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2007 大国崛起   (2)

 

高污染与高能耗成为中国崛起的梦魇

太湖之祸仅仅是中国水体污染的一个缩影。7月,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沉痛地透露:目前水污染已经逼近危险临界点。全国七大江河除了干流因水量大水质尚可之外,大小支流几乎全部坏死。国家花费10年时间,巨额投资的努力和成果已被后来流域内的重新污染所抵消。

在放大了看,水体污染又是环境恶化的一个缩影。在持续高速发展的同时,高污染与高能耗成为大国崛起中两个令人尴尬的伴生物。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称,在全球20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中国占16个。伴随着经济的成功,环境污染的严重程度已经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这家国际组织直言不讳地说:『没有哪个国家曾在垃圾制造方面经历过如此大规模、高速度的增长。』如果从太空中看,北京和上海的位置是大片的含硫云导。在华南地区,广东省的工业污染已经影响到了香港。酸雨和其他污染物正在毒害中国近四分之一的耕地,甚至日本和韩国部分地区的农作物也因受到中国酸雨的侵袭而枯萎。过度伐木和草场退化造成的沙尘暴在北方肆虐,甚至吹到了美国西海岸,如今27%的中国国土正在沙漠化。这一年,随着奥运会赛期逼近,北京的空气污染再成国际关注话题。11月,《凤凰周刊》披露,美国奥委会正在考虑是否要为美国运动员配备活性炭空气过滤面罩。

高能耗的经济增长模式也面临极限挑战。根据专家计算,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5.5%,但为此消耗的资源量却十分惊人,我们消耗了全球石油总消费量的8%、原煤的40%、粗钢的32%、氧化铝的25%、水泥的48%、玻璃的33%、化肥的30%。由于资源消耗增长过快,我国主要矿产资源的对外依存度已由1990年的5%上升到2007年的50%以上,并且这种趋势还在发展。中国的高能耗成了全球能源紧张的重要因素之一,甚至出现了『中国买啥啥贵,卖啥啥便宜』的怪现象。与高能耗并存的则是能源利用效率的低下,中国火电供电煤耗每千瓦时为379克标准煤,比国际先进水平高67克;大中型企业吨钢可比能耗为705千克标准煤,比国际先进水平高95千克;单位建筑面积采暖能耗相当于气候相近发达国家的2-3倍等。很显然,这是一种难以为继的增长模式。这年秋天,国家发改委安排了5.4亿元国债资金支持98个重点节能项目,国务院还与地方及中央重点企业签订了45份节能目标责任书,同时,新的《节能法》即将出台。

中国股市『全民狂欢』

这年的中国股市,只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全民狂欢』。自上年上证股指突破2000点之后,股市的复苏已成事实。在4-9月的半年时间里,股指连连上攻,热点频繁转换,市场价值呈几何级膨胀,市盈率高达五六十倍。在这段时间里,新开户股民每天多达30万人,涌进来的这些人不仅有城市白领、理财老手,还有大学生、农民、小商贩。邻居大妈们。各地的典当行生意兴隆,很多人抵车、抵房、向银行贷款,冲进仍在不断上涨的市场。由杭州女股民创伤的网络歌曲《死了都不卖》成为很多人的手机铃声。这首歌是这样唱的:『死了都不卖,不给我翻倍不痛快,我们散户只有这样才不被打败,死了都不卖,不涨到心慌不痛快,投资中国心永在。』到5月25日,沪深两市的开户总数突破1亿户。

随着资本市场进入历史最繁荣的时期,中国公司的市值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到8月份,中国铝业的市值已经超过全球最大的两家铝业公司市值的总和,深圳万科的市值竟比美国最大的4家房地产公司市值之和还要高出40%。10月16日,全球最大的金融信息提供商彭博社公布数据显示,在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上市公司中,中国公司已和美国公司平分秋色,各占4席。其中中国石油排名第二,中国移动、工商银行和中国石化排名依次为第四、第五和第八。这条新闻发布后的20天,中国公司再一次震惊世界商业界。11月5日,中国石油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价高开,市值达到1.1万亿美元,不仅一举摘下『全球市值规模第一』的桂冠,还将历史记录整整扩大了一倍。

便是在这场股市狂欢中,人们仍然绝望地看到,那条灰色的操纵和投机色彩不但没有消失,而且有越来越浓烈的迹象。据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的观察,2007年的资本市场进入历史上违规违法行为最严重的时期。他提出了三种值得警觉的行为。一是日益猖獗的内幕交易,他认为当前的市场内幕交易是17年来最猖狂的阶段。第二是目无法纪的操纵市场行为非常令人忧虑。第三是部分上市公司愈演愈烈的虚假信息披露和大规模增发行为。

地产狂热

如果说股市的狂热已到了癫狂的地步,那么发生在楼市里的财富传奇则令人无言。这一年,全国房价延续上一年的上涨态势全面飘红,很多城市都涨了一倍,甚至两到三倍。年初,北京市中心城区的二手房交易价格为每平方米0.7万—1万元,到10月份,已经上涨到每平方米1.6万—3万元。4月,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披露了上海某楼盘房价高扬的真相:真实成本约每平方0.6万元,开发商最终向消费者发售时房价已抬高到了每平方1.8万元。8月,杭州市区的一块土地被高价拍卖,楼面地价达到了每平方1.57万元。房价如此疯狂,连赚到手软的开发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年初,深圳一家地产业推出160多套别墅,600多户闻讯抢购,近千万元一套的豪宅每两三分钟成交一套。开发商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现在楼盘的利润率已经高到让我们不好意思的程度了。』

10月1日,美国《福布斯》亚洲版公布2007年『中国富豪榜』,一个陌生而年轻的26岁女子成了新一任的中国首富。这个叫杨惠妍的广东姑娘是广东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的女儿,她个人资产高达160亿美元,因此创造了三项记录:中国第一个资产过千亿元的富豪,第一个不到30岁就成为全国首富,全亚洲最富有的女人。在这张榜单上,前四位均为大地产商,分别是杨惠妍(碧桂园)、许荣庭(世茂集团)、郭广昌(复星国际)和张力(富力集团),前100名中有39人从事地产业。而在早前发布的《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中,排名前十的有6位是来自IT、互联网行业。

地产业的暴利怪状,除了业者利用现气大赚其钱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这个产业存在一条罪恶的『灰色产业链』。6月25日,《人民日报》旗下的《市场报》刊登报道称,『四成利润被职能部门吃了』。据一位姓蒋的房地产开发商透露,『我从1992年就开始从事商品房建筑行业。当年每平方米的建筑成本价不过350-400元,房价不过每平方1000-1500元,建筑成本占房价的四分之一,加上土地出让金,房地产成本价格也不过是房价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如今建筑成本比原来只涨了100-200元,房价却比原来翻了好几倍,房屋成本只占房价不到20%。』

几乎所有的房地产商均向外宣称『价格上扬』的最大原因是土地价格、开发成本上升。而据这位开发商透露,实际上,土地『招拍挂』没有增加房屋成本,而『暗箱操作』成为房地产商降低成本的主要渠道。『招拍挂』的项目一般分为3种情况,一种是规模较小的项目,在招投标过程中开发商可以通过『内部渠道』了解政府方面的土地价格『底线』、『上限』,与有可能参与的同行形成『价格同盟』,由一家公司竞拍下来后,其他公司共同建设,但楼盘销售价格参照周边楼盘价格抬高销售。一种是规模波及几百亩土地的项目,土地连片开发 就需要通过集体『围标』的方式来实现对土地的掌控,开发商往往事先做好评估部门、招投标审委会的『工作』,通过招投标『评估』方式,排挤一些外来的竞争者,通过打压对手、减少竞争压力来降低潜在的成本风险。还有一种是获得规划部门的『风声』,在未来的黄金地段抢先『圈地』的做法。如政府搬迁、城市发展规划等出台前夕,地方政府决策层尤其是『一把手』对城市发展的目标指向,成为开发商趋之若鹜的消息。一有风吹草动,房地产开发商就会连夜『跑马圈地』。要获得这些消息,『搞定』这些职能部门,就必须从楼盘开发中拿出一部分利润,让包括评估、规划、拍卖、土地、政府等部门『分享』。

这位开发商对记者说:『我认真算过这样一笔账:一栋楼盘开发下来,成本只占房屋价格的20%,开发商拿到的利润占房屋价格40%,还有40%就是被各种「灰色开销」吞噬了』。房地产的放纵和暴富现象,已成为中国社会病态的一个重要体现。据统计,自十六大(2002年)以来,中央累计查处严重腐败的有部级以上官员16人,有10人是被不法地产开发商拉下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