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4 表面的胜利  (1)

 

严厉的宏观调控开始

宏观调控的警笛是在2003年12月鸣响的,大闸则在第二年的4月正式拉下。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中国历次宏观调控都有相同的『规律』,那就是:经济过热造成能源的紧缺,引发激烈的争夺,于是中央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对不同所有制企业进行调控和再分配。而在这种调控和再分配中,国有企业、跨国企业以及民营企业获得的政策待遇『等级』不同。这种现象几乎每隔三到五年就会出现一次,形成了30年来的经济周期。

2004年的宏观调控显然也没有偏离这样的政策逻辑。中央政府进行宏观调控的依据是,宏观经济出现了令人担忧的过热景象,特别是在重化工业领域,投资增长速度到了非控制不可的地步。资料显示,2002年,全国钢铁行业的投资总额为710亿元,比上年增长45.9%,2003年,这个数字达到了1329亿元,投资增长96%。与钢铁行业类似,电解铝的投资增长了92.9%,水泥投资增长了121.9%。2003年年底,警笛终于鸣响。12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2003}103号文,即《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制止钢铁电解铝水泥行业盲目投资若干意见的通知》,要求各地运用多种手段,迅速遏制盲目投资、低水平重复建设的势头。第二年的1月,国办再发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情况专项检查的通知》。2月4日,国务院专门举行关于严格控制部分行业过度投资的电视电话会议,明确要求对钢铁、电解铝、水泥三大行业进行清理检查。国务院随即组成8个督查组分赴各地清查,清查重点便是那些进入三大行业、盲目投资的民营企业。

铁本事件

这年2月初,几个新华社记者在江苏搞调研。他们的调研题目是各地兴建高尔夫球场和大学城的占地问题。在南京的采访中,一位专家无意中说了一句:『常州有个企业在长江边建钢厂』。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记者们直觉地认为,建钢厂肯定需要大量土地,或许也有非法占地的问题。他们电询国土资源部,得到的回复是该部并不清楚这个项目。于是,记者们转头到了常州,一路沿江寻找到了钢厂工地。2月9日,一篇题为《三千亩土地未征先用,环保评审未批先行》的内参材料递到了中央高层,不久后,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和环保总局派出调查组赶赴常州。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铁本的问题很快从毁田占地变成了违规建设。处在事件旋涡中的戴国芳开始变得焦躁不安,他自己也不清楚,事情怎么变变得越来越糟糕。那些日子他整天在工地上奔波,根据他的预算,到5月底,钢厂的第一座高炉就可建成马上可以投入生产,到那时『生米就煮成熟饭』,

然而,事态远比他想象中的严重得多。自上年12月的国务院通知下达后,各地的重化工业项目投资并没有降温的趋势。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全国第一季度的固定资产投资仍然同比增长了43%,创下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高增长率,其中钢铁行业的投资增幅更是高达骇人的107%。此时,胡非法占地、违规建设等多项重大嫌疑的铁本项目浮出水面,成了一个最合适、也是归典型的惩戒对象。面对声势浩大的调查,从来没有应付过大场面的戴国芳方寸大乱。他和他的谋士们『天真』地认为,铁本的问题也许花钱能够摆平。于是,他向上级呈递了一份『自查报告』,进行了自我财务检查。这份为了『花钱消灾』的自查报告,是戴国芳为挽救铁本而做的最后努力,他将抵扣税款迅速补交至当地的国税局。出乎他的预料的是,正是这份自查报告在两年后成了检察院最有力的指挥证据。

3月20日,遭到巨大压力的常州市组成了铁本项目清理工作领导小组,紧急下达了停工令。4月初,一个由九部委组成的专项检查组赶赴常州,对铁本项目进行全面检查。这是自1991年的温州『柳市事件』后,中央部委第二次针对一个地方项目进行空前的联手行动。19日,戴国芳和他的妻子、岳父等10人被警方带走,原因是『涉嫌偷税漏税,且数目可能很巨大』。4月28日,九部委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汇报查处情况,将其定性为:『这是一起典型的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严重失职违规、企业涉嫌违法犯罪的重大案件。』第二天,新华社向全国播发通稿,列举了联合调查组认定的铁本五大问题: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严重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越权分22次将投资高达105.9亿元的项目分拆审批;违规审批征用土地6541亩,违规组织实施征地拆迁;铁本公司通过提供虚假财务报表骗取银行信用和贷款,挪用银行流动资金贷款20多亿元用于固定资产投资;有关金融机构严重违反国家固定资产贷款审贷和现金管理规定;铁本公司大量偷税漏税。

针对铁本事件的行政处理亦史无前例,8名政府领导和银行官员受到严厉的惩处。铁本公司被高调处理,是2004年度宏观调控的一个标志性事件,铁本事件被认为是本轮调控的分水岭,此后,众多民营企业在钢铁、电解铝及水泥等行业的投资项目纷纷搁浅。

房地产遭遇寒流

雷霆万钧的宏观调控,同时还向房地产开刀。地产热直接拉动生产资料价格的大幅上扬,而不断上涨的房价,已造成大量普通居民买不起房,民怨已渐成沸腾之势。3月到5月之间,国务院推出了一系列严厉的调控措施,包括:控制货币发行量和贷款规模;严格土地管理,坚决制止乱占耕地;认真清理和整顿在建和新建的项目;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节约资源的活动。其一系列文件和举措如一道道『金牌』接踵而出:3月25日,推出再贷款浮息制度;4月25日,央行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4月27日,央行以十分罕见的电话通知的方式要求各商业银行暂停『突击放款』;4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颁发『严格土地管理』通知;4月30日,温家宝总理发表『推进银行改革是整个金融改革的当务之急』的7项措施。与此同时,国内各大报刊纷纷发表言论,对房地产的过热进行反思甚至情绪性的猛烈声讨。

这一连串紧缩政策的组合拳出击和强大的舆论营造,不仅改变了投资者的收益预期和消费者购房的价格预期,而且改变了政府对房地产发展的支持理念和支持方式,从而直接导致了购买力的迅速下降和楼市成交量的急速萎缩,房地产的冬天突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