和世界通信公司丑闻则让人们对美国公司的监管制度产生了质疑。安然是全球最大的能源公司,在《财富》杂志公布的2000年世界500强排名中名列第七,全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美元。这家公司一直是华尔街竞相追捧的宠儿,安然股票是所有的证券评级机构都强力推荐的绩优股,每股股价高达70多美元。可是,就在这年年初,它被发现存在财务报告作假的嫌疑。它的高管层一直在悄悄地抛出手中的股票套现,而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达信公司也深度参与到作假事件之中。到8月份,猜测被证实,安然股价大跌,到12月2日,安然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安达信受牵累被迫放弃在美国的全部审计业务,并最终被肢解。

与安然事件几乎同时发作的还有美国世通公司的财务丑闻,这家全美第二大长途电信公司被发现在过去的两年里通过虚构营业收入,、夸大利润等手法欺骗投资人。到2002年7月,深陷造假帐风波的世通公司以不堪负债300亿美元而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宗公司破产案。

2001是中国年

这就是2001年的美国。『911』事件、安然和世通丑闻以及余波未平的纳斯达克股灾,让这个全球第一大国的外交政治及国内经济突然变得动荡不已。也就是同时,在遥远的中国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这里也正发生着几件重大的、影响深远的事情,不过却要喜庆和光亮得多。

这年7月13日,北京时间22点整,万众瞩目的2008年奥运会举办城市终于在莫斯科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中揭晓。中国的北京、加拿大的多伦多、法国的巴黎和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进入了最后的角逐。在一片寂静中,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最终的当选城市,他只用雄浑的声音说了一个词:BEIJING!数千里之外的华夏大地顿时一片沸腾,烟花满天。北京宣布计划投入2800亿元用于基础设施和场馆建设。中国社科院预测,在今后几年内奥运经济将使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加0.5个百分点,一直到2008年,奥运会一直是中国宏观景气持续上扬的重要投资拉动和心理期盼因素之一。

10月7日,中国男子足球队在沈阳五里河球场以1:0战胜阿曼队,历史性地冲进了世界杯决赛圈,那又是一个无比欢腾的不眠之夜,足球是『中国第一体育运动』,男足出线实现了国人呐喊多年的『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梦想,被认为是中国崛起的象征性事件之一。11月10日,又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这天下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办的世界贸易组织第四届部长级会议上,与会国家以全体协商一致的方式,审议并通过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决定。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

申奥成功、男足出线、加入世贸组织,这一连串的大喜事齐齐挤到了2001年,令中国人在新世纪伊始就赫然有一种『大起』的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幸福和满足感。也正因为如此,『2001是中国年』的说法不胫而走。

『中国威胁』与『中国崩溃』论

就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前后,预言中国的未来与走向成为全球经济圈最热门的话题。日本通产省在一份白皮书中首次提到,中国已成为『世界的工厂』,在彩电、洗衣机、冰箱、空调、微波炉、摩托车等产品中,『中国制造』均已在世界市场份额中名列第一。经济学家进而认为,中国公司将像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一样,开始征服全球的旅程。与此相关,『中国威胁论』也悄然兴起。

当然,跟上述观点完全不同的声音也出现了。一些学者预测,随着市场的日渐开放和跨国资本的蜂拥而来,早已摇摇欲坠的国有经济体制将不堪一击,那些老迈和缺乏活力的国有企业将很快被逐出市场,这将影响中国经济的宏观稳定和持续发展。一个名叫章家敦的美国华裔律师还出版了《中国即将崩溃》一书,声称中国经济繁荣是虚假的,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的强劲冲击下,中国的现行政治和经济制度最多只能坚持5年。投资银行所罗门美邦则预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前5年将会出现4000万人失业,严重的就业压力将迟早把这个国家压垮。与此近似的论点还认为,中国以高投入、低产出为特征的经济增长模式和建立在廉价劳动力和巨大的能源消耗基础上的发展模式,正在步入死胡同,中国保持了近20年的高速增长将难以为继。

若干年后的事实将证明,上述的所有预言都没有『自我实现』,中国的经济和企业成长,仍在按自己的逻辑曲折前行,而与那些过于乐观或悲观的猜想无关。自1991年费正清去世之后,西方主流世界再没有出现第二个客观而清醒地了解中国的观察家。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主编张力奋写道:『20世纪90年代后,中国经济活力的一个标志是,几乎每隔几年,中外经济学家们就不得不换一套思路,采用新的语言或概念,来描述分析中国新的经济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