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2 中国制造 (1)

 

中国开始成为世界制造工厂

开始于1998年前后的『中国制造』浪潮在这一年活力四射,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终于向全世界发威。在5月份举办的韩日世界杯足球赛上,中国足球队颗粒无收,中国商品却出尽风头。江苏扬州的玩具工厂制造了30万支世界杯吉祥物,浙江义乌的服饰公司生产了225万面球迷呐喊旗和数十万件『球迷假发』,福建的工厂则提供了上百万件球迷服、护腕及足球?等。中国国家统计局在8月16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中国经济的比较优势仍然在制造业,过去20年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制造业的成长,制造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基本维持在40%左右。

北京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在一份题为《中国科技发展报告》的综合报告勾勒了『中国制造』的轮廓:初步估计,我国已有上百种制造产品的产量在世界上居首位。自1990年起,中国内地吸收投资2300亿美元,占亚洲总额的45%,其中制造业是最重要的投资领域,中国已成为世界第四大生产国,『中国制造』正在世界范围内崛起。在区域结构上,『中国制造』形成了环渤海湾、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三大世界级的制造中心,三大区域的人口总数占全国总人口的35.45%,国土面积不到全国的10%,却创造了57%的国内生产总值和66%的工业总产值;而在对外贸易方面更是占据全国85%以上的份额,外资的利用也接近全国利用外资的八成。

也是从这年开始,一个真实的笑话开始以各种版本流传起来:很多人出国旅游买回一大堆纪念品和时髦的商品,回到家里后扒开商标一看,都是『Made in China』。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背后,却洋溢着一种特别的自豪。事实上,从一开始,『中国制造』的全部优势就在于价格的低廉。

格兰仕与芭比娃娃

广东格兰仕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微波炉的专业工厂,它的厂区绵延3公里,到2002年,格兰仕的产量突破1200万台,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主管营销的副总裁俞尧昌在媒体上撰文说:『我们的唯一秘诀就是将劳动力低廉的优势发挥到极致。』他讲述了一个打败国外企业的故事:微波炉重要的上游零部件是变压器,日本产品的价格是20多美元,欧美的企业是30多美元,在日货冲击面前,欧美企业痛苦不已。格兰仕就和美国企业谈判:把机器拿给我做,按美方现在的产量我一台给你8美元,美国人很痛快地就把生产线搬过来了。由于格兰仕员工工资很低,而且工人可以24小时『三班倒』,因此一周里,只有一至两天为美国人生产,其余时间几乎在享受免费的晚餐,所以,格兰仕横扫国内市场。在国际上,它的低价战略很快把变压器也逼成了日本人的鸡肋。格兰仕又去找日本人谈判:我每台给你5美元,你把生产线也租赁给我吧。就这样,多国的生产线汇集顺德,格兰仕因此奠定了『微波炉世界工厂』的龙头地位。

如果说格兰仕的故事很生动地说明了『中国制造』在成本上的优势来源,那么芭比娃娃的故事则能显示中国商品在价值链上的地位。『芭比』是迪士尼公司最热销的儿童品牌玩具,每年在全球120个国家销售,其最主要的制造基地在中国。一个在北美市场零售价为20美元的芭比娃娃,中国工厂的离岸价为1美元,这1美元里包括了制造商和渠道商的成本、利润以及各项税收。

李经纬被赶出健力宝

在这股进退浪潮中,一些地方政府与企业家对企业产权的处置发生了分歧,政商博弈直接导致了致命的危机。1月9日,健力宝的李经纬与三水市市长冷冷地相向而坐。自1998年以来,他们已经因健力宝产权的分歧而势同水火。上年7月,市政府为健力宝召开了转制工作联席会议,市委、市政府领导全数到齐,与会的官员依次表态,结果90%的人主张卖掉健力宝,并且不能卖给李经纬团队。在那次关键性的联席会议后的第三个月,李经纬被通知去参加一个晚宴。就在宴席上,一个名叫魏成辉的新加坡商人被介绍给了李经纬,市长开宗明义地说,政府已选中魏先生的公司来购买健力宝。李经纬闻言,如惊雷轰顶,愤懑之情可以想见。更让他不堪的是,政府拒绝以4.5亿元的价格将健力宝卖给他的团队,却接受了新加坡人3.8亿元的开价,而在草签的协议中,号称『中国第一饮料品牌』的健力宝商标的评估价值居然为零。

李经纬对此无法理解,在他的幕后策动下,国内媒体闻风而动,一时间『健力宝被无情贱卖』、『中国第一民族品牌旗帜被砍』等舆论铺天盖地,其间夹杂的激动情绪显然让三水政府难以招架,而健力宝则一方面向外宣称,愿以4.5亿元的价格『赎身』健力宝。李经纬的对抗姿态和汹涌而来的舆论攻势,把本来就缺少公关应对能力的三水政府逼到了一个万分尴尬的墙角。新加坡方案很快就流产了,而三水政府也找不到合适的『国内买家』。就这样,市长与李经纬再次开会对话。李经纬以指斥的口吻问市长:『为什么完全抛开健力宝创业团队,一意要将健力宝对外出售,为什么不让我们买回来?!』市长当即表态:『要买可以,我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

眼看着峰回路转,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周里,冒出来一个28岁的资本庄家张海,他提出按李经纬的出价收购,而出面的公司将是一家名叫浙江国际投资信托公司的国有企业。三水官员如遇旷世知音,1月14日,李经纬突然被紧急召到市政府,市长通知他:『这事已经定了,我们现在决定把健力宝卖给浙江国投。』第二天,在三水的健力宝山庄,一场仓促筹备的签约仪式在众目睽睽下举行了。三水市政府向浙江国投转让健力宝75%的股份,作价3.38亿元。在仪式上,功败垂成的李经纬如一匹被弃的老马,默默地坐在会场的一角,一脸难掩的落寞神情。第二天,他『含泪仰天,不发一语』的照片被刊登在国内所有的新闻网站和财经媒体上。

李经纬的噩运还没有到头。在签约仪式后的第九天,他在家中突发脑溢血,亲属急拨120送广州空军医院急救,医生立即为李经纬施行脑内血肿碎吸排空术,把脑内的积血全部抽出。自此,他再没有离开过病房。举国之内,对他的同情之声四起。10月中旬,病榻上的李经纬收到一纸通知,广东省第九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七次会议通过决定,以涉嫌贪污为罪名罢免了他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检察院的立案案由是:『身为受国家机关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无视国家法律,伙同他人利用职务之便,以购买人寿保险的形式,侵吞国有财产331.88万元。』李经纬团队的四位副总裁三人相继被双规、拘捕,一人『出逃』国外。

至此,一波三折的健力宝产权交易事件,以李经纬的涉嫌犯罪而尘埃落定。2004年,张海因经营不善被免职,企业一度濒临停产。2007年,健力宝再度易主给台湾统一集团,当年的『中国第一饮料企业』此时已沦为二流公司。让人难解的是,李经纬一直以戴罪之身被『限制居住』在医院中,检察院从未对其正式提起诉讼。客观而言,在健力宝风波中,地方政府并没有搞垮企业的意图,官员们放弃李经纬团队,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担心经营层上下其手,难以控制;二是为了避嫌,害怕承担国有资产流失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