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5 深水区 (3)

 

股权分置改革

6月6日,中国股市跌至冰点。上证指数8年来首次失守千点,曾经被人们批驳或视为笑谈的『千点论』,终于在欲哭无泪的投资者眼前应验。不过,这30年的中国改革历程一再证明过那句中国古话『否极泰来』,所有的苦难都是一段新高潮的起点,两年后,人们将顿悟到这个规律。正是在跌无可跌的低潮期,一场霹雳改革迎来了最好的启动时刻。

这场呼唤了多年的改革就是股权分置。中国股市自创建以来,由于制度设计上的缺陷,存在很古怪的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两种股权,而且非流通股股东持股比例较高,约为三分之二,并且通常处于控股地位。其结果是,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存在严重缺陷,极易产生『一股独大』甚至『一股独霸』现象。它不但使流通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遭受损害,还非常容易滋生丑恶的庄家现象,吕梁、唐万新、宋如华等人便是通过控制非流通股的法人股而任意操纵股价的。10余年来,这一现象一直遭到专家的猛烈诟病,然而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强大,改革方案屡提屡废。2001年6月13日,证监会曾经郑重宣布国有股减持办法即将出台,市场预期向好,然而,减持方案迟迟不得出台,到一年后的2002年6月,国务院发文停止执行在股票市场减持国有股,改革流产。2004年之后,宏观调控突降,沪深两市全面崩盘,所有的大小庄家均处食恶果。随着股市昏迷不醒,阻力陡然瓦解,改革竟成顺势可为之事。

2005年4月29日,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标志着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它被定义为『中国股市的第二次革命』。第一家改革试点企业是湖南的三一重工,这是一家由民营资本控制的上市公司。根据董事会的决议,该公司以4月29日总股本2.4亿股为基数,流通股股东每持有10股流通股将取得3股股票和8元现金的股改对价,非流通股股东所持有的原非流通股将获得『上市流通权』。三一重工的股改被认为是一次『破冰之旅』。由于是在低潮期启动,股权分置改革之顺利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到一年多后的2006年9月,已有1151家上市公司进入或者完成了股改程序,公司股改市值占股市总市值比重达到92%。

股改不但解决了资本市场的陈年顽疾,也带来了众多企业经营者的财富暴涨。以三一重工的董事长梁稳根为例,他持有的三一重工39%的股权,随着非流通股份的上市及其后的股价上扬,他的资产水涨船高,在2005年的胡润『中国百富榜』上,梁稳根的个人财富为22亿元,到2007年已经暴增到202亿元,位居全国富豪第24位。与梁稳根相比,王石是另外一种财富受益者。在本次股改中,很多上市公司纷纷推出了针对管理层的股权激励方案。根据万科公司2006年度的激励方案,王石将获得从二级市场购得的2491万股万科股票中的10%,即249万股,他持有的万科股票由62.8万股,上升至311.9万股。以当时的市值计算,王石财富增加5000万元左右。

格力电器的体制矛盾

股改的另一个『意外』的成果是,它拯救了一些面临深渊的市场型企业家。这年前后,出生于1945年珠海格力电器总裁朱江洪正踏在一条命运叵测的生死线上。年初,刚好60周岁的他对国资主管领导说,『我已经随时做好了写退休申请的各种准备』。

1996年,格力电器上市,格力空调则从这一年起连续11年产销量和市场占有率均居行业第一。也是在这之后,朱江洪与上级主管发生了矛盾。格力电器在资产上隶属珠海特区经济发展总公司,这是一家带有强烈行政特色的国有企业集团。随着格力空调的壮大,珠特发重组更名为格力集团,成为凌驾于上市公司格力电器之上的『婆婆』。它拥有格力的品牌、重大决策及人事任免权,其治理架构与科龙完全一样,朱江洪为集团的副董事长和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朱江洪深感体制之困,多次要求重新梳理集团与上市公司的资产和管理关系,他与上级的关系也随之紧张。到2003年,格力的体制矛盾公开化,朱江洪和集团董事长水火不容,并被媒体迅速热炒成『父子之争』。对这场格力风波持续关注的财经媒体均对朱江洪的前途颇为悲观,大多预测他将成为『潘宁第二』。

『神奇大逆转』发生在股改期间。这年9月,就当朱江洪身处去留岔口的时候,格力电器启动股改方案,珠海市政府组织一个班子专门到深圳、北京和上海等地考察并拜访持股的证券公司,每到一地,基金经理提出的第一个问题都是:『朱江洪还能留任吗?』有人甚至直言:『格力股改的具体条件我们不太感兴趣,我们最感兴趣的是朱江洪能不能不走。』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让政府意识到了企业家的分量,就这样,市场资本第一次开口说话就救了一个陷入乱局的企业和它的创业者。最终,在格力集团递交的股改方案中专门明确了一条,『支持朱江洪继续担任格力电器的董事长』。到2006年8月,朱江洪被任命为格力集团的董事长、法定代表、总裁和党委书记,历时数年的『父子之争』以十分意外和戏剧化的方式终结。

互联网时代的来临

如果没有互联网,这部企业史也许会失掉一半的激荡。这个从实验室里窜出来的精灵,一开始是如此的虚幻,渐渐地它披上了资本的金翅膀,染上了商业的气息,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毛孔。跟几年前相比,这个世界再一次改天换地,网络游戏、博客、视频、互动社区,新概念一个接一个地耀眼爆炸。以新闻为主要人气元素的门户网站被新兴的浪潮超越,它甚至遭到了后起者的资本阻击。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网民人数超过1亿,盛大、前程无忧、腾讯、携程等10多家互联网公司接连在海外上市,中国互联网公司股票市场价值总和达到了100亿美元,这是一个带有『元年』意义的时代。

这年最得意的是互联网英雄是盛大游戏的陈天桥。这个靠50万元起家的神奇小子在2004年8月10日名满天下,盛大游戏在纳斯达克上市,31岁的陈天桥所持股票市值达到了11.1亿美元,身家超过比他长两岁的浙江同乡、网易创办人丁磊,成为《福布斯》版本的新晋中国首富。2月19日,陈天桥又做出一件让互联网世界闹翻天的大运作。这一天,盛大宣布在纳斯达克的公开市场上购得19.5%的新浪网股份,一跃成为这家中国最大新闻网站的第一大股东。新浪在第二天发表强硬声明,对盛大的恶意收购表达不满,一场争夺控制权的舆论大战一触即发。为了阻止盛大的进入,新浪甚至启动了所谓的『毒丸计划』,也就是所有新浪股东都将获得一份购股权,如果盛大继续增持新浪股票致命比例超过20%,股东(当然除盛大之外)就可以凭着手中的购股权以半价购买新浪增发的股票。这起并购大战的结果是,盛大停止增购股份,而新浪也只有默请陈天桥进入董事会。在中国互联网史上,经此一战,原本由新浪、网易和搜狐把持的『门户时代』宣告终结。

这年夏天,李彦宏和他创办的百度让世界又一次震惊。8月5日,号称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公司的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挂牌股份高达120美元,以破天荒的高达354%的涨幅创造了美国股市213年以来外国公司首日涨幅的最高记录。百度上市,李彦宏一夜之间成了拥有9亿美元的富翁。不仅如此,百度员工中身家达到1亿美元的有7个,1000万美元的有100多个,而这些人中,很多都是三四年前才大学毕业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