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7 大国崛起(1)

 

星巴克撤出故宫

在年初,很多经济学家就已经预言,到年底,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不出意外地超过德国,成为美国、日本之后的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新闻周刊》国际版总编扎卡利亚在《未来属于中国吗?》中用肯定的语气说,『中国的崛起不再是一个预言,它已经是一个事实』。便是在这样的热烈氛围中,中国人开始变得自信起来,传统文化成了新的时尚。一档讲述中国传统文化的电视节目《百家讲坛》成为最受欢迎的深夜节目,主讲『三国』和《论语》的易中天、于丹迅速蹿红,成为全国知名度最高的大学教授。连台湾的一个少女组合S H E 也用一首《中国话》来作为年度新碟的主打曲,她们唱道,『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我们说的话,让世界都认真听话』。

接下来发生的这条新闻很让人思考。就在中央台的《大国崛起》成为热点的同时,这家电视台的一位主持人却引发了另外一场争论。1月12日,中央台英语主播芮成钢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出呼吁:『请星巴克把在中国故宫里的店撤掉。』这条博客在两天内被点击超过50万次。星巴克的这爱咖啡店是2000年开张的,『隐身』在故宫古色古香的大殿一角,历史上这里是『九卿朝房』。芮成钢认为,星巴克是不登大雅之堂的饮食文化的代表符号,故宫里的星巴克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糟蹋,并『已经在西方上层社会传为笑柄』。为此,精通英语的芮成钢还以个人名义向星巴克总裁唐纳德发出抗诉书。

芮主播的抗议很快得到了热烈响应。在3月份的全国『两会』上,一些人大代表以『玷污了中国传统文化』为由,联名提议关闭这家咖啡店。7月13日,故宫星巴克店停业撤离。由芮成钢发动的这场传统文化保卫战大获全胜。不过,『保卫者』们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是,在星巴克撤出后,如果游客,特别是每年人数高达160万的外国游客要喝一杯咖啡,那该怎么办呢?于是,最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发生在星巴克撤出后的两个月。9月21日,一家名为『紫禁城咖啡店』的咖啡店又在『九卿朝房』悄悄开张了。

娃哈哈与达能的『离婚官司』

4月2日,《经济参考报》以《宗庆后后悔了》为题,披露宗庆后对11年前签署的合资合同追悔莫及。他表示『由于当时对商标、品牌的意义认识不清,使得娃哈哈的发展陷入了达能精心设下的圈套』。他同时指责达能集团有垄断中国饮料业的事实企图,并为此呼吁社会公众『保卫民族产业安全』。4天后,宗庆后在新浪网接受在线访谈,九成以上的网民赞同与达能解约,宗庆后大受鼓舞。法国达能方面则迅速做出反应,指责宗庆后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搞『体外活动』,先后设立了61家游离于合资母体之外的非合资企业,这些由宗氏家族掌控的『体外』项目规模及经营业绩甚至超过了合资企业。达能中国区总裁范易谋颇为动气地说,要让宗庆后在诉讼中度过余生。双方火药味十足,很快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宗庆后宣布辞去董事长职务,娃哈哈员工和经销商相继发表了几份义和团式的公开信,甚至还有员工在召开董事会的五星级酒店门口拉横幅抗议。而达能则向瑞典斯德哥尔摩法庭提起国际诉讼。

如果从娃哈哈的产权衍变来透视,这场『离婚官司』的时代逻辑清晰可见。20年前,宗庆后用自己卖练习簿和棒冰积攒的钱办起了一家工厂,然而受体制所困,他不得不戴上一顶集体经济的『红帽子』,在后来的岁月中,他所做的事情就是把这家企业再『洗』回成自己的。1996年,他通过与达能的合资先是完成了第一次产权重组,后者出资4500万美元收购娃哈哈51%的股份。继而在1999年的产权清晰化运动中,宗庆后设法让政府同意把国有资产的54%转让给他和他的团队,其中他个人拥有29.4%的股份。在此之后,宗庆后开始大规模地设立『体外公司』,这些企业的产品使用的都是合资公司所拥有的娃哈哈品牌。2006年年底,达能对他的这种行为提出抗议,并提出要终止使用娃哈哈品牌,要么把『体外公司』卖给达能。宗庆后不从,随即以『保护民族产业安全』为名敲响了对抗的战鼓。

娃哈哈与达能的舆论大战是这年上半年最热闹的财经新闻。这场眼看将被点燃的『娃哈哈保卫战』没有得到主流财经媒体的呼应,很多财经人士认为,饮料行业已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竞争性领域,国家保护已无必要,宗庆后试图悔约,缺乏必要的契约精神,而他企图挟民族主义狂热达到自己商业的目的,则更不应该支持。更有记者在细致的调查中发现,宗庆后及其妻女早在数年前就持有外国护照。从1998年开始,宗庆后及其家族在境外悄然设立11家海外离岸公司,并以它们为主体发展了数十家非达能合资企业。也就是说,如果宗庆后能够把娃哈哈品牌从达能手中夺回,就『资本血缘』而言,也与民族产业无关。一直到年底,宗庆后与达能的这场『离婚官司』仍然尘埃未定,充满种种的变数。它让人们看到了中国式商业的种种变通与曲折,出展现了不同利益所有者对政策与环境的利用与角斗。

太湖蓝藻暴发

这年『五一』黄金周到太湖旅游的游客发现,不少区域的水面漂着一层绿膜,最厚的地方像覆盖了一层绿油漆,有的地方漂浮着大片死鱼。专家解释,这是蓝藻暴发。蓝藻是一种原始而古老的藻类原核生物,常于夏季大量繁殖,腐败死亡后在水面形成一层蓝绿色而有腥臭味的浮浅。到5月29日,受蓝藻暴发影响,江苏省无锡市大批城区居民家中自来水水质骤然恶化,气味难闻,无法正常饮用。超市中纯净水被抢购一空,蓝藻事件震惊全国。

蓝藻泛滥,完全是工业污染所致。太湖沿岸化工企业林立,污水排放没有监控,造成太湖水呈现严重的富营养化,平均氮、磷含量均高于标准10倍以上。近两年,太湖流域工业和生活污水年排放量达53亿吨,而污水处理率仅为30%左右,污染物总量已远远超过流域水环境承载能力。《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江苏省宜兴市周铁镇采访时看到,这个总面积仅有73.2平方公里的小镇,最多时有三百多家化工企业。记者在太湖边看到的景象是:湖边大约一二百平方米的范围内,都被蓝、绿、黑、灰等颜色覆盖,湖面散发着一股恶臭,有些地方看不到水面,都已经凝固成块,如同粪坑一般,上面停留着不少苍蝇。湖边倒也有不少芦苇,但芦苇的茎部已经被蓝绿色的污染物染上颜色。偶尔有几只水鸟从湖面飞过,却始终找不到落脚点,不得不飞向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