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1 入世与出局(4)

 

新浪风波

网易的转型与阿里巴巴的坚持,显示了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企业家在重大危机面前的应对智慧。相对而言,发生在中国第一门户网站新浪公司的风波,则让人们看到了另外一种残酷。

6月4日,一条新闻出现在新浪网主页的显著位置:『首席执行官王志东已经因个人原因辞职,同时,他还辞去了新浪网总裁与董事会董事的职务。』6月25日早上9时,王志东身着带有新浪标志的蓝色衬衫,挂着新浪员工胸卡,笑容满面地走下红色的马自达私车,走进万泉庄小学的办公室『上班』。他的身后,是一群闻讯蜂拥而至的记者。王东东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称,『我没主动辞职,我没有签过有关的文件,他们是突然袭击,他们没给我解释的机会。我不知道理由。我现在在法律意义上依然是新浪的法人代表。』王志东的这个行动把新浪董事会的内部矛盾全数暴露出来。

几乎所有的舆论都倒向王志东,这位33岁的年轻人是新浪网的缔造者,董事会里的每一个董事都是他亲手开门迎进来的,现在,这些人却联起手来以『个人原因』将他扫地出门,在情谊为重的东方商业伦理中,这简直是『天理难容』了。不过,在『资本』看来,却有另外一种事实。新浪自2000年4月上市以来,股份已经从最高的每股55美元一股跌到了每股1.6美元。新浪的股东们先后投入了1.6亿美元,投资的成本均价为每股4美元,如果不能遏制持续的下跌,所有人都将血本无归。在股东们看来,身为CEO的王志东在这种跌势面前无所作为,甚至并未表现得打算有所作为。因此,换掉他,是一个顺理成章的决策。

资本没有因为王志东的反抗面妥协,王志东也很快从过激的情绪宣泄中回过神来。在时隔戏剧性的『上班风波』一个月后,他宣布创办新的公司。几年后,他在参加东方卫视的谈话节目《头脑风暴》时说:『一个人摔倒了,就要马上爬起来,否则,不摔死也会被人踩死。』

成长的烦忧

在2001年的互联网寒冬期,出局和落寞的不止王志东一人。8月,创办中国第一家B2C公司MY8848的著名网络人,因写作第一篇网络帖子《金州不相信眼泪》而闻名的『老榕』王峻涛辞去董事长职务。他对媒体说:『辞职就是一种业务重启,需要换一种方式做事业。王志东就重启了,现在我也需要重新启动一下。』他很快也创办了新的公司。10月,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网站『榕树下』以很低廉的价格出售给德国传媒巨头贝塔斯曼公司。

12月,因开发出中文Linux软件面颇受市场追捧的深圳蓝点公司被低谷出售。1999年,4位25岁的年轻人在一家咖啡屋里创办了这家公司,它的中文Linux软件一度占到全国市场80%的份额,在美国三板市场上市的蓝点股票市值曾高达4亿美元,由一文不名到市值4亿美元,4个年轻人只用了6个月的时间,然而仅一年后,竟又奇谈般地回到了起点,蓝点的股价从每股22美元陡缩到每股0.035美元,深圳一家汽车配件公司以100万元人民币的出价成了它的新主人。

这是一段狼狈不堪的青春岁月。互联网经济曾经无比痛快淋漓地颠覆了过去的公司发展和财富积累模式,而在它降临人世10年之后,永恒的商业规律却以十分残忍和直白的方式告诉所有渴望成功的人们,跟以往的每一个故事一样,所有的成长都必须经历煎熬和历练,日后的辉煌将证明,危机是最好的老师,所有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这年7月的美国《连线》杂志刊登了一个数据:『在1984年的全美十大个人计算机软件公司中,微软排名第二,到2001年,微软跃升第一,而当年的其他9家公司在排名中都消失了。』报道人颇为感慨地写道:『也许我们应该对什么是好公司进行重新定义。』同样的公司沉浮也发生在中国的新经济企业中。有数据显示,北京中关村科技园从1995年到2001年的6年间,规模最大的前20%企业中只有三分之一生存下来,活下来的企业中,只有五分之一仍然居于前20%之列。成长的烦恼弥漫在整个商业界。

华为的冬天

这年1月,华为的任正非在《华为报》上发表了一篇6000多字的长文《华为的冬天》。在过去的2000年,华为的销售额飙升到220亿元,赢利高居全国电子百强之首。不过他已经清楚地预感到了网络经济泡沫破裂后对电信市场的连累,这位一向忧虑而低调的企业家在开篇就问他的员工:『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我们公司的太平时间太长了,在和平时期升的官太多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灾难。泰坦尼克号也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出的海。而且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任正非继而用不无耸动而尖利的笔调写道:『现在是奉天吧,但冬天已经不远了,我们在春天与夏天要念着冬天的问题。IT业的冬天对别的公司来说不一定是冬天,而对华为可能是冬天。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我们完全没有适应不发展的心理准备与技能准备。』

在企业史上,任正非不是第一个写检讨和自省文字的企业家,沈阳飞龙的姜伟、山东三株的吴炳新等人都曾在企业危机爆发的时候有过同样的举措,不过,任正非却是第一个在企业还处在高速成长时期就发出:红色警报』的人。他的警告见到了成效,2001年的全球电信产业果然出现惊天大滑坡,华为的全球对手美国思科业务严重下滑,全年仅报废的库存就高达22亿美元,思科股票大跌,被迫裁员8500人,董事长钱伯斯把自己的底薪降到1美元。在这样的逆境中,及时调整、『穿上了过冬棉衣』的华为却完成了255亿元的销售额,实现利润27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