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吴晓波著

(2008年《新周刊》新锐榜之年度图书)

 

首页----->我读的一本书总目录

第一部  1978-1983 没有规则的骚动
1978  中国,回来了
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 邓小平主持科学大会,参观松下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刊发

恢复高考

中美联合公报公布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定 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包产到户 吴仁宝、禹作敏、鲁冠球创业 宝钢开建 可口可乐、大众进中国
李嘉诚出席天安门国庆典礼 荣毅仁创办中信      
1979 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
邓小平访问美国、日本 外汇管理总局等现代经济元素启动
及政策鼓励轻工业发展
年广久引发雇工大讨论 首钢等八家国企进行扩大企业自主权试验 袁庚创办蛇口工业区
松下幸之助访问中国、
第一轮合资合作
《经济学人》的超前文章      

1980 告别浪漫的年代

陈春先办起国内第一个民营科技实体 深圳经济特区创办,签订第一块土地出租协议 中央高调处理渤海2号钻井船事故 国务院发布《国营工业创业利润留成试行办法》 日本汽车成为“世界第一”
潘晓现象大讨论 走私潮带动温州、潮汕地区商品经济的发展 大事记    
1981 笼子和鸟
急转直下 首钢减产 宝钢项目受争议 荣毅仁获准在日本发行中信债券 “三产”和“停薪留职”
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宏观调控 个体经济政策大转变 乡镇企业的寒流 对特区的攻击 外资谨慎进入中国
《中国会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吗?》 其他大事      
1982年 春天并不浪漫
“柳市八大王事件” “韩庆生事件” 南方特区开放步履维艰 国有企业改革举步维艰 围绕宝钢的风波和争议
在中国投资的外资公司在压力下发展 国际贸易摩擦初露端倪 家电热及东北君子兰风 国务院精简机构 中国共产党12大开幕
1983 步鑫生年
全国第一家超市开业 “中国投资资本基金”设立 刘永行、牟其中、王石挖到第一桶金 深圳特区的“窗口”及“倒爷” 中央政府的“两难”及价格体制的松动
中国小商品集散地—义乌 温州的专业市场 国营企业“利改税” 《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 步鑫生成为企业改革典型
第二部  1984-1992 被释放的精灵
1984 公司元年
邓小平南下深圳 王石、张瑞敏的创业 柳传志、李经玮的创业 1984年属于珠江三角洲 《请给我们松绑》
新一轮外资进入中国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被分拆、苹果家用电脑、戴尔、思科 第一次下海潮    
1985 无度的狂欢

海南汽车倒卖案及特区走私

设备引进热 晋江假药案 “价格双轨制” 企业核心之争及《企业破产法》通过
美国的艾柯卡、中国的张兴让和德国格里希        
1986 一无所有的力量
河南刘庄史来贺及乡镇企业的崛起 “共同富裕的典型”—鲁冠球 温州模式 融资风波 当年大事记
“朦胧诗”与“摇滚乐”        
1987 企业家年代
马胜利成为改革典型 因东方魔水一夜成名的李经纬 保健品行业的崛起 任正非“华为”之初 深圳土地拍卖—土地制度松动
柳传志推出联想微机 外资进入中国的酸甜苦辣(上) 外资进入中国的酸甜苦辣(下) 企业家精神 《中国改革的历史方位》
1988 资本的苏醒
产权意识的苏醒 “承包制”的是是非非 承包制的第一个牺牲者—
广州万宝邓绍深
幸运的王石 新中国第一股之争
筹建中国股票交易所 上海组建了股份制证券公司 “物价闯关”和“抢购风”    
1989 “倒春寒”
1989年的全球局势 严峻的形势导致对改革政策的质疑 对私营企业的大力整治 私营业主将工厂交给了“集体” 商业活动变成一局乱棋
整顿“官倒” 北京吉普合作失败 熊猫汽车投资案 并非全无亮  
1990 乍热骤冷
世界大事 温州打击假冒伪劣 民营公司的困扰 “挂靠风”升温及对假集体企业的清理 股份合作制企业
上海及深圳的资本市场试验 长虹、海尔与联想 麦当劳、皮尔卡丹及“中英街”    
1991 沧海一声笑
“姓资姓社”大讨论 “国营企业”的困境 让抢救无望的企业“安乐死” 上海、大众轿车两重天 牟其中“罐头换飞机”
仰融策划“华晨中国汽车”纽约上市 校办工厂娃哈哈兼并国营大厂 陈光探索国企产权试验 全球性的产业演变 联想柳传志的黑色夏天
全球针对中国商品的战争        
1992 春天的故事
邓小平南方视察 重奖科技人员与何阳卖点子 政府基层干部“下海”热潮

黄鸿年收购国企引发“中策现象”

正大控股“青春宝”与“靓女先嫁”的争论
半途中止的“破三铁”改革 深圳认购券舞弊案 原野操纵股价案 新一轮外商投资浪潮、外贸僵局被打破 万维网兴起
中国公司的成长故事 一个矛盾重重的年代      
1993 扭转战局
禹作敏落马 沈太福被捕 经济形势喜忧参半 朱熔基清理三角债 朱熔基金融改革:分税制及汇率改革
搞活国营企业的新思路 职工买断工龄 集体企业量化改革运动 非计划经济国家因素 外资企业的蜂拥而入
开发区泛滥 中国股市宝延风波 马家军与“中华鳖精”    
1994 青春期的躁动
广州乐百氏“生命核能”与太阳神 沈阳飞龙与济南三株 风靡一时的广告营销创意 健力宝李经纬的坚持 巨人集团进入保健品业
海尔是海 万科的多元化风波 可怕的顺德人 联想的破困局及“柳倪之争”  
1995 收复之役
联想打造自主品牌 国产品牌的抗争 长虹彩电“价格屠夫” 民族品牌绝地反击 跨国公司水土不服
首钢多元化险途 两块广告牌 美国网络经济破茧而出 中国互联网事业的先行者 第一家互联网公司--瀛海威
中国内地亿万富豪榜 央视标王—秦池酒      
1996 500强梦想
一个靠狂想就能实现理想的年代 冰水两重天:国有企业的困境 国有企业大规模上市

诸城经验与『抓大放小』

500强梦想

『三九』扩张

浮躁现象与概念炒作 地瓜洗衣机 中国可以说『不』  
1997 “世界不再令人着迷”
邓小平逝世 亚洲金融风暴 企业『崩塌之年』 对产权改造的质疑和争论 苏南模式的终结
“国退民进”新战略

互联网元年

华为基本法    
1998 闯地雷阵
朱熔基上任讲话 人民币不贬值 摧热房地产 柯达收购中国胶卷业 国企改革进入『国退民进』阶段
健力宝李经纬与三水市政府的矛盾 潘宁离开科龙      
1999 庄家『恶之花』
吕梁们操纵股市,『庄家经济』出现 德隆起步 庄家『恶之花』—制度性的产物 青年庄家刘波 青年庄家宋朝弟
青年庄家宋如华 互联网经济的兴起 新浪等门户网站美国上市 马云和阿里巴巴 携程、腾讯、当当、盛大的创业
财富年会 世界500强情怀 美国支持中国进入WTO    
2000 曙光后的冬天
中国参加世界博览会 全球互联网泡沫大破裂 垄断企业的变革 电信公司受到质疑 对国有企业管理的『黑色幽默』
厦门远华走私案 长虹失策 中国彩电全面降价亏损 媒体揭露『基金黑幕』 吴敬琏挺身而出
蓝田风波 中科坍塌吕梁失踪      
2001 入世与出局
美国911事件 美国安然和世通丑闻 2001是中国年 『中国威胁』与『中国崩溃』论 跨国公司对华政策的新变化
刘永好对垄断的突破 吴鹰和他的小灵通 吉利获得民营汽车牌照 互联网产业大寒流下网易的转型 阿里巴巴的坚持
新浪风波 成长的烦忧 华为的冬天    

2002 中国制造

中国开始成为世界制造工厂 格兰仕与芭比娃娃 李经纬被赶出健力宝 顾雏军得手科龙 春兰改制宣告搁浅
伊利郑俊怀曲线MBO 牛根生对赌国际投行 政策背景:产权改革讨论、16大、上海世博会 刘晓庆偷漏税被拘捕  

2003 重型化运动

朱熔基退出政坛,温家宝接任总理 SARS袭击中国 支撑中国经济的两大龙头 电荒爆发 国务院成立国资委
民企重型化运动之一:戴国芳进入钢铁行业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二:郭广昌进入钢铁业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三:刘永行希望集团进入铝电行业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四:民企造车运动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五:民营资本在石油领域的试水者
民营企业『重型化运动』之六:强大的集体冲锋 杨小凯的『后发劣势』理论 互联网回暖:网易的丁磊 互联网回暖:阿里巴巴、百度和分众传媒  
2004 表面的胜利
严厉的宏观调控开始 铁本事件 房地产遭遇寒流 德隆坍塌 中央严厉宏观调控成为『点刹车』
峰回路转的宁波建龙 民营资本惨败之教训 郎咸平质疑产权改革 郎顾之争 中国20年公司
『另类榜样』王石 对海尔的质疑 联想在艰难中并购IBM的PC业务    

2005 深水区

TCL收购汤姆逊 TCL手机昙花一现 卖场渠道商--国美和苏宁的崛起 中国制造 中国遭遇反倾销
跨国公司在华『问题年』