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3 重型化运动 (3)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二:郭广昌进入钢铁业

在2003年,戴国芳显然不是唯一一个进入钢铁业的民营企业家,就当他在长江边做钢铁大梦的时候,上海复星的郭广昌也正谋划在浙江宁波建一个钢铁厂。1967年出生的郭广昌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是国内民营企业中的少壮派。他于1992年创办复星,最初的业务只是为上海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和市场推广代理,两年后复星推出了自己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在上海房产的高温时代获得爆发性增长。其后,复星相继进入医药、金融、零售等领域,并在证券市场上翻云覆雨,构筑了中国股市上赫赫有名的『复星系』。在2002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郭广昌名列第九,更让人瞩目的是,他的头上顶着一大串『光环』: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常委等。复星进入钢铁业的时间是2001年,该年7月,复星初试身手,出资3.5亿元收购唐山建龙30%的股份,两年后,又与老牌的民营钢铁企业南京钢铁集团联合组建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复星系实际控股60%,并同时控股上市公司南钢股份,这一年,南钢股份实现净利润4.89亿元。正是在获利不凡的诱因下,郭广昌下注宁波,投资12亿美元,建一个年产600万吨的钢铁工厂。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三:刘永行希望集团进入铝电行业

7月,两度当选『中国首富』的四川家族的刘永行在包头宣布,东方希望集团将在这里投资100亿元建设百万吨级的铝电一体化项目,刘永行说,他为进入重工业已经准备了8年。刘家兄弟在饲料行业称王之后,就对垄断行业表现出浓厚兴趣,老四刘永好通过参股民生银行顺利地进入了门阀森严的金融业,老二刘永行则对重工业情有独钟。从1998年起,刘永行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项目。到2002年,刘永行逐渐形成了铝电一体化的想法,他是这样盘算的:因为铝是高耗能的,只有把铝和电力结合起来做,才能争取到更大的产业空间,而中国的电力供应系统是众所周知的低效率,如果自己做电,不但能供应铝生产,还能卖出去。让刘永行兴奋的是,铝电产业链甚至可以和饲料业嫁接:电不能直接支撑饲料,但是发电产生的大量蒸汽可以二次利用,如果做热电联产,正好可以支撑饲料的原材料---赖氨酸的生产,发电的剩余蒸汽甚至还可以将生产赖氨酸产生的废水全部浓缩掉,成为微量元素添加剂,将之注入牛羊饲料里,既达到环保目的,又降低了饲料成本。就这样,刘永行形成了铝电复合—电热联产—赖氨酸—饲料生产的庞大产业链。

事实上,就在刘永行一脚踏进铝业的时候,国内电解铝产能大幅扩张,对氧化铝的需求水涨船高。在2003年,全国对氧化铝的需求超过1100万吨,国产氧化铝产量只能满足一半需求,半数以上都是通过中铝集团和中国五矿集团进口,而且前者还控制了国内100%的氧化铝生产。这样一种供需状况,使得国内氧化铝价格由上年年中的每吨1300元快速升至每吨3700元。每吨氧化铝的成本为1000多元,高度垄断使中铝集团的暴利超过了300%。东方希望的突进很快引来垄断者中铝集团的不悦。中铝董事郭声锟明确表示:『一不反对,二不评论,但是我们表示遗憾。』刘永行不可能没有全盘考虑所有的风险和胜算。因此,他从一开始就表现得非常谨慎和低调,东方希望的20多亿元启动资金没有一分钱是从银行贷款的。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四:民企造车运动

在民营企业最为活跃的浙江省,则出现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企造车运动』。浙江向来是汽车配件制造的基地,受同乡李书福获得『准生证』的新闻刺激,一大群与李书福类似的企业家纷纷燃起了制造整车的冲动。这一年,造车新闻层出不穷:浙江中誉集团联手东风注册成立武汉中誉汽车有限公司;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出手重组汽配类上市公司ST金马;宁波华翔集团通过受让股份,持60%的股份收购了河北中兴汽车制造公司;制造空调的奥克斯集团收购沈阳双马汽车95%的股权,并宣布在5年内将斥资80亿元进军汽车产业;金华青年集团与贵州航空工业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入主贵州云雀;连靠传呼机和手机起家的宁波波导集团也宣布将投资40亿元建设轿车基地。

到9月底,发改委先后收到了浙江40余家民营企业要求取得整车生产目录的申请。据当时浙江省工商联的调查统计:浙江已经进入汽车整车制造业的企业有28家,范围涉及轿车、皮卡、商务车和客车,其中汽车生产厂5家,占全国的4%,生产改装车的企业14家,占全国的2.7%。浙江民企『造车如同赶集』的现象引起了中央的关注。10月国家发改委、国家税务总局等五部委赴浙江多个城市进行汽车产业调研,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浙江民企造车并没有过热,没有太严重的问题』。

在全国范围内,造车的热浪也颇为壮观。在广东,全国最大的小家电制造商美的集团受让湖南三湘客车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全球最大的镍电池制造商比亚迪集团收购西安秦川汽车有限责任公司77%的股权;在重庆,生产摩托车的力帆集团先后收购重庆客车厂和重庆特种汽车公司,重组成立重庆力帆重客商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另一家摩托车企业重庆隆鑫则收购成都山鹿汽车有限公司,进入客运车市场;在河北,保定的长城汽车集团于这年12月在香港主板正式挂牌,发行1.14亿股H股,募集资金15.16亿港元,成为首家的港上市的民营汽车企业;在江苏,已经得手科龙的顾雏军宣布收购扬州亚星集团所持有的60.67%的国家股,从而成为亚星客车第一大股东。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五:民营资本在石油领域的试水者

即便是在国有资本最为强势的石油领域,也出现了民营资本的试水者。这年,一家叫天发石油的民营企业获得商务部颁发的全国成品油和原油进口牌照,成为唯一同时拥有两个牌照的民营石油企业。天发的创办人龚家龙很早就涉足石油行业,他先是在海南和湖北等地倒卖石油,1988年左右,收购了两个石油液化气库,随后,成立了海南龙海石油液化气公司荆州储运站。1996年,天发石油在深交所上市,募集3亿元资金,当时天发石油拥有一座加油站和三个液化气站。接下来的几年,中石化与中石油强势崛起,垄断气息日浓,民营业者空间渐窄,龚家龙再无作为。一直到2002年之后,随着油价的不断上升,石油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公众话题。舆论不断要求放开市场和打破石油垄断,精明的龚家龙趁势而上,在争取到商务部的两张牌照后,他进一步大胆地提出了筹建民营石油行业协会的建议。在他的四处游说下,全国工商联同意组建石油商会,共有50多家企业成为首批会员。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六:强大的集体冲锋

    从钢铁到铝业,从汽车到石化,民营企业在2003年发动的这场『重型化运动』,在很多年后仍然让人津津乐道,市场的车轮似乎正在碾向坚硬的垄断地带。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民营资本力量在1987年和1996年先后有过两次突破所有制藩篱的努力而未能成功,那么,2003年的这次『重型化运动』则是第三次,也是实力最为强大的集体冲锋。针对这一活跃景象,《中国企业家》杂志在年底的一篇评论中不无感慨地写道:『当民企的升级和中国的新型工业化正在适时对接,民营「企业家精神」和民营资本一并注入中国的重工业中时,人们不再怀疑,耕耘在重工业领域的民营企业在未来数年内将刷新中国民营企业的最强阵营;这轮以市场化力量为主要发动机的新工业运动将托生出中国第一批不是官员出身、不被政府任免、只以市场论功过的重工业巨头。』这段评论在日后读来,恍若前世梦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