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6 资本的盛宴(1)

 

垄断而暴利的三大石油公司

1月5日,中石油集团总经理蒋洁敏在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说:『中石油是亚洲最赢利的公司,不是之一,是第一。』人们可以想象他在说出这番话时的激动和骄傲,不过很少有人觉得最会赚钱的中石油已经是一家伟大的甚至一家值得尊敬的企业。在高速成长的通道里,大型国有公司的光芒最为耀眼,它们在资源型领域中的垄断地位得到了空前的巩固。同时,随着现代企业制度的推广,这些企业的资本市场化和竞争力也得到了加强。国资委成立三年以来,中央直属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78.8%,年均递增21.4%;利润增长140%,年均递增33.8%;上缴税金增长96.5%,年均递增25.2%;净资产收益率达到10%,提高了5个百分点;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率达到144.4%。现在,它们看上去是一支不可能被击败的『无敌舰队』。

在过去的两年里,全球能源空前紧张,国际原油价格从每桶25美元上涨到每桶70多美元,在这种背景下,处于垄断地位的中国三大石油公司—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赢利能力暴增。2004年,中石化净利润比上年疯狂增长了70%,2005年在此基础上又增长42%,到2006年,再增28.8%。中石油更是捷报频传,2005年实现营业额5522亿元,较上年度增长了39%,公司以1333.6亿元的净利润成为亚洲最赚钱的机器,一举超过了港交所多年的蓝筹老大—汇丰控股和此前亚洲最赚钱的企业日本丰田公司。中石油赚的主要是石油资源的钱,而石油资源,在理论上,它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所共有的。

令人惊愕的是,在如此暴利的前提下,石油公司还突破国家限价向民营油站售油,中央电视台记者在采访海南一家民营加油站的老板时得悉,2006年4月23日,他从两大石油巨头的进货价是每吨5300元,而当时国家的最高限价是每吨4744元,也就是比国家限价高出556元。中石化的内部刊物也在10月18日报道称,在国际原油价格57.65美元一桶的时候,美国的汽油价格相当于人民币4118元一吨,而当时国内的批发价是6585元一吨,比美国高出2467元,幅度达59.9%。耐人寻味的是,1月,财政部仍决定拿出100亿元补贴给两大石油企业。国资委的解释是:『中石化和中石油等大型企业,不惜以牺牲自己的利益来换取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很多时候中央大企业为大局面做出了牺牲,知道的人并不多。』据11月14日的中国新闻社报道:在美国《财富》杂志公布的『2006企业社会责任评估』排名中,中石油排名第63,在榜单中位居倒数第二,最后一名也是中国的垄断企业,国家电网公司。

对电信垄断的诟病

2004年11月1日,一个十分戏剧性的换岗新闻轰动全球商业界。在国资委的主持下,三大电信企业的领导者换岗任职:原中国联通董事长兼总裁王建宙调任中国移动总经理;原中国移动副总经理王晓初调任中国电信总经理;原中国电信集团副总经理常小兵赴任中国联通董事长;原中国移动总经理张立贵和原中国电信总经理周德强于即日起退休。国资委对此的解释是,闪电换位是为了『抑制过去几年电信运营商之间愈演愈烈的恶性竞争,从而引导电信运营商之间进行理性竞争,提升国有电信运营商的投入回报』。

消息一经公布即引起外界的轩然大波,受到了资本市场及电信分析师们普遍质疑及谨慎关注。投行分析师们认为动用行政手段跨越资本市场制约、破坏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做法是对资本市场的一次粗暴损害,这是自1994年电信改革后电信业的一次倒退。尽管受到如此激烈的批评,这种换岗的威慑力却是显见的。自换岗之后,三大电信企业迅速形成新的『寡头默契』,原本硝烟四起的价格战偃旗息鼓,『行业秩序』一时井然,各家的赢利也当然大大增加。

近年来,对电信垄断的诟病从来没有停止过。4月,《经济参考报》刊文质疑电话『月租费』,电信专家巩胜利认为,这是计划经济下『行政批权』的产物,根本没有经任何国家法律程序。可是,它在没有『法律规则』和『监督程序』的环境下,世袭近30个年头岿然不动。2004年年底,中国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总数突破5亿多用户,电信企业仅『月租费』一项,一年就轻松获利超过2000亿元,其中,中国移动近10年的『月租费』一项,收入总额超过1万亿元。而多年以来的固话、移动电话『月租费』相加之和,应有5万亿元之巨。北京邮政大学教授阚凯力则炮轰手机『漫游费』。据他透露,手机漫游的成本实际上几乎为零。自2005年,中国移动漫游费收入大约为490亿元,占了其利润的一半以上,相比较,美国电信业实行全网同价,不但没有漫游费,连国内长途费都没有。从美国打越洋电话到中国,每分钟只要1.67美分,约合0.13元人民币,而从中国打过去则需每分钟8元人民币,相差60多倍。阚凯力还指责,暴利的垄断格局使得电信企业拒绝新技术。

垄断国企的辉煌

10月27日,中国工商银行在上海和香港两市同时上市,其股票发行规模合计达191亿美元,刷新了全球首次公开募股的最高记录。在2005年10月,中国建设银行也在香港成功上市。到2007年7月,随着中国股市的狂飙直升,工行股价一路上涨,市场资本总额达到了惊人的2540亿美元,从而超过美国花旗银行的2510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一大银行。

全亚洲最赚钱的企业、全球最大电信企业、全球第一大银行,当这些黄金桂冠一一落到中国企业头上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敢于质疑中国经济的强势以及垄断的力量。9月,国家统计局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国有企业集团总资产近20万亿向垄断领域集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电信和其他信息传输服务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为一,几乎全为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集团所占据。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运输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等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关键行业或领域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集团所占比重也在90%以上。从1998年到2005年,国有企业利润节节攀高,实现利润从213.7亿元提高到9047亿元,短短7年增长了42.3倍,累计利润超过4万亿元。

7月12日,美国《财富》杂志公布了2006年度『世界500强』公司名单,共有22家中国企业入选,中石化由31位升至23位,位居中国企业之首;国家电网公司,从40位升至32位;中石油从46位升至39位。不过对于这一景象,也有不同的观察结论。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认为,『石油、电信、电力等行业中几乎没有垄断』。2005年12月2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记者会上,他说:『这么好的一个局面中间有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竞争,也可以说我们这些行业中几乎没有哪一家垄断的。实际上石油、电信、电力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竞争的格局,而且这些企业的主要资产都在上市公司。准确地说,它们的股权已经多元化,社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