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4 表面的胜利(5)

 

对海尔的质疑

在20年公司中,青岛的海尔与北京的联想无疑是最令人瞩目的两家,张瑞敏和柳传志是过去20年里成就最大、公众知名度最高的两位企业领袖。在很多时候,这两家企业的前途被视为中国公司成长的风向标。让人吃惊的是,在创业20年的光荣时刻到来的时候,它们好像都处在一个艰难的抉择关口。

海尔的现状不容乐观。这家企业的命运转折其实是在1997年前后,在此前的民族企业振兴浪潮中,海尔被寄予厚望。它被国家有关部门列为冲刺『世界500强』的6名『国家级种子选手』之一,张瑞敏也颇以此自许。然而,随着亚洲金融风暴的爆发,原定的扶强战略突然转向,家电产业不再成为国家政策倾斜的重点领域,海尔的财团化扩张道路中断。一向激情四射的张瑞敏变得沉默起来。在过去的六七年里,他一直坚定地做着两大工作,一是海尔产权的清晰化改造,二是海尔的国际化战略,前一项只做不说,后一项鸣鼓而进。

从海尔公布的数据看,它确实是最为积极地实施海外投资的中国家电企业。到2002年年底,海尔在菲律宾、伊朗和美国等地建立了13个工厂,海外营业额达10亿美元。在国际信息公司欧睿发布的全球家电排行榜上,海尔在白色家电制造商中跃居全球第五,海尔冰箱的市场占有率跃居全球第一。不过,它的国际化战略及实际成效,还是受到了舆论的质疑。2002年3月,美国《商业周刊》刊文《质疑海尔》。该文称:『海尔的一些海外投资并不明智,得不偿失,并且因为公司广泛进入如金融、个人电脑等产业而分散了主业注意力。此外,据说海尔因为大肆扩张而负债累累。但由于其董事会守口如瓶,从不谈及债务问题,所以具体负债情况如何,不得而知。』北京的一位美国零售顾问说:『海尔是个谜』。

这篇报道被发行量很大的《南方周末》转载。7月,国内另一份很有影响力的政经杂志《南风窗》刊长篇报道《六问海尔》,对海尔全球营业额的真实性、公司治理结构的合法性、产能扩张战略的风险以及海尔的企业文化等都提出了尖锐的质疑,这是光环绕体的海尔自创建以来所受到的最严厉的舆论攻击。此后,几乎国内重要的财经媒体都刊发了对海尔颇为不利的报道,甚至还出现了以曝光海尔为主题的财经图书。对这些迎面袭来的批评风暴,出人预料的是,善思敏辩的张瑞敏无一进行辩护,保持了难堪的沉默。2004年,刚刚从质疑迷雾中走出来的张瑞敏再遭负面新闻包围,一直以来低调运作的海尔产权改革又被郎咸平劈头盖脸地一阵痛批。张瑞敏再一次视而不见,表现出强大的隐忍力。

12月26日,是海尔创业20周年的纪念日,公司文化部门原本拟定的构想恢宏的庆典盛会被悄然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规模不大的研讨会。在发言中,张瑞敏第一次对几年来的质疑绘出了回应。他说:『如果没有来自方方面面对海尔的质疑甚至个别的恶意中伤,就没有今天思考更加冷静、思维更加缜密、心承受能力更强,可以更加有能力驾驭复杂局面的海尔,我认为这是好事。这些质疑不管对错,对海尔都是一种提醒,我们会更好地思索这些问题。』会后,心潮难平的张瑞敏决定送给自己一个礼物。他让人买来一艘泰坦尼克号的沉船模型,摆放在办公桌的正前方。他说:『我要一抬头就看到它。』

联想在艰难中并购IBM的PC业务

『做得好,一步登天;做不好,打入地狱!』就在海尔召开研讨会的半个多月前,12月8日凌晨,在位于北京海淀区创业路上的联想大厦三楼圆形会议室里,整夜未眠的柳传志忧心忡忡地迸出这句话。几个小时后,联想集团在五洲大酒店发布新闻:用12.5亿美元收购IBM的PC业力。全球IT业震惊。

在过去的几年里,联想经历了分拆交棒、进军互联网以及回归PC的曲折历程。比海尔、科龙等幸运的是,柳传志很有远见地早早解决了联想的产权问题,所以,他不必像张瑞敏那样两线作战。更幸运的是,柳传志还找到了自己的接班人。2000年5月,在联想的新财年誓师大会上,柳传志亲手将绣有『联想电脑公司』和『联想神州数码公司』的两面大旗交到了杨元庆和郭为手中。这两人是他培育了10多年的爱将。在柳传志的主导下,联想一分为二,杨元庆分得联想的名号和最重要的PC业务,其中包括90%的财产、80%的员工和业务收入,郭为的神州数码则分走IT服务业务。2001年4月20日,在又一次的誓师大会上,杨元庆从柳传志手中接过了一块刻着四个镏金大字『联想未来』的牌匾,正式就任联想集团总裁一职。

少帅登台,自然万象更新。在上任的第一天,杨元庆就在胸前别了一个小牌子『请叫我元庆』,清新之风吹拂联想。他迅速确定了未来三年的发展目标,提出『高科技的联想,服务的联想,国际化的联想』三大战略转型,联想将实现营业额50%的递增,到2003年达到600亿元人民币,10年后,20%-30%的收入将来自国际市场。杨元庆宣布全面进军互联网产业,相继以3亿元收购财经网站赢时通40%的股份,出资5000万元创办新东方教育在线,创建大型门户网站FM365,此外还与美国在线—时代华纳成立合资公司,与有『小超人』之称的香港李嘉诚之子李泽楷的盈科数码动力合作开发宽带电脑。杨元庆满怀豪气地宣告,『联想将全面转型为一家互联网公司』。

然而,这个看上去前途远大的战略很快陷入泥潭。就在FM365创办的时候,纳斯达克指数开始狂跌,其后几年,网络泡沫破裂,联想在互联网产业的数亿元投入全数打了水漂。投资上亿元的FM365和新东方教育在线都被迫关闭,花3亿元买回的赢时通股值缩水90%,与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和李泽楷合作的项目均不了了之。2004年3月,联想互联网部门实施大面积裁员。这一系列的挫折,几乎把柳传志苦心经营多年的联想神话一击而碎,8月,杨元庆自降薪金一半以示自责。

在这敏感的动荡时刻,柳传志顶住压力,力挺爱将,认为『杨元庆的失败是可以接受的』。柳、杨反思,决定『痛做减法,全面淡出IT服务、网络、软件领域,重新聚集力量于个人电脑』。重回个人电脑,联想必须寻找到新的出击点。这时候,IBM突然找到联想,声称愿意出售它的PC业务。2003年,IBM的PC事业部亏损2.5亿美元,而对联想来说,并购可以一下子从全球第九大个人电脑厂商跃升到第三位,仅次于戴尔和惠普,年收入规模由30亿美元膨胀到120亿美元,从而进入『世界500强』企业。不过,并购的风险无疑是巨大的。此时的联想握有4亿美元的现金,用柳传志的话说,『稍有不慎就都打干净了,而且还欠了投资人的债,这是不堪设想的』。

尽管遭到所有股东的全票反对,柳、杨最终决定不放过这次机会。联想与IBM达成的购并协议是这样的:IBM出售全球范围的笔记本、台式机业务和Think系列品牌,联想支付的交易价格为17.5亿美元,其中含6.5亿美元现金、6亿股票以及5亿美元的债务。联想的购并成为本年度最后一条,也是最重大的公司新闻。国内外舆论一时沸腾,表现得十分两面化。国内媒体的报道也很谨慎,《财经》杂志的标题是《联想豪赌》,《财经时报》的标题是《联想大跃进:游走于成功和成仁之间》。站在创业20周年门槛上的柳传志此时内心也同样忐忑不安。有一次,他去北京大学的MBA总裁班授课。他做课堂测试,问:『有多少人看好这次并购?』全班93个总裁同学只有3人举手,其中两位还是来自联想集团的经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